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3-14

【主場新聞】Edkin:「玩謝」王維基?這只是開始。 (2060)


以前在顧問公司工作,經常要和不同政府部門交手。屋宇署房屋署土力工程署,各家都有自家要求。一份圖則要過關斬將,取得批文工夫一點不少。不過麻煩歸麻煩,政府部門的要求始終有例可循。街外的顧問和部門的阿Sir 基本上都是看著同一份作業備考做事,準備圖則的和審批圖則的都有共同理解,做起事來彼此都不會差太遠。以衙門為對手,巧妙之處在於掌握取得批文的基本要求和底線,內部的阿Sir只負責按章把關,確保顧問公司提交的東西合乎要求就好。大家相處的原則簡單明快: (阿sir)唔阻人發達,(顧問)唔好累人孭鑊。

「唔阻人發達   唔好累人孭鑊」

阿Sir打份皇家工,薪高糧準假期多,有老廉同審計坐頂,返工只需跟足規距,完全無必要同你傷腦筋。有時有啲灰位想阿Sir唔好執得太正,阿Sir笑一笑,同你講句「咁你都要我有ground去說服我個Chief 至得」。衙門看來硬似石頭,其實換個方向,只要顧問公司遞交的圖則符合政府部門的要求,政府亦冇理由唔批。有些熟練的顧問公司,甚至認為比起要求更嚴苛更難捉摸的公用機構和算死草的發展商,有節有理的政府部門其實不難應付。

香港令人放心做生意的地方正正在於政府運作的這一套制度。手續繁複不打緊,最緊要是有章法可從。手續花時間也不怕,至少可以有預算。與政府交手,多少還算公平公正,也不用要誰說了才算。在公平基礎之上,成功失敗也是心甘命抵,與人無尤。以前政府沒有使橫手嗎?有,但很少,而且低調。手下按章做事,自己絕少插手。若非如此,怎可以保存到大Sir行政的威權?以後還有人服從制度?

這正是從前英國這個海盜王國的管治智慧。要保持一個地方長冶久安,則必要讓領民服從於制度,而不是只服從於某些人物。規則萬古不易,人卻隨時可換,香港版的鐵打衙門流水官就是這個意思。一個制度縱有漏弊,只要原則公平,大部分人還是會選擇跟隨。而負責執行的公家人員也樂於守衞這一套有信服力的制度,行政暢順的基礎就在此其中。

港府理念恐已崩潰

但是這兩年以來,直至香港電視再被通訊局ban,香港的政府運作理念恐怕已經全盤崩潰。一向以來政府的阿Sir 可以政治中立,因為可以放心按章做事。只要市民,公司,顧問,whoever,跟足規程申請,政府負責人員查實無誤之後必須要放行。而今時今日部門都有「限日回覆」的服務承諾,就算刻意拖杳亦不超過十多二十日,若然理據不足又刻意拖延,還很可能被申訴專員和審計署盯上,成條line 由下至上不得安寧。如此說來,港視最初的申請批核期長達三年根本就是有嚴重疏失,而不發牌給港視則完全違背公務員的工作原則(規則跟足,卻照樣不批?)。再到如今以什麼超過五千個什麼「處所」為藉口迫港視先攞牌再廣播,已經是赤裸地去到「X你,我就係唔X俾你」這一種極為下作的人治干涉了。

先不理合該忿怒的王維基,有沒有人想過負責寫顧問報告的,和檢閱申請的人員有什麼感受?白做幾年工夫,最後老細個老細個老細一句話就要自己作個連弱智都唔信既藉口去ban 人?港視之後走去做司法覆核,個官對住如山一樣「應該發牌」的證據,政府不是叫法院無法落台?以後阿Sir 審核申請,重要等高高高層加句yes or no,個政府重可以點運作? 港視碰釘,咪以為唔關你事。

今日王維基  明日你與我

一葉知秋,香港從此重回人治方式;王維基今日可以攞唔到牌,明日任何人都可以莫名其妙的攞唔到食肆牌,酒牌,排汚牌,噪音牌、、、那麼顧問公司還有什麼工作?一般平民又可以怎樣做生意?不服氣?今日也許還會費神找一個kai 爆的原因去推搪,將來可能索性屈你非法肛交或者斬到你收皮,反正這個政府已經粗暴到不顧儀態。這種使橫手的運作,必然鼓勵以不公開不公正的關係手段去謀取利益。到時要先付一大筆誠意費去某經理才有機會見工,要先孝敬校長主任才可以考名校又有什麼奇怪?你難道以為這一切離你很遠?

香港過去幾十年建立了這種有本可依的制度,有效抵抗了貪汚或者人治的不公。這種文明制度亞洲少見,是香港之福。只是香港人幸福了好幾十年,以為這種制度應該必然。現代的香港人在自由公正的空氣中活久了,好像已忘記香港也曾如一河之隔的內地,上上下下統統是汚煙瘴氣。 繼續漠視或忍讓吧,今日維基,聽日到你。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