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3-11

【輔仁媒體】M.Ho:大學生存法則:揀組員 (1126)

(玉蝴蝶攝)

(玉蝴蝶攝)

如果要用一年時間看透一個人的話,那麼一次分組報告就是考驗你的相人之道是否到家。

古語有云:「做project自己比任何人更可信」,揀組員真是一門重要學問。及早未雨綢繆,預知誰會跟你上同一堂tutorial,比任何人更早揀人,當然是好事。能夠與成績不賴的同學一組,更是GPA的信心保證。可世事總不盡人意,你永遠無法得知所有人的功力,甚至之前從未聽過這個人的名字。稍不留神揀錯人,輕則組員深潛三萬尺,然後自己做到爆肝為止,重則下個學期再和你那討厭的教授打招呼。你要是緊張爛grade與否的問題的話,第六感自然大派用場。寧可信自己,總好過sem尾徒傷悲。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這個道理同樣應用在挑選組員的抉擇之中。一般而言,大體上要注意三種人:偉論家、Free rider和朋友。偉論家看似得把口,沒什麼威脅,可共事也,其實不然。正因為偉論家愛把「啊媽係女人」的道理無限延伸,加上愛於表現自己的「學問」,使得組內工作的效率嚴重拖慢,有時偉論家甚至為了令自己的意見被採用,不顧其他組員而強行改變報告,使得組員無奈叫苦。每一組tutorial都總有一個偉論家,而且容易被他們的語言偽術般的包裝所矇蔽,得要格外小心。

至於Free rider, 以「奇行種」來形容他們的工作表現則最為不過。開會遲到早退不在話下,好一點的話還會分擔一丁點的工作,不然的話基本上你只會在第一次和最後一次開會才現身,還補多一句:「我地有咩要做啊?」,結果當日只說了That’s the end of our presentation一句說話就退場,面皮比地殼還要厚。但即使在文字報告分擔那一絲的責任,不代表無需留意他們的工作質素,筆者曾遇上一個「奇行種」,字數不足之餘更有四成直抄維基,若果沒及早發現,恐怕不堪設想。除非早已見識過那人功力,否則Free rider比偉論家更難察覺,更容易中伏。

「喂唔係呀嘛,朋友都要留意?」是的,這是現實。筆者並不是指不該和朋友一組,與益友同組當然可增加工作效率。但損友卻可拖累全組,令報告變成慘戰,當然,要是視GPA如浮雲的話,這倒無關痛癢了。原則上損友可有Free rider和偉論家的元素,但使出友情牌才是致命因素。友情歸友情,工作還工作,說起就易,落地倒是另一回事。朋友旨在吃一頓免費午餐而打出友情牌,即使有保留,為免得失,十居其九都只能勉強接受,換來的卻是一個C-,或者爆肝。輪到你選擇接受嗎? 可以的,斷交吧。

這是現實。大學就是一個現實。小人當道,挑選工作拍檔困難重重,累死你的人大有人在。若果揀組員這個如此重要的過程也做不好,更別論上莊找工作。因為連打量別人-這個大學生存的基本法則-也做不好,又如何在這瘋狂的社會生存?大學裡, 社會裡,偉論家、Free rider到處皆是。它不僅是學習場所,更是學懂生存的最後一站。過站了,只能祝君好運。只有學懂生存,才可學懂生活。只有懂得現實,才可活在當下。



原文連結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