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3-07

沈旭暉:寫在昆明恐怖襲擊之後:香港的警鐘?

中國昆明恐怖襲擊的幕後案情尚待揭露,兇手與疆獨組織的關連亦待查證,社會譴責兇案之餘,其實不得不問:恐怖襲擊發生在香港的機會有多大?在過去十年,筆者在不同專欄談及這問題不止一次,一直相信香港的恐襲風險是被低估的。這是因為針對西方利益的組織有動機選擇香港,像二○○二年峇里島遊客區大爆炸那樣;針對中國的組織也有理由選擇香港,像二○○八年北京奧運期間香港收到警報;而且香港也不是沒有產生土生恐怖分子的可能,像九一一事件後混水摸魚的「香港拉登」。

恐襲風險較十年前高

然而,過去十年的恐襲風險,還是及不上今天。昆明慘案出現在香港的機會,基於以下因素,恐怕也比九一一事件之時為高:

一、拉登被美國擊斃後,其組織的相關恐怖活動趨向基於「理念」的小規模襲擊,由下而上比從前更明顯,令一些本來不在襲擊頭號名單的地方,也會因為個別人士自行發揮而承受風險。

二、美國「重返亞太」路經之處,都是恐怖分子可能襲擊的目標,因為針對美國的恐怖分子可以此顯示美國的無能。此外,一旦這些地方出現來歷不明的恐怖襲擊,亦可增加中美兩大陣營的互相猜忌。

三、中國民族矛盾持續激化,固然令內地恐怖襲擊風險增加,而隨着和內地政經體系有關連人士逐步掌控香港經濟,香港作為中國境內的國際金融中心,亦容易受反華恐怖分子青睞。

四、香港邊境便捷化,令恐怖分子進入香港犯案、離港逃走的難度都下降,同黨長居接應的可能性亦上升。

五、香港內部環境比從前更「適合」恐怖襲擊,例如港鐵的擠迫程度,已不時引起肢體衝突,只要發生類似昆明的慘案,後果不堪設想。

六、全球資訊革命及智能手機的出現,令恐怖主義傳播恐慌的能力增加,而在中國境內能自由傳播恐慌的地方,只有香港及澳門,而香港充滿國際媒體代表,更是傳訊效果的保證。

七、香港群眾心理承受恐慌的能力,卻比十年前脆弱,隨着社會矛盾日增、劉進圖案一類懸案令各界惶恐不安,只要出現恐怖襲擊,可能出現歇斯底里的後遺症……

雖說恐襲防不勝防,但起碼港人也要在心理層面有所準備,提供公共服務的機構亦應讓員工得到反恐指引。中國各地看到昆明慘案,都擔心昆明會否只是試點,而下一站會否輪到自己。具有更高襲擊價值的香港卻反應麻木,未免令人有所憂慮。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