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3-27

沈旭暉:恐怖襲擊與香港:國際大都會的共同危機

本欄月初談及昆明式恐怖襲擊出現在香港的風險,收到不少朋友回應,談及其他可能出現的恐襲危機,意見十分精闢,此後發生馬航事件,亦惹來恐襲疑雲。由於「香港不會成為恐怖分子目標」這概念太深入民心,值得為大家再作出一些延伸補充,以便居安思危。

新加坡外交部友人閱讀上文後,分享了當地的反恐經驗,並說他有時在中環辦公室也感到擔心。不少人以為,新加坡這個受美國實質保護的華人國家,左右逢源,不可能成為恐怖襲擊目標。

「三合一」目標惹青睞

然而,新加坡政府確曾在印尼伊斯蘭祈禱團的工作計劃中,找到襲擊新加坡的具體方案,連襲擊目標都定了下來,除了包括美國等西方國家大使館,有來自新加坡內部資訊透露,還可能包括美國大使館旁邊、不少人常以為不會受恐怖分子青睞的中國大使館(不過後部分細節沒有公開)。

而且,新加坡有不少孟加拉外傭,孟加拉則存在個別激進伊斯蘭組織,令新加坡當局也有敏感的神經。在可見將來,香港的流動人口會愈來愈多,來自內地的勞工可來自任何地區,新加坡擔心的,香港也不能免疫。

澳門的譚志強博士也在筆者的Facebook分享,認為人山人海的美資澳門賭場受襲風險更高。這也不是危言聳聽,賭場代表了美國利益,也是中國特區繁榮穩定的象徵,襲擊具高度戲劇性宣傳效果,視覺亦刺激強烈,這類一箭三雕的目標,一直是恐怖分子所愛。

二○○二年造成二百多人死亡的峇里島夜總會爆炸案,就是針對這類西方人喜好、挑戰當地政府、具備宣傳效果的「三合一」目標。二○○八年造成一百六十四人死亡的孟買連環恐怖襲擊,也包括針對兩間西方遊客常去的高檔五星級酒店和懷舊咖啡館。香港同類目標不少,大家可自行想像。

網友Leo Hau則認為,香港從前是國際洗黑錢中心,但近年在國際金融反恐戰嚴打下,不少疑似恐怖資金已撤離,變相令恐怖分子策劃襲擊再無顧忌。「金融反恐」成功、反令恐襲風險增加這觀點並非主流,但網友此意見有其延伸道理,因為香港回歸後,愈來愈成為內地資金的(地上或地下)錢莊。假如有疆獨恐怖分子追蹤某些和新疆有關的資本及其代理人,追蹤到香港,亦完全不意外。

最後,一些對北京不信任的聲音擔心,恐怖襲擊可以成為改變香港體制的突破點,即使不相信會出現自導自演的人,也不排除當局在出現恐襲後大力推動國家安全立法,因此變相增加了香港出現恐襲的機會。基本上這是陰謀論,而類似陰謀論在「九一一」事件後的美國也是廣傳,一般研究員在沒證據前不會嚴肅看待。

但陰謀論也是必須參考的,因恐怖分子從中發現襲擊成功後,會增加當地社會內部猜疑,那他們針對當地的動機就可能增加。就像昆明襲擊出現後,北京歸咎於疆獨,海外新疆組織說是北京自導自演,國內不同謠言亦傳個不休,這類效果正是恐怖分子需要的。但中國內地資訊流通畢竟受局限,不像香港,事發後肯定出現無數網絡流言,對恐怖分子的宣傳價值,就更勝一籌了。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