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2-05

【主場新聞】林慧思 :【林慧思回應屈穎妍】咬着不放 (1679)

資料圖片:〈黑紙〉網絡片段截圖

資料圖片:〈黑紙〉網絡片段截圖

這世界總有些人,雖然你沒有得罪他/她,但他們總愛事事挑剔你,且總是咬着你不放,一有機會便對你無的放矢,務求令你精神崩潰,也不肯罷休。

對我咬着不放的,除了我們常喜稱他們是五毛之外,還有一眾專欄作家,包括文匯報那一群,也包括屈穎妍女士。

屈女士自八月開始,便在她的專欄中對我連番追擊、口誅筆伐。母親每次閱罷她批評我的文章都害得她失眠兼血壓高,我曾苦勸母親別再看下去,免得命也保不長。我對她的追擊或譏諷,也一直沉默不語也不作回應,也不想讓她達到目的,我猜大概是要造成寒蟬效應,恐嚇市民以後都不敢批評梁振英政府的不是,也能為她的寫作市場鋪路。

但最近《筍工》一文,因為網民過於熱烈討論,內容也實在過於抹黑本人,我不能不作出一點澄清,以免廣大市民都誤解當老師是一份「筍工」。

屈女士文中提及:「  無論你現在幹的是什麼工,都可以把它變「筍」,方法好簡單,只要加入佔中行動,或者罵過梁振英、反過政府、去過遊行,孭著一個民主招牌,你就可以所向披靡,無人敢炒。因為誰動你一根毫毛,誰就是政治逼害。 今時今日,佔中、反梁,是一個很好的擋箭牌,你想hea做一份工,又不想被老闆炒,不妨加入這類組織,你就真的可以實現「唔使做」夢想。放了幾個月病假白支薪水的林老師,就是一活例。 」

誰說反政府的、參與過遊行的便不會被人炒?相反,我認識多位社運人士,他們為了堅持自己爭取民主自由的理想,放棄自己的高薪俸祿、跑去參選議員;也有些為了走在最前線,甘願放棄升職的大好機會,所以民主鬥士絕對不是屈女士所說,可以在公司hea做。相反,爭取民主的鬥士可能在職場上受靶為主,何來有「筍工」?

至於誣衊我放病假是白支薪水,這說法侮辱我不要緊,但是侮辱了為我診治的醫生,可算事大了。醫生是有其專業判斷,我又沒甚麼利益可提供給他,他怎會無緣無故隨便給我放一個長假?為了還醫生一個公道,我簡述一下自己為何可獲批病假吧!我每次閱罷一大堆批鬥我的文章後,我都對着醫生哭訴,完全不能入睡,也不能進食;有人不斷滋擾和恐嚇我,也有人專門竊聽我和家人的電話,致電來辱罵我們,壓力大得母親和我也要服用鎮靜劑幫助入睡。其後,醫生證實我患上了抑鬱症,需要數月治療病程。因為粗口事件令我生病了,整個家也生病了。

我奇怪在我已發聲明向家長學生們道歉後,屈女士多次以自己為家長的身份,在專欄中對我窮追猛打。猶記得我當天閱讀屈女士《筍工》一文,正值是大年初一,我獨個兒站在旺角街頭等待家人一起拜年,呆呆地獨自流淚。縱使我努力地叫自己不要受屈穎妍一文所影響,但我始終是一個有感情、有血有肉的人,實在不明白屈女士為何要對我咬着不放?為何作為一位家長,怎麽不教導子女和讀者,學習原諒別人的個錯,反而教導他們對一位已承認錯誤的人窮追不捨、不斷拿石頭擲向她,務求至令她至死方休?

「屈」女士,對不起!我不能達成你的願望,一定令你失望透頂了。「威武不能屈!」雖然我並不是大丈夫,但也是死不了的硬女子。你每攻擊我一次,反而令更多人倒過來支持我。我有一顆堅強的心,縱使傷心難過,我學會從那裏跌倒,便從那裏站起來。



原文連結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