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2-23

梁文道:實際(矛盾的好處之二) (649)

【蘋果日報】大陸投資者來香港買樓,會不會使得港人置業更加困難?跨境學童的暴增,會不會為本地學額分配的負擔加重?水貨客的活動,會不會影響了本地居民的日用供應?自由行的擴大,會不會為本地交通和社群生活製造更多問題?中央政府的強力介入,會不會扭曲了原本說好的真正普選?部份大陸遊客的言行表現,會不會讓香港人覺得難受?

就我所見,今天鬧得不可開交的「左膠」(包括在下)與「右膠」在前述這些問題上頭其實是沒有太大分歧的,雙方的答案都是「會」。那麼大家究竟在吵什麼呢?主要還是對這些問題性質的分析與回應。一般而言,「左膠」傾向分解這些問題,把它們看成是不同層面不同環節的缺失;部份「右膠」則認為它們互有關聯,乃大陸對香港的全面壓迫,其中甚至還包含一套「換血」的陰謀。孰是孰非,需要更加詳盡的實證分析,暫且不論。我們先來看看雙方另一個重大的分歧,也就是對上述這些問題的解決方案的不同。

大致上講,由於「左膠」喜歡把這些問題看成是各種層面的制度缺失,所以我們也比較主張制度上的修正,例如把單行證的審批權收回到香港手中。有意思的是,「右膠」通常也不會反對這類改變現行政策的技術方案,只不過他們認為光談這些不夠「實際」,太過「離地」。那什麼才是既不「離地」又很「現實」的好辦法呢?那就是在限制外地人買樓,限制內地孕婦闖關等各種技術層面的調整之外,多開一個情緒乃至於道德上的戰場。簡單地講,就是鼓吹仇恨,將一切不同背景不同來歷不同階層的大陸人總體化為一種人(或者一種「蟲」),厭惡他們驅逐他們。同時,還要排除所有反對這種仇恨的香港人,將他們打成「港奸」。就連那些默不作聲,靠自由行賺錢的商戶,也該受到譴責(陳雲便咀咒他們「會下地獄」)。剛剛在上週發生的廣東道「反蝗」遊行便是一個好例子。據說,透過這類比較「實際」的行動,港人就不怕沒房子住了,奶粉不用搶了,自由行會減少,醫院與學校就都夠位子了;就連真正的民主普選和港人治港都有希望了。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