2014-02-05

盧斯達:甚麼感情,臭你又奶? (1024)


星島日報今日有兩篇關於「大陸專才」的報道,鱔稿味濃,又難分真與假,令人哭笑不得。大陸學生一心逃離祖國,心裡忖道,出不了國,到香港也算浸半截鹹水。一窩蜂跑來香港讀書,大學研究院變相外判中國,學位都給付得起錢的大陸學生,但現在他們又怕學店不斷增收大陸生,取錄同胞太多,學位就會貶值,不吃香。[1]這是不是歧視自己人?

有是需求,有是供應。大陸學生蝗蟲式來港讀書,八大學店這才擴充學額,應付需求,否則又被大陸人投訴,謂香港的大學高高在上歧視大陸學生不給報讀。現在諸學店順應潮流,很識時務,知道背靠祖國,祖國的學生有教無類——現在你們又覺得這是濫收,會影響自己的學位「含金量」。以這種說法,本地學生也應該鳴鼓攻之,謂大陸學生大批來港,令香港學位發水,影響他們的競爭力。中大有個擅長做公關的校長,好談理想,生意卻做得很大,在大陸也開了分校。不知道深址中大分校的學生畢業之後,證書會否「中港區隔」?否則中大學生的學位會否在一夜之間量化寬鬆多了一倍,貶值速度快過馬克暴趺?

另一個大陸「專才」來香港做生意的,嘆置業艱難,還要付雙倍印花稅,好像很無辜:「我們憑專業技術來港,一直納稅,不會申請公屋、佔用資源,結果還被歧視,是否要檢討人才政策?」然而香港的樓市那麼瘋,也要多得大陸的炒家游資熱錢,沒有他們入市hold貨,已經淪為港燦的香港人有能力獨力撐起這個瘋狂樓市乎?而且這位先生還可以「忍痛支付五十萬元的雙倍印花稅買樓」,實在不是尋常百姓。辣招很辣的抱怨,就好像瑪莉王后手上的蛋糕缺了一顆小櫻桃,她就扁嘴皺眉,呼天搶地。本地人因他們水深火熱,躺劏房,又沒有一個報紙小格去吐苦水。誰叫他們不是大陸專才?

另一個的投訴是:「未成為永久居民,就是二等公民!」[2]阿媽難道不是女人?世上難道有移民後馬上成為一等公民的地方?說來說去,就是想「豁免『優才』買樓時繳交雙倍印花稅」。這些大陸人,永不真誠,佔了便宜又賣乖。身為外地人,來到香港,機會已經比人多,卻仍有顏面去要求更多,否則就喊自己成了「二等公民」。外來人初到國境,做二等公民才是正常,否則對本來的人又公平嗎?不過他或許可以去找香港的左翼團體和泛民幫他們爭取「公平待遇」。為甚麼要區別呢﹗大家都是中國人,為甚麼他們就要付雙倍印花稅?這不是歧視嗎?

中國人喜歡佔便宜又賣乖,他們來到香港多數更加放肆。究其根本,就是他們認為香港「已經回歸祖國」。香港的東西,就是他們的東西,無分彼此了。狗仗主人威。老共欺壓的香港,他們也是有眼見的,所以來到這裡,也來摸一把,看能否在這個無能賣港的政府手上拿一塊骨頭。為甚麼泛民和左膠認為新移民拿未夠七年拿綜援是天公地道,而香港人的美國人、歐洲人、中東人、台灣人、新加坡人配偶卻沒有這個權利?

所謂免於窮苦的國際人權,只是說出來好聽。內裡還是由於「家庭團聚」大於一切。家庭團聚大於一切,是因為家庭團聚這件事,乃是由「中國血統」所統攝。種種亂象、特權、漏洞,都來自這條剪不斷的愛國臍帶[3]。香港內部的愛國泛民以此為掩護投共、卵翼人口換血的殖民毒計;香港外部的人也拿著血統這件事來香港搵著數——「你們都是中國人呀,為甚麼我不能xxxx?」這是一個多低級的中國流氓都會說的話,而香港人被那條國族臍帶綑綁,永遠處於道德和政治劣勢。所以官恩娜一句「大家都是中國人」才惹起全城怒火。

譚凱邦、金金大師、范國威他們去旺角寫揮春,講自由行遊客太多,影響香港市民生活,請他們轉去他方旅遊,也被大陸人批評為「損害兩地人的感情」[4]。這個無中生有的感情和批評,還不是出於「大家都是中國人,香港是中國的地方,所以老子喜歡來就喜歡來」?這個「感情」在大陸人口中說出來,還真廉價至極。彼邦人來港走私、掃貨、橫衝直撞、塞爆香港、影響香港經濟結構、令本地人生活於人間地獄。我看不到他們對香港有甚麼感情可言。大陸人來香港,也不過是像叫雞一樣,蹂躪罷了。說一句不給蹂躪,就傷害「感情」,誰跟你有感情呢,真可笑。誰要做中國人呢?「大家都是中國人」,就像大雄的東西是技安的,技安的東西還是技安的。可憐大雄還以為自己在包容技安。這些道理,接地氣的人都明白,只是不知世務的藝人或者學棍不願明白。

香港搞到今天這個模樣,還不是這個中國人的意識在作怪?鬼上身了幾十年,三魂七魄都和那隻鬼如膠似漆,不知道哪個大師才夠道行能幫香港驅魔。

  1. [1] 內地生憂港學歷「貶值」 – Yahoo 新聞香港
  2. [2] 「港漂」優才寧返內地發展 – Yahoo 新聞香港
  3. [3] 臍帶一語比喻出自李怡社評
  4. [4] 團 體 派 單 張 不 滿 自 由 行   內 地 遊 客 稱 傷 感 情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