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2-19

【熱血時報】yeemui:也談蝗蟲二字 (963)



我喜歡語文,更喜歡文字,因為語文是生活的基本。
唔識計數,最多被騙財,
唔識字,就連哪裡是「出口」都認不到,找不到出路;
唔識用語言同人溝通,就算俾人強姦,都唔識嗌唔好;
所以,我想開一系列文章,同大家一起欣賞文字。


迎來最HIT的關鍵字,莫過於蝗蟲。
近年,蝗蟲二字,肩負起用來形容某類大陸人的責任。
但維基道:以「蝗蟲」來形容中國人可以追溯至19世紀,英國旅遊家立德(ArchibaldJ. Little)描述過,「中國人永遠像蝗蟲一樣,凡經之地寸綠不留」。


但請不要說我一概而論,因為蝗蟲是指到世界各地以不文明的行為搞寸世界秩序的大陸人,即使你是大陸人,也請不要胡亂對號入座,此蝗蟲是一種地球上很特殊的生物,不是人人受得起的。


能夠用蝗蟲來作比喻,形容這類大陸人,
他無禮還無禮,但卻精準得無誤兼而抵死貼切爆燈,實在高招!
詳細的,我不用在這裡作解釋了。


我欣賞蝗蟲這個比喻,因為它能為網民留下伏線,衍生出無限的創意:
蝗蟲的 MOTHER LAND,叫蝗國;
蝗蟲到外國生仔攞居留權及福利,叫蝗蟲去第二度產卵,這說法真叫我五體投地的佩服;
你喜歡或幫襯開的隱世食店被蝗蟲發現並大肆入侵,你咪使旨意再去,叫蝗咗;
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可以叫嫌蝗子孫;
簡單的一個名詞,兩個字,竟可以無限擴展,
你說這文字創意有多偉大!


星期日的驅蝗遊行,是無禮。
作為一個喜歡旅行的人,當我在外地被歧視,我也感到憤怒!
將心比己,
如果我在 LONDON 的 F&M 買曲奇餅時,有英國人叫我 FUCK OFF……
如果我在 BERLIN 的 KaDaWe 揀完 WMF 餐具行出門口時,有德國人衝着我遊行而且叫我死返香港……
如果在我 HELSINKI 的 MARIMEKKO 試衫時,有芬蘭人叫我蝗蟲……
其實,若我在外地感受到被歧視,我就不會再重遊該地,例如奧地利。


我建議所有中國人,如果在香港感受到被歧視,
請你們拿出一點勇氣,做個有「種」中國人(種,廣東話解GUTS):
不要再為香港的奶粉出前一丁金莎折腰;
不要再因港幣的紙水低來這裏消費;
不要再迷信香港的醫學昌明來香港產卵;
不要再貪戀香港名店裡的真貨,請回家買A貨,支持大陸抄襲造假的核心價值;
就讓香港少了你們所貢獻的3%GDP,然後放長雙眼,看她會否經濟衰落吧。


香港這地,實在受夠了蝗蟲,更受不起蝗蟲的接濟。


星期日的驅蝗遊行,是無禮。
但遊行者又不是全錯!
如果要香港人道歉,那蝗蟲是否先要向世界各地備受牠們騷擾的──
人、動物、文物,甚至公物及死物道歉?
牠們到過的地方,人類感到煩厭;
牠們在南非睇企鵝時會用樹枝篤企鵝的蛋;
牠們在東非睇獅子時,會向獅子掟雜物,Big 5喎,Big 5都夠膽搞;
牠們在埃及睇古蹟時,會在古蹟上用殘體字寫到此一遊,法老王地頭喎,法老王都夠薑搞;
牠們會在歐洲的水池浸腳,又會在有鬧市的大街上痾屎;
究竟,誰先要道歉?


還有,其他國籍的中國人,也因為蝗蟲的劣行,
在外國被當地人視作蝗蟲同類,即使沒受歧視,也是一種侮辱。
蝗蟲,你們欠世界一個道歉!



(本文原載於作者網誌,蒙作者答允轉載。)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