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3-02

【主場新聞】麥嘉緯:製造了恐懼,就已威脅了新聞自由 (6338)


抽廣告也好,換領導層也好,改稿刪稿也好,總有人說是商業決定、編採決定,不能咬定與新聞自由有關。

李慧玲被炒,總有人說有其他原因,不能咬定與新聞自由有關。

多宗傳媒老闆遇襲、被恐嚇,總有人說有很多可能、很多疑點,不能咬定與新聞自由有關。

甚至劉進圖被斬,還是有人說證據不足,不能咬定與新聞自由有關。

嘴巴說乾了,也無法喚醒這些沉睡、裝睡的人。

這些人總會說:最激進的報紙雜誌還可自由出版,最嚴苛的批評還是存在呀!

他們不明白或不能理解,在恐懼中堅定向前,在威脅中不退縮,不代表新聞自由沒受影響。

劉進圖寄語「免於恐懼的自由」,是記者的心聲;對這些人而言,卻是對牛彈琴。

對這些人來說,只有用刀用槍指着記者指明不准報道某人某事才算影響新聞自由,而且還得拍攝下來,人證物證俱在,否則便是證據不足。

「免於恐懼的自由」,在他們的世界不是常識。

他們不明白或不能理解,當事件製造了恐懼,便足以危害新聞自由。(例:區家麟的文章下,Alan Chan的留言)

正正因為劉進圖被斬有太多可能、沒有明確原因,才能製造震懾效果:我採訪這些會有問題嗎?我報道這些會有危險嗎?當記者要問這些問題,當記者編輯以至傳媒老闆要在恐懼擔憂中做決定,新聞自由已受威脅。

正正因為劉進圖不在最前綫,為人不慍不火少得罪人,才足以令人人自危:連他也遭此橫禍,我比他走得更前,會有危險嗎?

驚嚇、震懾效果毋須物證,每個記者的感覺都是證據。

若你仍覺得新聞自由沒受威脅,我只能說:你很幸福,因為你能免於恐懼。

我們未必能令自己不恐懼,但我們昂首挺胸,堅守崗位。

They can’t kill us all.

( 本文同時載於《視點31》專頁 )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