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2-08

【am730】園丁:繞著世界跑 - 園丁 - 渣打光速馬拉松 (394)

潮文「澳牛的黃昏」,最近在網上瘋傳。我地係特登去澳牛畀人X的,跑渣馬的道理其實差唔多。經過渣打、田總和特區政府的多年調教,跑渣打的人大概都有鋪癮:覺得凌晨起身去跑步好威、地鐵提早開車真係好窩心、跑三隧三橋好過癮、甚至覺得要著住件特步Tee去跑才算參賽。
如果你以為三百蚊報一個比賽,啲嘢係揸流攤,咁你就啱,超啱。渣馬的確係少數發達地區,收第三世界水平的報名費(東京過千、紐約過二千);在渣馬的天地內,絕不容許思考和比較,唔好問點解唔似得外國咁有Expo?有Pasta Party?大會提供的生蕉點解咁難食?點解要咁早起跑?點解一定要搵官員鳴槍?點解沿途唔畀人打氣?
渣馬係唔會畀到你,要食呢啲唔該去外國。
渣馬堅持的,喺一種視跑手為草芥的待客之道。我不單是指核突Tee好難著上身、生蕉好難食、跑得慢連蕉皮都無得食、大會職員趕人上車的臭臉……而是大會如何看待跑手不幸逝世。
在東京馬拉松,每年賽後大會馬上在網頁上特意感恩,寫上「東京今天能聚在一起,東京馬拉松今年也能安全地完成,我們為此特意奉上感謝」。渣馬呢?2012年有跑手猝死,高威林就話:「大家知道賽道咁長,冇可能每一處都有救護人員。」這副口吻,令我深信無論發生甚麼事,都係篤定由這一班人繼續搞,唔會有其他主辦者取代,亦從來唔驚下屆無人報名。
渣馬的長跑光速餐,真係乜都好快,特別係道路解封,如果你嗰日瞓晏少少,渣馬對於你嚟講,係等於無發生過一樣。在歐美日本,朝早10點幾只是比賽剛開始無耐;渣馬呢?10點幾已頒完所有獎,大半參加者已跑完返歸,連假都唔使請就可以即刻返工,一日當兩日用,驗證了狹義相對論。
唔少跑手、非跑手、傳媒、政客、官員、甚至連梁文道都覺得,渣馬能夠代表香港。渣馬從不人云亦云,相信及堅持自己認為是對的,更自誇參加人數年年創新高的渣馬,已經超越波士頓馬拉松。渣馬不完美,但它有效率、價錢平,再配以差劣服務,簡直係一個絕佳嘅package。
但你並不感到害怕、失落與空虛,年年樂此不疲鬥快報名,報唔到就如喪考妣,少兩條橋反而唔自在。因為,你知道,你係特登跑渣馬畀人X的。
香港人就係咁犯賤,唔X唔安樂。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