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2-21

【輔仁媒體】Shadow:一個會叫你全名的朋友 (3613)

一個會叫你全名的朋友

知道你全名的人,要不是個陌生人,就是最熟悉你的人。

從這個圈子出去,走進另一個圈子,人生相識朋友的過程不過如此,萍水相逢,在下高姓大名又何足掛齒,除非你有意成患難之交,否則一個名字是如何著實無關痛癢。

無他,當人越大,就會越明白所謂認識,甚至所謂朋友,大多是將來日後互相利用的開始而已,認識多與少似乎不太相干,一切還是順其自然,只有少數是以真心待人意欲成為朋友。不用強求人家非常認識自己,點到即止,知道我叫甚麼名就行了,名字至少是基本。

所以每一次投身於新的社交圈子,都會經歷自我介紹、破冰這些環節。也許是因為人越大越是要裝得成熟一點,人們都慣用英文名自稱:

「你好,我叫Daniel,Daniel Lo。」

這種以英文名來互相稱呼的方式,對於剛認識新朋友時或許是必須而且是經常的,至少會維持一段時間,雖然未必稱得上是陌生,但又親密極有限。原因不難明白,英文名不是本名,兩或三個漢字的名字才是我們大多數香港人真正的名字,這個世界可以有千千萬萬個Simon,千千萬萬個Mary,但湊巧是那兩、三個中文字所組成的名字並不太多,至少在一個圈子裡,重複的機會更是微乎其微。這一份從名字而生的獨特,就在稱謂間萌生出一種親切感。

如果一班人發展下去,會漸漸為你起一個花名或者綽號的話,恭喜賀喜,你在這個圈子裡已經佔了一個地位或者角色。好朋友之間總會有一兩個「花名」來稱呼對方:

「喂,阿水~」;「好耐無見啵TT,最近去咗邊呀?」「你同小儀點樣?」

花名就是有種親熟的魔力,也許你未必記得這個花名是怎樣得來,也未必記得這個花名是哪位高人在何年何月何日為你而改,但至少一定是因為共同經歷過一些重要而深刻的事情,才會誕生出花名,而我總覺得,花名就是一種好朋友關係的象徵,花名背後,就是屬於你們朋友間的故事。

遺憾是自從有了facebook和智能手機之後,越來越少人會記得朋友的名字,甚至連是否朋友也不知道,只知道那位在hollister做model的女神叫做「Emily Wong」,那位做救生員的陽光型男叫做「Chan Tai Jack」;又更甚者facebook上總會有些「朋友」的名字是很難讓人理解的,最常見的是「堅係……」「認真……」「絕對……」,可能這些名字已經在透露他們的個性,又或者只是我們都不理解這些「名字」而已。

罷了罷了。在還沒有facebook或者whatsapp的時代裡,我們會用紙筆將將對方的中文全名記下,旁邊寫上那曾經熟悉現在似曾相識的電話號碼,一切方法雖然來得複雜麻煩,但每一筆一劃,卻正正是牢記著對方作為朋友的一份心思。

在那個時候,我們仍然對電話號碼非常敏感,不像現在全都依賴那電子聯絡簿,那時候我們還會記得朋友的名字是怎樣寫,只有知道對方全名怎樣寫,才算得上是真正熟悉你的朋友。

最親密熟悉的朋友,其實都喜歡用全名直稱對方:

「陳志強!終於來了嗎!」「李慧雯!很久沒見了!」「黃詩欣!很掛念你呀!」

與其說這是不禮貌不客氣,還不如說是因為已經太熟悉,相熟得直呼其名也不會見怪。因為相熟,所以才不會跟你客氣,亦只有要好的朋友才會記住你的全名,懂得你名字的寫法,大概這才是我們最要好的朋友。

不懂得你全名的人,不一定代表不是你的好朋友,但總希望,自己承認的好朋友,是會將自己的名字,牢記在心內。

亦更希望,他們會再次叫自己全名。

再見,而其實,我全名是盧.日.軒。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