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2-03

【熱血時報】羅沛霖:脫離「國家」,才有今日的李娜 (941)



上月底,李娜於本年度的澳洲網球公開賽,勇奪2014年女子單打第一個大滿貫。回國後被問及是否會出席央視新春晚會,李娜以一貫的率直並具霸氣的態度向記者表示,儘管被邀請也會拒絕出席。新華社隨即發表文章,認為:

「國家隊的培養不可或缺。體校、國家隊給了李娜網球啟蒙,並為她的職業生涯奠定了堅實的基礎。學習網球動輒每年數十萬元的開支,如果沒有當年國家的「贊助」,李娜很難順利走到今天。」

但我想指出,大陸的國家體育體制,只是一種將運動及運動員看成是工具,用以表揚中國共產黨及其領導人,並剝削運動員的政府體制。進一步了解的話,更會發現這類體制窒息運動員的個人發揮。

李娜在體育學校受訓,並曾加入中國網球國家隊,這是事實,這是大陸的運動體制。當然,這種國家體制只是訓練具天份的運動員,若果李娜沒有網球天份,一早已給掃地出門。但是這種所謂的「贊助」,真的是為了培養有天份的運動員嗎?我們從奧運或是一些國際運動賽事,看見的往往是中國運動員成功的一面。他們拿了多少奬牌,破了多少世界記錄,如何為國爭光。當然,最重要就是為國爭光。因為能為國爭光,他們才可以衣食無憂。

失敗的、或是未能進入國家隊的運動員,卻是另一種遭遇。桑蘭頸椎骨折後十多年來,國家體操隊對她不聞不問。2001年在大學生運動會奪得個人吊環金牌的張尚武,由於未能入選奧運代表隊,最後淪落北京街頭,賣藝為生。這種國家體制比西方的運動贊助來得殘酷。為了為國爭光,加上體制內的領導人渴望升官發財,運動員只被視作棋子,日以繼夜、夜以繼日地訓練,政府卻沒有給予年輕人成長的正常培育,那些佔大多數的失敗者,結果是連謀生的能力也沒有!

改革開放後,大陸經濟起飛,成功的運動員除了為國爭光,讓領導有面子外,更要上繳他們豐厚的廣告商業收益。所以成功的運動員,往往都是他們所屬的體制的搖錢樹。李娜脫離中國網總,走向大陸所謂的「單飛」前,就要上繳收益的65%。現在,她只需要上繳比賽奬金8%及商業收益12%。所以,李娜於2008年決定「單飛」後,被中國網總主席孫晉芳批評為「貪錢」而離開。或許是因為這個批評的原因,李娜差不多在每次大型賽事勝出後,在球場邊接受訪問時,第一句往往是說她很高興能拿到豐厚的奬金,來顯示出她被説成是「貪錢」的形象。今年澳網奪冠後,她第一句就多謝她的經理人讓她變得富有。她顯然想說,我「貪錢」又如何!

事實上,網球運動員走向「單飛」後,聘請經理人、教練、訓練員等等一切開支,都須由自己支付。然而,一些成績未如李娜理想的球員如彭帥等,經濟狀況當然也未必穩定,但也要脫離網總。理由很簡單,她們可以得到自由。另一位沒有像李娜那麼反叛的大陸網球員鄭潔在一次訪問指出:「單飛」後,她可以自選擇適合自己的教練、賽程,這當然是沒有以往在體制內的保障,但她認為還是值得的。李娜更單刀直入批評國家體制,指出:以往教練和體制領導人要她們做甚麼,她們就要做甚麼,現在她可以為自己而打球。事實上,當年李娜連安排自己的丈夫當教練的自由也沒有,更遑論有權去決定自己的發展路向。

大陸那一種以國家體制方式管理及訓練運動員,就好比中國傳統中的大家庭一樣,教練或領導人就等同於家長,他們對運動員的態度是由上而下,這種文化,從本質上已經是窒礙了運動員的自主性,「個性」也往往在「團體」的壓力下而被煙沒。2008年北京奧運開幕禮的萬人團體操正是這種文化極致的體現。

然而,網球運動本來就是一種個人表現的運動。一場網球比賽,特別是大滿貫賽事,一落場比賽,就只有自己與對手。比賽過程中,不可以與教練或團隊溝通,分析自己及對手當下間的技術與表現問題。一場球賽,若是兩位球員在技術及體能上面都是旗鼓相當、不分伯仲的話,那就要更加看重個人的情緒起落了。比如,當對手手風順利,相反自己處於逆境,又或是被對手猛烈攻擊下,不停失誤而落後,那就要看自己能否冷靜面對,堅毅地一分一分拿回來。網球比賽就好比一個人的人生旅程,一個孤獨的人生旅程。這正正是網球比賽吸引人的地方。

李娜在2011年的澳網決賽中,以她的技術與體能來說,已經是女子網球界前幾名的水平,其實是可以有能力擊敗Kim Clijster奪得她第一項大滿貫冠軍的,況且,李娜在同年澳網前一周的Sydney WTA決賽中,就已經直落兩盤把她擊倒。然而,那一年的澳網決賽過程中,李娜是先領先一盤,但後來被追上,情緒不穩,一有失誤,不是臭罵場內大聲呼叫、給她意見的大陸球迷,就是發自己的脾氣,最後,自己做成更多的失誤而落敗。

當然,不少世界級的網球員也有情緒問題,Federer初出道時,情緒起落相當大,他的脾氣嚴重影響他的表現,後來又過份壓抑,表現仍不理想,當然,最後得到了適當的調控,成績斐然,成為一個偉大的球手。

然而,處理個人情緒問題,似乎西方人較中國人優勝。試問一個國家體育體制,長久以來都是由上而下的管理、重視整體多於個人發展,而且文化上是以壓抑個人感情著稱的,又怎麼能夠幫助李娜解決情緒問題,發揮她個人的潛能?相反,過度的壓制,只是讓她更反叛而已,遇到問題時,情緒就更失控。

李娜的情緒問題,似乎於2012年,聘請了教練Carlos Rodriguez後,慢慢得到了改善。2013年的賽季裡,李娜在場內面對逆境時,再沒有指罵觀眾或是責備自己,她開始懂得沉着應戰,世界排名也上升至前五名。事實上,今年澳網在第三圈,面對捷克選手Safarova的猛烈攻擊,她大比數輸掉第一盤後,如果不是她能控制她的情緒,一分一分的追回第二盤,她也未必能最終勇奪今年首個大滿貫。從去年開始,李娜似乎已經慢慢地在賽事中找出了自己的人生方向,這種個人的自我認識旅程,是中國的國家體育體制永遠沒有辦法讓運動員,特別是個人運動項目的運動員明白的!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