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2-01

庫斯克:致屈穎妍:你憑什麼說風涼話? (2204)

屈穎妍你最近一篇文章《筍工》這樣說:

今時今日,佔中、反梁,是一個很好的擋箭牌,你想hea做一份工,又不想被老闆炒,不妨加入這類組織,你就真的可以實現「唔使做」夢想。放了幾個月病假白支薪水的林老師,就是一活例。

我奇怪,爭取民主的人,走在前線的抗爭者,就一定會是工作上職場裡的好員工、好伙計?一個人的思想傾向與工作能力,是沒有直接關係的。當你的工作獎懲不再跟你的工作表現掛鈎,而是由你的政治取向牽制,那將是老闆們的冰河時期。

得罪說句,你這樣說,如果不是出於無知,就是無賴至極。

首先,林老師需要請病假,是因為2013年那事件。她作了道歉公開聲明之後,仍被土共及其友好排山倒海式批鬥、在校門前拉威嚇banner、放花牌、舉中指留影,甚至梁振英要求交報告施加壓力。這些來自批鬥、恐嚇、「長官關注」的壓力導致林老師精神健康受損,經醫生證明不能上班。你屈穎妍是醫生嗎?你憑什麼含血噴人說人家白支薪水?不然你試試連日有人在你辦公地點附近拉banner、放花牌,看你會不會感到受恐嚇?你憑什麼向受害者多插一刀?

再者,你屈穎妍說「走在前線的抗爭者,就一定會是工作上職場裡的好員工、好伙計?」你這樣說的話,好應該拿出例子給大家評一評,但你沒有。如果你指的是林老師,我想問幾年前那個「行政長官卓越教學獎」是怎樣來的?你可知道那個獎的評審過程是多麼的嚴格和仔細?那個教學獎是行政長官頒錯了嗎?

《明報》員工擔心老闆河蟹報社,反對換總編,你屈穎妍就說那是「集體凌遲」,林老師活生生被人恐嚇至不能上班,你就說人家是白支薪水的筍工。我真的想問屈穎妍你這個《怪獸家長》作者是怎樣教小朋友原則兩個字的?請問你的龍門要搬到幾時?

你可以用你一貫的口吻,說我偏幫林老師講粗口、枉為人師、教壞下一代。我再重申一次,林老師已經為其不當用語公開道歉,我也認同她應該公開政歉。問題是她致歉之後仍受到批鬥和恐嚇,導致精神受損不能上班,你不單沒有惻隱之心,還要大講風涼說話侮辱人。你曾經說過「反觀香港,莫說生死大事,在小事上,家長們又能否以身作則,教育子女?(連結)」,我也是家長,這點我十分同意,正因如此,我想問你:你有沒有想過將來你的孩子讀到你這篇《筍工》時會有什麼感想?難道你沒想過要以身作則,教育子女?

你曾經是很多家長心目中的意見領袖,可是這幾年間你的文章把你的聲譽信用額一點一滴透支了,原因你自己應該清楚明白。

monster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