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2-21

【蘋果日報】盧峯:蘋論:香港何時變得如此陌生 (874)

星期天在尖沙嘴購物區出現的「驅蝗行動」不但錯,而且錯得厲害!「驅蝗行動」的錯不僅在於行動過激,對旅客及商店構成不便;「驅蝗行動」的錯不僅是損害香港聲譽或倒自己米;「驅蝗行動」的錯也不僅在於損害香港市民跟內地民眾感情或中港關係。「驅蝗行動」最大的錯在於它完全背離了香港的核心價值,在於完全背離了香港尊重個人權利、尊嚴的傳統,令香港變得既陌生又可怕!
不管在殖民地時代或回歸以來,市民參與無數社會運動,參加過不少抗爭,上街遊行抗議更是不計其數,這些行動基本上都是以擴大、維護個人權利、尊嚴為目標,針對的是政府、財團的霸權,針對的是削弱個人權利、尊嚴的惡法。八九年六四鎮壓之所以牽動市民的心,驅使百萬人上街,悼念活動持續四分一世紀不斷,正因為港人不能接受無辜市民、學生被打壓殘殺,正因為港人憎惡專權者欺凌無辜平民、○三年反惡法促使五十萬人上街,根源同樣是對個人權利、尊嚴與自由的執着,同樣是在擔心平民百姓受惡法欺凌。今次「驅蝗行動」卻以所謂「本土利益」為名欺壓他人,對無辜平民作滋擾及侮辱,侵害他們的尊嚴與自由。這怎不是跟我們幾十年來追求的價值、追求的進步背道而馳呢?
而且,港人追求的個人權利是普世的,無分種族,也無分國界膚色。來自歐美的人,來自非洲的人,來自亞洲各地的人都應受尊重,都沒理由無故受針對滋擾。「驅蝗行動」今次刻意把矛頭針對來自內地的旅客,以粗言穢語、推撞恐嚇性姿態滋擾驅趕,置他人的自由與基本權利於不顧。這怎不跟香港的核心價值相違背呢?
同樣重要的是,港人的抗爭向來秉持「冤有頭、債有主」的態度,不會禍及無辜平民,不會殃及不相干的人,只把目標針對具體犯錯或施壓的政府、團體或個人。一○年菲律賓槍手脅持人質事件,八名香港市民無辜慘死。港人眼看菲國政府救人無能,應變無方,哀痛之餘也滿懷激憤。可大家只是追究菲律賓政府,沒有把矛頭指向菲律賓人包括在港傭工,更沒有人組織甚麼活動滋擾在港菲律賓人;相反,社會上普遍的反應是不要把怨氣、憤慨發洩在無辜菲律賓平民身上。二○一二年日本政府宣佈國有化釣魚台,內地各大城市都有反日示威,禍延日資企業及僑民,甚至駕駛日本車的人也被襲擊,獨有香港在浪潮中沒有出現這種禍及無辜的情況,只把矛頭指向日本政府。
星期天的「驅蝗行動」則反其道而行,把對自由行政策的不滿發洩在一般旅客身上,宣洩在無辜者身上,跟當年內地反日示威圍攻駕駛日本車司機的野蠻做法沒有二樣。這種諉過於無辜者,放生「元凶」及當權者的做法不是令香港倒退到不分是非、不問對錯責任的境地麼?
自由行政策帶來的負面影響正逐步浮現,旅客增長過快過多令市民面對巨大生活壓力更是路人皆見。只是,政策失誤該針對的是政策,該聲討的是政府,把抗爭矛頭指向旅客既無補於事也是搞錯對頭人,對扭轉惡劣情況沒好處之餘更可能令政府輕易轉移視線,推卸責任,令問題持續以至惡化。更重要的是,香港之所以是香港,香港之所以沒有變成另一個中國城市是因為我們堅守普世價值,是因為我們以人的尊嚴及自由為本,對所有人的權利珍而重之,不容許當權者以任何藉口踐踏,也不接受其他人或團體以任何理由侵損。一旦放棄對個人權利的堅持,香港就會面目全非。這才是「驅蝗行動」最大的錯誤!

盧峯
周一至周六刊出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