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2-02

【主場新聞】蕭家怡:澳門,用事例嚇死你(下) (601)

前言

上篇「澳門,用事例嚇死你(上)」刊出以後,引起了一些爭議,我想,在繼續舉出事例前,我有責任作出一些澄清。

先是文章配圖和圖片說明一事,我是先寫好文章和圖片說明,但在選相時被該圖片的震撼度所「吸引」,選了該相後忘記將說明改正,這點固然是我的疏忽,會加多留意。但如果因為此事而引來各位對我是否澳門人身份的質疑,就是我必須澄清,也不能退讓的一點。假若配圖令文章「未見官先打八十」,我也懇請各位在「鬧爆」圖片的同時,也花一點時間去讀一下拙作,裏面的事例你或許不同意,卻都是我在澳門的所見所聞,歡迎各路英雄拿出理據來討論、指正,只是「看圖作文」這指控太嚴重,我等爬格子動物不敢,亦絕不會觸碰。

還有一些堅信澳門今天是安居樂業、太平盛世的朋友,我尊重你的想法,但同時亦希望你們能接納一些不是唱好的聲音,因為我始終相信《天與地》中所言,「和諧不是一百個人說同一句話;而是一百個人說不同的話之餘,懂得互相尊重。」所以,存在差異看法時,需要的是理性討論,而非一面倒的鬥垮鬥臭,否則澳門成了一個只容得下單一聲音時,才是最嚇死人的事。同時,作為一個負責任的作者,我必須先預告一下,下面的文字都與前一篇文章一樣,是在你們眼中看來的美好今天中挑雞蛋,是「唱衰澳門」的,假若你因為(上)篇而大動肝火,我建議你最好別看下去,人生苦短,花時間去做你認為重要的事吧!為了看我文章而後又要大動肝火,真的,不值得啊!

回應的話說完,是時候延續上篇的內容,繼交通和飲食之後,這次想說說其他嚇死你事例。

住不「喜」

早前,美國物業顧問行 Demographia發表報告,指出香港為全球最難置業的城市。而關於上車之難,我相信澳門人,特別是年輕一輩,會很有共鳴。

買樓難在澳門早己不是甚麼新鮮事,在賭業帶旺下,澳門人的收入雖普遍提升,但相比因為外資湧入而瘋狂飆升的樓價,依然差一大截,造成了澳門人今天「望樓興歎」的情況,單用文字似来不能說明問題,謹借澳門大學澳門研究中心於2013年12月12日發表的「房屋政策-『澳人澳地』」報告中頁132中的數字來代我說話︰


由此可見,澳門人的收入縱有增長,但與樓價的升幅相比,顯然只是杯水車薪。而觀乎整個市場的發展狀況,因為澳門本身的物價升幅以及外資投入而引起樓價的強大升幅,固然是年輕人不能買樓的原因,但除此以外,地產商為滿足外來的強大消費力而「努力」推出貴價樓盤,令市面出售的房屋類型嚴重向豪宅類傾斜,亦是澳門人不能「上車」的另一元兇,結果,豪宅的單位被掃空,但長年皆是烏燈黑火,反之大部分澳門土生土長的年輕人則只能轉向申請政府的經屋和社屋,以政策介入以做到「澳人澳地」,但套施永青先生早前的一句話︰「如果特首是有本事的,應該帶領我們離開公屋,不是帶領香港人人住公屋。」把句中的用語換成澳門和社屋、經屋,其實同樣合用。

雖說近年已有不少討論,希望年輕人思考是否要視買樓為人生目標,勸諫切因當樓奴而賠上生活,但需要弄明白的一點是,買不到樓和不買樓兩者是有分別的,不買樓可以有很多原因,但假如是因為前者的發生而自欺欺人地萌生出後者,這不是改變心態,這是屈服!

澳門人對著澳門樓,住不起;而隨著香港地產商的進駐,一個又一個惡俗的樓盤名稱也被移植到澳門,看著那些「名門世家」、「金峰南岸」、「濠庭都會」等名稱,更是住也住不「喜」,甚至嚇死你。

管不到

正如剛剛引施先生的一句,一個地方的人生活得如何與當權者能力的關係,密不可分。而我認為,澳門之所以有這麼多嚇死人的事例,只因澳門有一個更嚇死人的施政班子。

若說以權謀私和利益輸送,我們有陳麗敏司長,一場「墓地門」事件足以教人佩服,正如董伯伯曾言「要離開好易,但留下來更需要勇氣」,陳司長非但留下來穩坐司長之位,更揚言要追究高天賜和歐寶蓮,這股勇氣之大,足以嚇死你。

若說罔顧市民生活,我們有旅遊局局長文綺華,在交通、住宿、基建設施不足等眾多問題下,依然大聲疾呼澳門旅客承載力未爆煲,甚至推出題為《論區行賞》的四條步行路線。當香港的咭片蘇會因為叫香港人「等多一班車」,或為分流旅客而要在十八區增設景點而被痛罵時,不好意思,澳門人生活處所的大門早已「被」打開。

四條步行路線,將旅客的足跡由旅遊區擴展至民區範圍,令旅遊影響真正殺入澳門人的生活。

四條步行路線,將旅客的足跡由旅遊區擴展至民區範圍,令旅遊影響真正殺入澳門人的生活。

若說施政中的含糊和隱瞞,我們有新鮮滾熱辣的氹北規劃,政府本打算趕在《城規法》生效前偷步上馬,但對於事件中錯綜複雜的業權、利益關係、諮詢活動等,市民一無所知。雖說特首日前已承諾「三法」生效前,氹北不會有任何建築物獲審批,南灣CD區項目亦不會出台,但面對群眾要求撤回方案的訴求,依然無動於衷。

這些事例實在只是冰山一角,但已經足以嚇死人,但澳門人面對這個管不到澳門的政府,又能管得了多少呢?

假如你面對澳門這個無路可行、無飯可食、無車可搭、無樓可住(甚或買了也要擔心是危樓)、無法可依的社會現況,依然覺得問題不大時,我不得不對你表達我的羨慕,因為你的眼中仍然只有美好事物;但如果你認同我那些嚇死人的事例確切發生著,哪怕你只認同其中一點,我也希望你能睜開眼,好好看看今天的澳門,究竟是否真的只有一面倒的好?這個思想掙扎的過程必然是痛苦的,但假如我們仍不吶喊,就只有窩在鐵屋裏一起死去的可能。

「然而幾個人既然起來,你不能說沒有毀壞這鐵屋的希望。」

新年將至,謹借魯迅先生這話與大家共勉,只望一天,我們都能走出鐵屋,吸一口自由的空氣。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