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3-24

沈旭暉:由「G8」到「B5」:下一場經濟大戰?

克里米亞危機出現後,盧布匯價一度急挫,俄羅斯央行大舉加息,但其實危機出現前,華爾街已開始大舉拋售俄羅斯資產。不久歐美聲言制裁俄羅斯,乃至要將之踢出G8集團,烏克蘭亦打算脫離獨聯體,繼續下來的連鎖效應將十分有趣。普京應付克里米亞一類地緣政治危機駕輕就熟,但又可以如何長遠規劃俄羅斯的經濟戰?

由於美國始終掌控全球經濟市場,俄羅斯反制的能力有限,提出的甚麼「拋售美國債券」建議根本不可行。只因俄羅斯一旦出現經濟危機也會波及歐洲,才令西方整體對發動經濟戰投鼠忌器。然而即使俄羅斯經濟實力不及歐美,還是有一些選項值得長遠研究的,例如如何結合人民幣來抗衡美元。近年中俄貿易不再用美元結算,改為直接兌換,而中國一直希望以一籃子貨幣取代美元。俄羅斯經濟過份依賴國內能源,卻缺乏廉價勞動力,和中國經濟也存有互保性。假如人民幣可在關鍵時刻協助支撐盧布,或能給予市場信心。普京希望在危機中拉攏中國,但要中國在涉及獨立、分離主義這類議題表態,未免強人所難,不過加強經濟合作,卻屬情理之中。假如西方真的經濟制裁俄羅斯,中俄經濟合作肯定是最大受益者。

事實上,在烏克蘭危機中,俄羅斯並非孤立的。即使公然支持普京的國家不會很多,但只要美國、歐盟真的宣佈經濟制裁俄羅斯,就可以從不制裁的國當中家,發現俄羅斯在國際經濟體系的朋友。一般相信,同為金磚國家的中國、印度、巴西、南非,都不會參與制裁,中國雖說中立,但表明認同俄羅斯對西方促成烏克蘭危機的判斷;至於印度的立場,甚至比中國更傾向支持俄羅斯的烏克蘭政策。就是美國的重要盟友日本,在需要打「俄國牌」抗衡中國之時,會否真正聽從西方對俄政策,也大是疑問。

由此可見,西方要進行的制裁除了可能影響自身,也可能加速金磚國家的整合。中俄為主要持分者的金磚集團,在去年峰會已決定成立「金磚發展銀行」,目的除了是官方的促進經濟發展、降低融資成本,也是減低對西方金融體系的依賴,或說白點,對國際貨幣基金會、世界銀行、乃至亞洲開發銀行等美國掌控的機制另起爐灶。至於具體路線圖,原定在今年7月在巴西舉行的金磚五國峰會決定。

有了克里米亞危機,峰會就有了落實金磚發展銀行的逼切性。畢竟就是這些國家的政治立場不一定一致,也希望一旦面對西方制裁時,能有所奧援。舉例而言,中國要是在釣魚台爆發軍事衝突,就同樣可能面對美國的經濟打擊,所以俄羅斯應對之道,也大有參考價值。當然,以目前國力,新興國家是不足以挑戰美國金融霸權的,但俄羅斯一旦大舉受壓,必然大力催生經濟層面的合縱連橫,說不定可以逼出一些新局面出來。假如烏克蘭危機令G8倒退回G7、卻令金磚國家峰會升格為更據舉足輕重的「B5」,其潛在影響,或會比克里米亞一地誰屬更為深遠。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