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2-28

【主場新聞】徐緣:捍衛新聞自由,也是一種企業社會責任 (1663)


近日有廣告商抽廣告以打壓新聞自由之說甚囂塵上,從與其他整頓傳媒事件的時間脗合度來看,我相信真有其事,並感到十分氣憤,但我亦不敢說所有抽廣告者全是接了阿爺Order。商界高層不乏親建制思想人士,他們作為社會既得利益者,難免有維穩心態,是故純因個人「唔Like」而抽稿也並不出奇。無論真心或受壓,這類高層無從改變,我只想跟其他廣告決策者說說感受。

在商言商,我當然明白廣告投放決定不應帶有太多政治考慮及個人情感,但據過往投票記錄,民主與建制派的黃金六四比例一直維持,擁抱民主自由的市民還是佔大多數,真心為港人而設的品牌,從商業成效考量,也應該支持代表香港核心價值的敢言傳媒。

不少公司力推企業社會責任,強調對社會要作出貢獻,也不是開善堂心態,背後有公關形象的計算。而在刻下的香港,保護第四權免被剝削,正是對社會最大的貢獻。真正植根香港的品牌以投廣告力撐受壓媒體,我認為對形象有正面幫助。

偏向避險的人會問,這會否視為政治不正確,影響生意在大陸的拓展,進而危害自己的前途?我不敢說風險是零,但我也不相信香港已恐怖到這樣的地步。

有位有錢朋友跟我說:「要搵大錢,你點都要黐大陸,寫嘢唔好踩界啊。」

靠大陸很易發達,有人覺得是我們這一代的機遇,我卻認為是我們這一代的悲哀。風骨,變成了不設實際的代名詞。

這篇文章,是我對有心同業的呼籲。我不代表業界,我不代表公司,我只代表我自己的良知。

 

後記:此文寫成後發生令人髮指的劉進圖遇襲事件,如此赤裸地對付傳媒工作者,看來我低估了香港今天的恐怖。要捍衛香港的核心價值,大家不能再默不作聲、應在自己能力範圍內盡一分力,希望更多香港人醒覺,包括我們的商界,因為我深信,香港作為國際商業城市的基石,叫普世價值。

 

*改寫自晴報《營銷晴緣》專欄文章《捍衛新聞自由,也是一種企業社會責任》

作者facebook page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