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3-02

【主場新聞】辛婥琳:由華爾街走到矽谷 (857)

我是芝加哥大學的學生。畢業後,我加入高盛投資銀行擔任分析師,負責研究科網股,第一個項目就被分配到Alibaba.com的上市項目。當時是2007年金融市場的高峰,工作量不是你可想像的多,就這樣我開始了每周工作80-90小時的生涯。一天三餐在辦公桌上吃是常事。下班回家倒頭就睡,醒來又立即工作。但更重要的是,學習神速,仿佛像從消防水喉喝水,初出茅廬實在獲益良多。

因為負責科網業,經常接觸到騰訊和Alibaba.com等大型企業的管理高層,令我了解到行業的發展趨勢。接觸越多,日漸發現科技的創新和潛力。

如果明天就要死了

但是,在人人趨之若鶩的金融世界的蜜月期並不持久。2008年年底,我收到老闆從紐約打來的電話,說雷曼兄弟破產。這次地震立刻在整間公司各層面感覺到。隨後的幾個月,公司大幅裁員。同屆的亞洲區同事一個不留,科網股團隊由4人縮減到1.5。那一半就是我!不僅要為一個團隊工作,更被調配到第二個。當時真的分身乏術。資源減少,工作量卻倍增。工時有時接近100小時。

然後我染上了豬流感。臥床養病4周,徘徊在半睡半醒的狀態。健康跌到谷底,卻難得有時間靜下來想想。當時發現在高盛的兩年多,關心的並非股票或金融市場,卻是創新型企業和科技產業。與其看華爾街日報,每天早上第一件事就是讀Techcrunch。當時想,如果明天就要死了,我最後悔什麼?

Move Fast And Break Things

一個月後,我離開了這份高薪厚職開始創業 。由於我沒有任何編程的經驗,所以我必須跟一位程序員緊密合作,但我想,沒有了他,我就如斷了臂的戰士,如何上戰場打場勝仗呢?所以我便開始閱讀關於寫程式的書籍。利用晚上和周末學習了6個月後,開始掌握到程式設計的基本概念。不久後,那個項目也像大多數初創企業,結束運行 。

結束一個企業是痛苦的過程。好像看到自己的寶貝死了,更糟糕的是,是你決定殺死它的。深感痛心和焦頭爛額。如果從那經驗中只學會了一件事,便是,寫程式的技能和理解,是不可或缺的一環。我知道,有一天再創業,必須充分掌握產品technical方面的事情。

為了散散心、想想下一步,去了一趟三藩市旅行。那邊一個寫程式的訓練營Hackbright Academy 正好剛推出課程。在一個full time,400小時的幾個月,學校將初學者從零,訓練到精通計算機科學與Web開發技能。這正是我一直尋找的完美機會!就這樣,我開始了在矽谷的生涯。

那年的暑假每天不眠不休,周末參加Hackathon,即是程式員的馬拉松,參賽者需於三十六小時內比賽寫出最好的app。我又在LinkedIn 總部實習/參觀,在那睡了一晚再與Linkedin的同事作了晨早瑜珈。在Dropbox又宿了一宵,還贏了兩個獎項。畢業於Hackbright,各個Startup大門打開。被邀到Facebook 總部見Final Round,心裡興奮不得了。公司牆上滿是塗鴉,還有寫著不同口號的海報。最記得其中一個“Move Fast and Break Things”,這就是矽谷的精神吧!

串連點點滴滴

從小就很喜歡小朋友,在工餘時間找到義工機會教中學生寫程式。一個學期每星期,教了矽谷一般學生寫apps。

2013年決定遷回香港,希望把矽谷精神—那種熱情、敢於創新的氛圍帶回來。我認為programming將是下一代必須具備的技能,於是我著手設計課程,從教育方面開始推廣。在Google 香港贊助下,我們舉辦了第一屆 AppJamming 工作坊,參加的學生反應很好。就這樣,First Code誕生了。至今教授這班新一代(電子母語一代digital natives)將近400小時,學習速度驚人,創意無限。每次上課備課時,那種「從消防水喉喝水」 、迅速學習的感覺回來了。

很喜歡喬布斯為史坦福大學2005年的畢業致辭:

「你只有回頭看時,才會發現人生每個點滴之間的關係。必須相信,那些點滴,會在未來以某種方式串連起來。必須相信一些東西- 要不勇氣、要不宿命、生活、因緣- 因為相信這些點滴能夠一天連接,會給你信心,即使要遠離熟識的路,也要跟隨直覺走。」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