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2-27

【輔仁媒體】雷兆恆:市民如常生活 就是對恐佈分子的最大懲罰 (2680)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marvin L)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marvin L)

前言:上年四月,筆者任教於MIT,親身經歷波士頓馬拉松爆炸案。其後校警於校園內被槍殺,地點亦正好在筆者辦公室樓下。其後一個月,怨恨及恐懼,不斷纏繞著筆者,當時正是波士頓的市民,教曉筆者如何面對恐懼。今天,得悉劉進圖先生被斬,驚覺白色恐怖已降臨香港。因此,僅在此分享對抗白色恐怖的最佳方法。

「大佬呀,叫得做恐嚇,就梗係冇證據俾你捉到,但係人都知道係你落order先叫恐嚇啦」庫斯克對於「恐嚇」的描述,非常具體。我們在明,恐嚇者在暗,對於暗處的襲擊,根本防不勝防。但這是否代表我們沒有辦法抵抗?

不是的。

還記得波士頓爆炸案發生後的第二天,筆者很害怕,擔心傷者的安危之餘,也擔心自己安危,甚至有意無意間,將這種恐懼傳播開去,例如發短訊叫朋友不要出街,看見垃圾筒就要繞路走,關窗,提防別人及鄰居… 但是,當地友人知道後,立即責備我。他還叫我晚上一定要去教堂聽鐘聲,獻花,還應該如常回MIT工作,如常去 Deluca’s 雜貨店購物。

我心中暗付,吓,咁危險?但遲疑了一會,卻難掩外出看看的衝動。最後,我還是決定騎單車出門,從 Beacon Street 出發,在喜愛的 Newbury Street 慢駛,去教堂看看。沿路發覺,四周的空氣及環境,其實和平日一樣,只是街貼了很多「Boston Strong」手寫標語。路上的行人也和平日一樣,眼神堅定,拿著咖啡,有說有笑。原來,城市根本沒有改變,改變的是我,是我的心,多了份自找的恐懼。

「市民如常生活 就是對恐佈分子的最大懲罰」友人如是說,這句話,非常深刻。

波士頓的市民沒有懼怕,晚上還故意在街上練跑。恐懼沒有擴散,白色恐怖也消失了。最後,放炸彈的恐佈分子被捕,當然這是後話。

好,故事說完了,以下就是波士頓爆炸案給我的啓示。
- 恐佈分子殺人,最大目的未必是殺人,而是要令全城市民也懼怕死亡。
- 刀手斬劉進圖,最大目的未必是斬劉進圖,而是要令其他人也害怕被斬。
- 同理,李慧玲被革職,AM730被抽廣告,陳平被人毆打,肥佬黎家門被人刑毀,最大的目的是甚麼?就是要令同業恐懼呀。

祝福劉進圖先生康復,嚴懲兇手,是必須要說和做的。可是筆者認為,各位社會賢達還欠關鍵一句,就是站出來承諾,「我不怕恐嚇,我會如常生活」

記者如常報導新聞,編輯如常選文取材,節目主持人如常開咪,作家如常寫文章,市民如常緊守崗位… 這就是對恐佈分子的最大懲罰;這就是對抗恐嚇的最強武器。

各位,如常生活,對抗白色恐怖吧!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