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3-15

【輔仁媒體】kris:有一種關係,叫做莊員 (9143)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gooxoo)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gooxoo)

首先,筆者今天正式落莊了,一年莊期說長不長,「忙碌」二字彷彿是對過去一年半的時間而言最好的概括,無時無刻都在忙,有時忙到連自己也迷失了。

萬事皆有因。可能你崇高到想爭取理想,也可能只是想找十數人柴娃娃過豐盛的一年。其實無所謂的。我相信各位有意上莊的都會有自己的理由,而諮詢大會裡不少人都應該曾被問及這類問題。說真的那份初衷確實是非常重要。筆者當年就只憑著一股傻勁,一個單純的想法而立心上莊:想「尋找一片屬於自己的地方」-這個念頭迄今未變,而我亦有幸能在上莊這段日子裡,兜兜轉轉,最終也能夠達成這份看似矯情的初衷。

關於上莊,可以拿出來說的東西太多了。然而若想大費唇舌辯論有如「中學生不應談戀愛」般講到口臭的上莊弊多於利、要討論公開諮詢如何折磨人、又或是要全盤否定上莊認為是浪費時間blah blah blah的也悉隨尊便。也請行開一邊。

反正今次我只想寫有關莊員的事。

莊員是一種很特殊的關係。有人形容是好朋友加工作伙伴又有點像家人的混合體;有人會視為出Pool對象;也有人會喜歡那種10數個人小圈子的感覺。上過莊的都知道,莊期裡小如GM大至Ocamp,與莊員相處的時間多到簡直… 「莊員究竟是怎樣的人」,這個問題沒有人會有絕對的答案,not even 老鬼。依我看,莊員根本就是whatever you want it to be. 但無論是哪一樣,總之就是熟,很熟很熟,很熟的人, and I can’t emphasize it more.

無人會話到俾你聽你點先叫對莊員好;無人會同你講幾時應該為莊員做些甚麼;無人會話你聽為左莊員你應該去到幾盡-好多時候我地靠的,就是那份自覺、那份真正關心莊員既impulse。

莊員與大學裡認識的其他人不同的地方,在於莊員之間有一份義務,去接受和包容對方。做Project遇上Free Rider,大可以臭罵幾句拂袖而去,從此你我天各一方;莊員潛莊了,難道從此當支莊少一個人?又例如,莊員做錯事、說了些屁話、意氣用事大發脾氣也好,他們還是你的莊員,你也總不能像對著普通朋友般一句「話不投機半句多」拍拍屁股走人。

說到底,當初是你選擇了跟這個人組莊成莊上莊,至少對我來說,我有責任無條件back up你。說得誇張點,無論是與非,我第一個反應怎樣也是企係你個邊。況且「家醜不出外傳」,很多莊裡頭發生的事,特別是壞事,很多時候都不為外人道。為的除了是保持其他人對支莊的形象,更重要的可能是我們在等候一個時機,一個讓莊員知錯改過的時機。

正正因為你是我莊員,有好多說話我只會同你講,而也只得你先會有共鳴;
正正因為你是我莊員,我不願看見你獨自一人悲傷;
正正因為你是我莊員,無論誰對誰錯你發脾氣我地會即刻搵返你氹返你;
正正因為你是我莊員,做錯野我鬧你唔落;
正正因為你是我莊員,有人話你我會第一時間維護你。

很像男女朋友是吧。

原來,比起拍拖,對莊員的包容可能需要更加多。

聽上去,莊裡好像都很理想國吧。但如果我跟你說上莊一切都是美好的、莊員之間日玩夜玩才不會不和譜呢-那才真正是deceiving.

不是每一支莊都是大團圓結局、都會「齊上齊落」。不論上莊前的你我他如何信誓旦旦,有人的地方就會有是非,需要合作的地方就會有磨擦,這是所有現莊/有意上莊的諸位都要有心理準備的。但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若能及早發覺,而又有心挽救的話,問題是絕對能夠解決的。

筆者就曾見過在一年莊期過後,有的莊半支和半支反面,結果莊聚永遠只有6個人;有的莊支離破碎,形同陌路;有的莊由年頭鬧交鬧到尾,落莊後各散東西;當然亦有些令人感動,有定期莊聚的,有變成一pair一pair的,有的過了很多年仍然會每年相約到公開諮詢大會裡見面。

我不敢說我們在這年莊期裡無風無浪,莊員之間的感情也不是由頭好到落尾。說真的,其實我們這支莊遇過的問題還不算少-我們Faculty裡頭發生的各種磨擦更是多不勝數,大家也有同感吧。

But the thing is, 你知道莊員會認真會緊張會嬲都只是為了支莊好、你知道有部份莊員會做莊務做到特別夜特別辛苦特別燥、你又稍稍知道有莊員近排過得堅唔開心、又或者至少你肯去體諒莊員,就會知道a little quarrel never kills nobody, 反而過了一段時間,會發現莊員之間又多了一些共同回憶、又多了一份心照的默契。我們控制不了莊內所有人對支莊的投入度,也不能要求別人跟你一樣重視莊員。一支莊裡一團和氣固然是好事,有心病的也只能感嘆為時已晚,大概也很難因為某個人好想支莊齊齊整整而強行粉飾太平。老套講句,能夠成為彼此的莊員也是一種緣份。走在一起不容易;共同走過一年莊期的更不容易。沒有人能保證你支莊能一直好到落尾,但我相信種瓜得瓜,種豆得豆,你放了多少心思時間落支莊度,別人有眼睇之餘,自己亦會從中得到多少。

最後,在此引用一句我經常對我今年上莊的師弟說的話(其實也是我們中學裡的座右銘):

不要問莊員可以給你甚麼,要問你自己能為莊員做些甚麼。

說到底,是奉獻。

完。



原文連結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