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3-10

【輔仁媒體】崔時:從中六Last Day 說友情 (3501)

聖士提反女子中學畢業生曾攀上學校建築物屋頂留影(Wong Hoi Ming 攝)

聖士提反女子中學畢業生曾攀上學校建築物屋頂留影(Wong Hoi Ming 攝)

又來到了一年一度的中六Last day……
這是一個中學畢業生感情最澎湃的日子,也是一個最令人無奈的日子。

近兩年,看到不少中學師弟妹到了這時節,都會紛紛在Facebook post 上一篇又一篇有關告別校園的 note,內容雖大同小異,都是抒發對朋友的不捨、對學校的依戀,或對多年的中學生涯作出總結,但讀著別人的中學生活點滴,總會泛起一種過來人的戚戚然……

在和平世代,尤其是香港這個社會,中學的Last Day已稱得上是個「大型生離死別」的經歷了。所以,剛畢業的中六生,請你好好記著Last Day的每一幕,記著你身邊一張張可愛的笑臉吧!經此一別,有許多同學你是一輩子都不會又或不可能會再見了。放榜那天,或許你們還會短聚一刻,但那光境與Last Day已有天淵之別。那天,你會徹底明白到何謂各安天命,你多年好友是成是敗是生是死,你顧不了,最重要的是自己可否存活。當然,好運的話,熟悉的朋友都考取理想成績入大學,自然會一齊食飯慶祝唱通K;但若然眾人摘星無數,卻有一兩個同伴從中跌倒,又該如何是好?Last Day那個溫馨的氣氛,是放榜日無法比擬的。

也許是身為過來人,現在回頭細想,大概有點明白Last Day那天為什麼同學們會忽然自覺地放開喉嚨唱著一直都避而不唱的校歌;又突然敢於人前分享自己對母校的不捨、感激之情;甚或熱情地與本來不太熟悉的同學擁在一起拍照留念。一切一切當時連自己也無法理解的行為,在畢業後反而開始逐漸有點頭緒。或許人本來就有些許預知未來的潛能,早就預料到人力人情始終敵不過時間命運,多年同窗總逃不過各散東西的一日。所以,Last Day我們都特別著力去抓緊我們還能擁有的東西,那怕是吉光片羽,都希望用眼用耳用心去記著,然後收藏心底。說到底,還不過是用力捏著手把的流沙,再大力都好,沙終究從指隙中溜走。

捉不住的東西也實在太多了。操場、禮堂、走廊、課室、小賣部、校園附的食肆、街道旁的樹林、老師、同學,平時只道是尋常,到臨別時通通都看出味道……

但Last Day最不捨得的畢竟還是相識多年的同學吧。為什麼那麼多人都說中學同學是人生中最要好的朋友,也是最值得保留的人?我想每個人心底都有不同的答案,也肯定沒有標準答案。於我而言,中學同學至所以如此重要,未必是建基於大家相識時間長久之上(有時人與人只要投契,認識一年的朋友可以比認識十年的朋友還要親密),而是彼此皆識於微時,朋友間的相處對性格和價值觀的塑造產生極大的影響。為什麼今天的我會是這個樣子?為什麼我會有這一套生活習慣和價值觀?為什麼我會說著這一句口頭禪?很大程度是與中學同學一同生活的六七年所建立的,我們一同漫無邊際的說話、唱K、食飯、去Camp……許許多多的經歷儘管發生的時候並無刻意作為,但卻潛移默化地影響著對方。今日的我,很可能藏著一部分的你,有著你的影子啊!朋友!

這也是大學生抱怨在大學找不到真心朋友的原因。我們在Last Day時,都是同學眼中不可多得的真心好友,為什麼幾個月後,進了大學卻反而找不到真心朋友,又或不曾被人當作可付真心的對象?說到底,不過是「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罷了,不是大學同學不真誠不真心,只是比起中學同學「不夠」真誠與真心而已。反正,我們在最好的時光,把最真性情的一面都給了中學同學,閒時都寧願約最熟悉自己的中學同學見面,這又怎可能與大學的「朋友」經營一段友誼。到頭來,大學生還是依戀中學,將心力留給中同。既然如此,又何必苦苦追求大學的真心朋友?又怎可能容易找到呢?再者,朋友貴乎交心,如果與中學同學相處較為舒服,又何需庸人自擾,要特意找大學的真心朋友?

這是第一篇,還有很多想就的話,但不知何時有第二篇。

PS: 原本想寫給中六的畢業生,但寫著寫著,都不知怎麼失焦,我也不知道應寫給剛畢業的中六生,還是那些早就畢業的過來人……總覺得友情這種東西很難寫。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