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2-18

【主場新聞】馬拉Joe:心灰意冷的「歡樂滿港馬」 (1411)

前日,是一眾長跑好手的大日子,一年一度的香港馬拉松,再次在「三隧三橋」的艱辛賽道進行,而我們也繼續在中環六號碼頭旁,以「歡樂滿港馬」為名,為大家加加油、打打氣!

經過去年派食物的經驗,今年我們在網上籌了超過一萬元,購買了大量無核提子、蛋榚、朱古力和茶水,給全馬及半馬選手補充體力,繼續完成最後3公里的賽程。跑步博客莊曉陽得悉我們的活動後,亦有到場為跑手帶來紅酒、白酒、啤酒和芝士等,令我們的活動多一點歐陸風情,相信跑手都會感受到我們的小小心意。

今天早上六時十五分,我們有二十多位義工,將食物搬至中環碼頭後,賽會工作人員便煞有介事的,不斷問我們做甚麼,並告誡我們跑手是不能取用賽會以外提供的食物,否則是會被DQ(即disqualify,取消資格)的。其實,作為馬拉松跑手,我知道這條例,是針對賽事中的不公平情況,免得有跑手得到額外的補充,從而贏得獎項。然而,對大部分參賽的業餘跑手而言,他們只是為了挑戰自己,完成個人目標,這條例對他們來說是否合用呢?為何世界六大比賽(波士頓、紐約、芝加哥、柏林、倫敦和東京)又沒有嚴格執行呢?據知東京能成為世界六大,其中原因是比賽氣氛愉快,市民們不斷提供美食,為跑手打氣,這便令現今東京馬拉松的參賽資格,比起香港馬拉松,更是一票難求了。

在眾義工的不斷解釋和說項下,工作人員不再用這理由阻礙我們,只有一位較高級的工作人員提醒我們,在全馬頭50人經過時,不要派食物給他們。我也算本地跑得快的先進組跑手,最佳時間是3:07,在不同長跑賽事中獲取獎項,為了跑快一點,我是極少去拿食物。我亦早早告知義工,當較快的跑手經過後,我們才會開始行動。然而,他們的另一舉動,便令數位義工感到極度不滿。

當義工開始派食物時,有工作人員過來,用手機近距離不斷拍攝我們的情況,有義工覺得不受尊重,便着令他們停止。他們向我投訴,起初我以為是義工反應過敏,便向他們道歉。後來,和義工溝通後,才得悉是工作人員未有向義工提出下,便不斷拍這拍那,這是一種尊重別人的行為嗎?難道是派上一件蛋榚、一粒提子,我們便成為滋事份子,要被人在鏡頭下監視嗎?後來,他們不再拍照,但又不斷來來往往,監視我們的情況,這又是甚麼的意思?

還有,在場的警務人員收到賽會的投訴後,也不斷來到我面前「關心」一番,他們只是履行職務,態度較為友善,但字裡行間,卻流露著點點的不信任。他們曾經問我:「這些食物會否令到跑手的身體出現問題?」當我拿著鎮痛噴劑,為跑手舒緩抽筋問題時,他們又問:「這是甚麼來呢?」最後,又有警務人員說到,賽會著令我們要清理場地,免得令跑手受傷,我感到非常憤怒!我們來是幫助跑手完成賽事,難道我們的行動會阻礙他們?當一粒提子、一件蛋榚或一杯水丟棄在地時,就會引起意外?事實上,我們的義工看見食物丟棄在地,都會盡速處理,令賽道未有明顯濕滑情況,這比起大會安排的水站更為安全。

賽事完成後,不少跑手都來多謝我們的付出,又向我們表達對賽會的不滿。原來,他們大多未有發現賽會提供的香蕉和朱古力,要去到我們那裏才能充饑,那時已經39公里,都快要完成,不吃也可,為何如此?據知,賽會食物放在不當眼之處,義工們又未有主動分派食物,如何能讓疲累的跑者去取食呢?原來,我們的小小心意,就補了賽會的不足,那麼,各位跑手的300元報名費,在那裏使用?為何付出了300元,連一條蕉也吃不到?

大家的多謝和讚賞,我們收到了,但是田總有關人士的不斷阻撓,令人心灰意冷。他們對我們的毫不信任,令我們不是味兒。有人說,今天的香港已非我們熟識的家,是的!在官僚和效率至上的主導下,令香港變得越來越無情和冷漠,連一個可以與眾同樂的活動,也不願讓民間的自發參與和支持,這如何能凝聚市民,建立歸屬感?幸好跑手們的正面回應,一句多謝,一聲唔該,令人窩心,也讓我們覺得自己的付出是滿有價值,只是有關當局不懂欣賞而已。

港馬前,曾看過博客園丁的數篇潮文,覺得他的批評有點過火。經過今天,我雖仍不同意他說參加港馬者是犯賤,是要被人X。然而,這次經驗,就深深體驗到賽會「從心出發」口號的偽善!

算了吧,「歡樂滿港馬」將會成為絕唱,請勿指望來年我們會在中環等候大家。但願能獲有心人接捧,完成提升港馬氣氛,建立「全民馬拉松」的使命!

 

作者簡介:本是Happy Runner一名,但在今屆港馬所經歷的,真是令人難過!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