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2-19

【主場新聞】葉朗程:中環狼人 (1438)


接受一本財經雜誌訪問,記者朋友的第一個問題,我已經不懂反應。「中環人的生活是怎樣的?」咁多人喺中環搵食,男的、女的、單身的、有家室的、早睡早起的、喜愛夜蒲的、做back office的、做front line的,各司己職,各有目的,點代佢哋答?

「讀者想知道,是葉朗程的。」記者朋友大幅收窄問題的範圍。我想一想,即是private banker的?「也可以由private banker說起。」Private banker也有幾種,有些銀行會將private banker分為「客戶經理」和「投資顧問」兩職,有些銀行則會由一人兼任兩個崗位。這樣一說,記者朋友的好奇心更大,越問越多。訪問將近尾聲的時候,記者朋友詢問一個比較輕鬆的問題:「中環人有冇談論《華爾街狼人》?」

有,當然有。論其口碑和製作團隊之強勁,就算不是中環人,也必定會談論《華爾街狼人》。人人都說這部戲醜化華爾街,侮辱金融人。看完後,完全沒有這種感覺,反而我覺得金融人被此片過份美化了。中環人,邊有咁醒呀?當然,中環一定有狼人,但可以肯定的告訴你,蠢人必定比狼人多。

迪卡比奧飾演的Jordan Belfort,不是名門之後,也沒有頂級學府的畢業證書,由寂寂無名變億萬巨富,就是靠把口。Belfort在一個類似車房的地方成立他的團隊,招攬一班全無金融知識但相當有嘴頭的銷售高手。每家分毫不值的爛鬼公司,經過Belfort以及其團隊的語言偽術,都彷彿變成股海裏的稀世奇珍。「本來真係唔會同你講,但見大家咁好傾,介紹呢隻股票畀你,千祈唔好同人講。」這種「祈福黨」層次的訛騙手法,稍為有點小聰明的二打六都很容易學懂,本來沒甚麼了不起。

但Belfort的過人之處,就是其膽色和遠見:與其要呃,不如呃一班有錢的。就這樣,Belfort為團隊進行特訓,讓每位成員都成為虛有其口的金融說客。越做越大,Belfort由那個荒廢的車房走進華爾街,被財經報章「譽」為狼人。最後,當然天網恢恢,狼人難逃被囚的惡果。

睇完呢部戲,千祈唔好覺得「貪心」有問題。「貪」是沒有問題的,如果要我為「中環價值」下個定義,肯定就是個「貪」字。如果中環人唔貪,哪來「國際金融中心」這個美譽?很多人堅信,「財富不能被製造,只會被轉移」,某程度上,這句話千真萬確。而所謂金融人,就是每天在鬥智鬥力地玩這個「財富轉移」的遊戲,看看at the end of the day,最多的財富會轉移到誰的口袋裏。

Greed is just a word until you give it a meaning,「貪」到底是甚麼?如果貪埋貪埋係純粹為咗住淺水灣揸保時捷,「貪」即是傲;但如果貪埋貪埋係想阿媽可以做個換腎手術,「貪」就是愛。只要「貪得有道理」,貪得無厭也並無不可。講真,人就是貪得無厭的。如果搵緊一萬一個月,你可能會同自己講,搵到十萬一個月就乜都夠啦。到你搵到十萬、二十萬嘅時候,諗番以前一萬過一個月嘅日子,你會覺得匪夷所思。

認識一個朋友,well,其實不算是朋友,佢識我而我又識佢咁啦。有次同佢飲兩杯,可能係酒入愁腸,佢突然話覺得自己好冇用。「讀咁多書,都係搵嗰少少錢。」其實佢咁講,即係寸緊我,因為我同佢係搵差唔多咁多錢,and I can assure you,嗰啲絕對唔算係少少錢。「Marcus,你諗吓,一年最多得咁多,就算完全唔洗,十年先有咁多,你話我係唔係冇用?」忘記當時怎樣回答,只記得他的眼神的確帶點哀傷。講得好聽啲,就係不甘於現狀。但說明白點,就是「貪」。

擁有超乎常人的貪念,如果再給他超乎常人的眼光和膽色,就是另一個狼人的誕生。這個朋友,果真嫌投資銀行令他賺得不夠多,幾年前,毅然轉投一家網絡遊戲公司當個CFO。上年第四季,這家公司在香港交易所的主版掛牌。一登龍門,市值爆升,這個今日只是三十出頭的CFO,坐擁着的股權數量,讓他成為身家接近7,000萬元的小富豪。

常言道,貪字得個貧,千祈唔好信。如果「貪」的後果是「貧」,世界上又怎會有這麼多富豪?「貪」加個「蠢」,才是貧。「蠢」的涵義很廣,為錢犯法,絕對是「蠢」的一種。明知是「蠢」的行為,又為甚麼這麼多人甘願鋌而走險?那一晚,我和兩個朋友走入IFC的戲院看這齣《華爾街狼人》。每個戲院播的《華爾街狼人》肯定一模一樣,但在IFC的戲院看,別有風味。戲播完,開燈,我未見過一個戲院有咁多西裝友。人群慢慢湧出戲院,我聽到後面有個男人說:「咁多女,咁多錢,坐兩年監,抵到爛。」Now you know,中環好多「蠢」人。

不過,最蠢,當然都係女人。散場的時候,有一對小情侶,女人問她的西裝友男朋友:「BB,如果你坐監,我一定唔會好似個女主角咁離開你㗎。但係如果你咁有錢,你會唔會玩女人㗎?」你看,女人就是這樣的,寧願個男人坐監,都唔想佢玩女人。這個西裝友,回答得非常真誠:「梗係唔會啦BB。」

個男人答得咁真,唔係因為佢肯定唔會玩女人,而係佢肯定自己唔會搵到咁多錢。

刊於蘋果日報,金融中心版



原文連結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