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2-20

【主場新聞】吳文遠:電子投票設定議題 辭職公投推動佔中 (626)


踏入馬年,政改形勢急轉直下。一時之間,出現了幾宗爭論,如非議會政治的「圈中人」或緊貼時事的巿民,或會不明不白,百思不得其解。

普選運動形勢越見被動

這邊廂,《明報》刊出陳健民專訪〈五區公投打亂佔中步伐〉,陳教授的「打亂」說法,招致學民思潮及部分民主派支持者質疑。另一邊廂,人民力量成員主導的「佔中後援會」,與民主黨發生爭執。此外還有不少政論文章,擦出了零星火花,卻未能有效推進議程。

如此紛亂,究竟反映了甚麼問題?

首先,戴耀廷提出「佔領中環」已逾一年,行動卻只聞樓梯響,公民抗命的主題逐漸被商討程序蓋過,令運動開始失焦。

其次,近年泛民內部齟齬不合,各黨派心存芥蒂,不僅未能在「公民提名不可或缺」取得共識,而且磨擦不斷,隨時再陷分裂。

其三,政府一直控制政改諮詢的節奏,加上中共官員或基本法草委不時放話引導輿論,佔中卻遲遲未能凝聚民間共識,提出具體議程,令普選運動的形勢愈見被動。最後,無疑是電子投票與辭職公投的爭議,兩者孰優孰劣,又是否必須二擇其一?

本文將比較電子投票與辭職公投的優劣,提出佔領中環的進程建議,勸勉和平佔中與泛民黨派調整策略,以期確立普選運動的共同計畫。

電子投票與辭職公投各有優劣

誠如陳健民所言,電子投票有不少便利之處。政治形勢瞬息萬變,靈活的投票方法,有利於把握聚焦民意的最好時機。此外,電子投票也容許多項選擇題或評分制,相對於辭職公投只能選擇「支持」、「反對」或「棄權」,前者無疑更能精細地表現市民對政改方案的意向。然而,電子投票也有極為明顯的短板。

首先,主辦單位不掌握全港市民的個人資料,無法做到嚴謹的身份認証,因此也無法確保一人一票。

其次,在技術上也難以排除駭客入侵或干擾電子投票平台的風險。

其三,電子投票缺乏如立法會選舉般大規模宣傳,也不便於沒有使用網絡習慣的市民。以上種種原因,導致電子投票的公信力較低,予人感覺更接近「民意調查」而非「全民公投」。其實,過去規模較大的經驗,例如2012年的「323民間全民投票」,也只有20萬人參加。或許正因為電子投票方便發起,因此宣傳規模相對較小,巿民的投入程度也相應有限,參與運動的形式也較為被動。

相比之下,議員辭職發動公投,不僅可善用政府的選舉機關核實身份,確保投票的公信力,而且政府必須在全港各區開設票站,並且作出基本宣傳。最重要的是,辭職公投絕非沒有政治後果的民意表達,而是破釜沉舟的背水一戰。參與辭職公投的議員,必須放棄議席、結束辦事處、遣散職員。尤其在替補機制的惡法下,議員辭職後無法再次參選,更能向公眾宣示爭取民主的決心。

筆者曾策劃及籌備2010年的五區公投運動,在短短半年觀察所見,辭職公投能引發巨大的宣傳效果,並且吸引不少民主派生力軍捲入運動,自發參與街站宣傳,實為最佳的政治動員。有說,2010年的五區公投運動,不是以失敗告終嗎?其實,當年的辭職公投只有公民黨及社民連支持,其餘泛民黨派均袖手旁觀──換言之,當年23位泛民議員中,只有8位議員全力支持辭職公投。最後得到逾五十萬人表態,已超越了公社兩黨原有的支持基礎。即使只考慮票數,也比電子投票更能聚集民意。

時移勢易,持續二十多年的普選運動,已到了決戰的最後關頭。筆者完全相信,當年冷待公投運動的泛民黨派,不會以議席得失為念,必會重新思考形勢,積極考慮以辭職公投配合佔中的可能。若能眾志成城,由五個泛民黨派(民主黨、公民黨、工黨、人民力量、社民連)分別派議員辭職,再配合佔領中環的行動議程,宣傳聲勢將更為浩大。

兩法結合互補長短 公投佔中相輔相成

回到所謂辭職公投「打亂」佔中的問題,筆者認為,電子投票與辭職公投絕非互相排斥,反能互補長短,有效推進運動。如何從電子投票走到佔領行動,在和平佔中的計劃中似乎仍是一片空白。在兩者之間加入辭職公投,正好為佔領行動起推波助瀾之效。與此同時,和平佔中與辭職公投也能相輔相成︰和平佔中的商討環節及電子投票,加強了辭職公投在議題設定上的民意基礎;辭職公投的宣傳聲勢以及民主派展現出來的決心,又能反過來感染更多市民,參與未來的公民抗命行動。

基於上述原因,筆者謹此建議:和平佔中可按照已有計劃,在3月總結「商討日(二)」,並在4月及5月舉行「商討日(三)」討論不同政改方案,最後在6月舉行電子投票,供全港巿民選擇。待電子投票確認了某個具體的「佔中政改方案」後,民主派便毋須再為方案爭論不休——佔領中環運動亦正式由商討階段進入動員階段。今年七一便是最理想的時機,宣傳確認後的「佔中政改方案」,同時公佈即將發動的辭職公投計劃。

要注意的是,和平佔中及泛民黨派必須預設時限(如電子投票後一個月內),逼令政府回應。假如政府拋出假普選方案或採取拖字訣,泛民黨派便可於8月,以「佔中政改方案」為投票議題,正式發動五黨辭職公投。假如中共像2010年般冷處理補選,泛民結合五黨實力,加上和平佔中聲勢,必可高票勝出,對中共及梁振英政府構成空前壓力。假如建制派願意接戰,這次辭職公投便將成為香港民主運動的「世紀之戰」。假如政府最後拒絕接受辭職公投的結果,我們便可理直氣壯地號召群眾公民抗命,實行佔領中環。

當務之急,除了整合不同政改方案,令普羅巿民更易理解,和平佔中更須於「商討日(三)」加入清晰的議程,讓參與者詳細討論「佔領中環」運動的計劃。若參與者能對運動計劃取得共識,則巿民可更清楚運動方向,泛民也能更為團結一致,和平佔中亦將重奪運動形勢的主動權,毋須處處聽候梁振英政府決定再作反應。

香港民主運動已走了二十多年,無數人由黑頭髮等到白頭髮,無數先行者已沒有機會看到普選的一天。今天我們已到了民主運動的關鍵時刻,為了不負前人的付出,為了下一代能有更美好的香港,泛民黨派必須捐棄前嫌,攜手合作,為五黨辭職公投作充份部署,為和平佔中作全港動員,向中共政權施加更大的政治壓力。來讓我們為普選運動──恢復原屬於我們的基本政治權利──寫下最後的戰書。多年以後,我們會在全民直選的議事堂中,質詢全民普選的行政長官,我們將繼續為各種政策爭辯得臉紅耳赤,然後想起2014年的時候,全港市民與泛民黨派,是如何同心同德,群策群力,成功開創香港歷史的新一頁。是的,香港的未來,就在我們的手中。

 

Facebook專頁

( 文章標題原為「電子投票設定議題,辭職公投推動佔中:當下普選運動形勢的策略思考」,現標題為主場編輯所起。)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