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3-05

商界關注民調以外 還應捨棄政治特權 (782)

主管港澳事務的政治局常委張德江,在北京會見出席兩會的港澳政協委員並出席座談時,政協常委李家傑的發言,點名批評港大民意研究計劃總監鍾庭耀,並建議設立民意調查基金,以扭轉愛國愛港陣營在民意被動的局面。以李家傑的商界背景(恒基地產副主席),他的批評與建議別饒意義,因為商界予人印象,一貫與政治保持距離,李家傑今次就政治議題明確表態,值得鼓勵;若李家傑的舉措,帶動商界人士投身參政,不但關心民調議題,並參與各級議會選舉,藉公平競爭體現商界利益,對本港政治生態發展會是一大好事。

李家傑倡商會組基金

與鍾庭耀「文鬥」民調

本港回歸前後,政治體制被認為向商界傾斜,商界享用政治免費午餐,即使不參與政治事務,他們的利益仍然得到充分體現和保障。回歸17年以來,本港在政治、經濟、社會等方面都積累了各種深層次矛盾,商界政治特權除了扭曲了政治生態,投射到經濟社會領域,一些深層次矛盾與政治特權也有關係。另外,商界人士就政治議題發言,大多講原則性,籠統而較少針對性,今次李家傑點名批評鍾庭耀,攻擊力有強度,就風格以至內容,商界人士較為少見。

鍾庭耀主持的港大民意研究計劃,李家傑認為經常在關鍵時刻,發布對中央、特區政府、愛國愛港陣營不利的民意調查,客觀上為反對派提供了民意基礎。李家傑的表述,雖然未明言鍾庭耀透過調查為民主派(即是反對派)服務,但是李認為鍾的調查另有議程,超逾學術領域之意,甚為明顯。 李家傑對鍾庭耀的批評並無具體證據,難以驗證指控是否成立,也缺乏討論空間,而討論憑空聯想的批評,看不到有任何積極意義。

李家傑雖然批評鍾庭耀,但是並未提出進一步打擊,只是認為愛國愛港陣營要對症下藥,扭轉民意上被動的局面,他建議設立民意調查基金,由八大商會邀請國際著名機構與中大及科大合作。李家傑的建議,旨在營造民意調查不讓鍾庭耀專美,還有其他機構參與調查的局面。民意調查結果,有助於各個陣營爭奪話語權,現在除了港大民意研究計劃以外,實際上還有其他學術機構做着同類或不同議題的調查,而鍾庭耀主持的民調已23年,在衆多民調機構中,資歷較深,在社會上較獲認同,此乃事實。

李家傑的建議即使成事,在短期內能否建立起公信力,極具挑戰性;建議的動機和目的有討論空間,因為箇中存在政治考量,這樣的調查能否操作和如何操作,從學術角度而言是一大考驗。不過,無論如何,李家傑的建議是透過調查爭奪話語權,性質上屬於「文鬥」,這個手段,放在敵我矛盾鬥爭,戾氣充斥,甚至刀光血影氛圍中檢視,甚為難得,這是李家傑的舉措值得鼓勵的原因。

鍾庭耀主持的民調備受爭議,已非今日始,10多年來,左派陣營對他的批評,斷斷續續未嘗終止,今次面對的批評,只是換了主角而已。14年前,鍾庭耀揭露當局透過港大主事人向他施壓,導致由退休大法官主持獨立調查,時任港大校長與副校長其後離職,被認為與此有關;此乃回歸以來鮮有的打壓學術自由事件,鍾庭耀主持的調查,就是歷經風波走過來的。因此,他對成立民意調查基金之議,表示絕對歡迎。事實上,歷經30多年政治衝擊的港人,對李家傑的建議會樂觀其成,因為民意調查只要實事求是、客觀公正,就可以收集思廣益之效;港人最怕香港淪為一言堂,只有單一聲言,香港出現衆說紛紜,甚至是衆聲喧嘩的面局,港人都不會絕然抗拒。李家傑的建議起碼起到多元、多樣的效果。

不過,鍾庭耀回應傳媒查詢時,表示歡迎任何人討論民意研究工作之餘,把事態與近期的新聞自由事件掛鈎,這個做法值得商榷。鍾庭耀認為市民近期惶恐於新聞自由的打擊,中央政府如何着力撫平市民的擔憂,極其重要,如果把對言論自由的憂慮,擴大至學術自由的空間,他認為是非常不明智的做法。鍾庭耀的引伸不能說並無根據,但是李家傑沒有提出對付鍾庭耀、封殺鍾庭耀,而是建議另起爐灶,與鍾庭耀在民調實務作競爭,這個取態,若非講一套、做一套,就沒有擔憂學術自由會遭到衝擊之理。

商界告別政治免費午餐

一些深層次矛盾隨之消融

李家傑的商界背景,只要其他商界人士,例如八大商會響應,則以他們的財力,民調基金成事的機會很大,能否與鍾庭耀主持的調查分庭抗禮,是另一回事。總之,香港多一個聲音,是好事。商界人士若以此事為切入點,積極參與政治事務,告別政治免費午餐,不再依戀政治特權,憑他們的財力組織參政,填補長期以來政治生態版圖缺少商界這一塊的局面;另外,商界通過公平、公開、公正的競選,取得政治權力,體現和保障其利益,則香港許多深層次矛盾,都有望隨之解決和消融。期望李家傑的建議,是開創香港政治新局面的開始,使政治生態朝着良性互動方向發展。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