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2-23

【主場新聞】柳云:從《About Time》看現代求婚故事 (1072)


農曆新年期間,在飛機上看了一套去年上映但被我錯過了的電影《About Time》(香港譯名《回到最愛的一天》),可是看著看著,還差大約二十分鐘就被機長叫停了。就在情人節前夕,男朋友很醒目地買了那隻很貴的Blu-ray Disc,讓我在情人節的晚上,終於看到了那一直在心裡懸著的完美結局。

電影裡面,有一幕讓我很有感覺,那是關於求婚的一段。電影裡的男主角Tim有穿越時光的能力,於是整套戲也就經歷了很多重覆的回到過去與修補過失的情節,但很慶幸,Tim向女主角Mary求婚的一幕,只此一次,無須重演。Tim重遇多年前追求過的女神,在背叛愛情的邊緣,深覺和他經歷許多的Mary才是最愛,最終臨崖勒馬,奔跑回到正在居所熟睡的Mary身邊向她求婚。Mary在朦朧中答應了Tim的懇請,她感動之餘,還感謝他沒有叫其他人來,因為她著實討厭這過程有其他人在。雖然Tim聽罷就走出房間憨傻地把請來的樂隊送了出門,但那誠意表白的過程,的確只屬於他們二人的。求婚,該是如此吧,一點點的衝動,加上經營已久的愛情,和二人安靜赤裸的表白與承諾。

最近得知朋友求婚或被求婚,總是因社交網絡這大喇叭。好像近來不少朋友的求婚過程都很大陣仗但也很類似:少不了的耀眼鑽戒、大束鮮花、華麗佈置、單膝下跪之餘,還有一大群朋友的吶喊助威;然後這些朋友都很配合,全程拍好照片和短片還加以標籤,搞得求婚非要由朋友宣布才夠「內斂」似的。

別以為姐我是個好鋪張浮誇的,其實在這細節上,我是個極土的人,我以為,求婚和其他戀愛上的情節不一樣,那不是一場戲,如果真需情節,那也該只是二人情投意合後由男的由衷提出永遠的結合,女的還會因出乎意料的驚喜而哭得死去活來,最後點頭答應的,一個只屬於兩個人的表白與承諾的過程。可是,到了這個潮文比起愛情更能感動人的年代,雙方都過分看重製做驚喜的一環,女的明示暗示後,男的便乖乖就範演上一場,美其名曰「求」,實際上是「演」,演一場用以製作婚禮成長片段用的戲。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現代人的求婚過程就變得如此複雜麻煩、勞民傷財、矯揉造作。大熒幕宣言、登報示愛、公路求婚……花樣百出。第一個吃螃蟹的人是勇士,但學著做的人多了,就難免讓人感覺俗不可耐。聽說,在尼日利亞某部族中,當男的遇上最愛,表白過後,前去求婚時,女方親人會手持木棒相迎,待男子到來,就會毫不客氣地將他痛打一頓。只有他經得起這場痛打,說明婚後也能應付種種困難,女的才會首肯讓他表白和答應下嫁。我想,這一種,才真叫誠意追求、良緣締結。感情講求的是水到渠成,虛頭巴腦的表面文章與細節,還是當作錦上添花好了。

 

作者簡介:喜歡書寫與抒發,也懂一點書法。可是小時候那「我的志願」寫的並不是作家,因為那樣的設題的確很難想像和寫下去。但現在又不得不承認,我渴望有我的讀者。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