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27

【輔仁媒體】Fava Bean:香港為何竟容不下一個農夫? - 兼論香港本土農業的 潛能 (5508)

太陽報截圖

港大學生在宿舍種植大麻被警方拘捕,令我非常難過:為甚麼香港警方不包容一下他?香港從甚麼時候開始,變成這麼一個冷血,無情,不包容的城市?

舉報他的人居然是堂友。大家都是李兆基人,何必那麼絕情呢?他做錯事只是宿生內部矛盾,你勾結外部勢力(警方)傷害Hallmate,製造敵我矛盾,居心何在?在簡單粗暴地報警前,你明明有更多較文明的選擇,比方說勤喻他不要種大麻,教育他種大麻的壞處,告訴他買大麻的地點,甚至幫他拔光那些大麻,他真的不聽勸才報警處理。

舉報者也得設身處地想一想,如果你是種大麻的人,你希望被人舉報嗎?再說,他若不是弱勢,怎麼會鋌而走險種大麻?你為甚麼不體諒他的處境?難道他想犯法嗎?人家也不想的啊!

當然,我不能排除,舉報者是眼紅他的成就。平平大家都是港大生,現在他種大麻了,發達了,舉報者心理不平衝,於是拿點小事大作文章。心理真陰暗。Come on James,可不可以成熟一點呢,現在香港地產霸權橫行,除了種大麻,還有甚麼致富方法?與其站在道德高地上,抱著嫉妒心態指責他,倒不如和他一起種大麻,這麼才不會讓自己被邊緣化。人人都有自己自主的方式去賺外快,沒有誰比誰更高尚,你凶神惡煞報警抓他,贏了道德,輸了錢途,值得嗎?

你舉報得他一個,明天依舊有其他農夫種大麻。你有報警的心力,為甚麼不把矛頭對準國際毒品交易體系,而是大鱷唔打打蝦毛,向弱者抽刃?他只不過種了幾棵大麻,跟毒販比起來,他才是弱勢,他才是受害者啊!我要用同樣的問題喆問警方:你有拘捕他一個人的心力,為甚麼不幫墨西哥警方追捕毒梟?他們才是罪魁禍首!香港的福澤是建立在其他地區的不幸上的,現在香港吸毒問題不算嚴重,墨西哥人的需要比我們大得多,香港警方行有餘力,為甚麼不幫助他們?聯合這位可能有毒販Contact的大學生,和他一起打擊國際販毒霸權,才能把矛頭對準體制!

有些死認法律的人認為,種大麻就是違法,報警有何不可?記住,法律不總是合理的。跟你講地點,大麻在部份美國洲份合法,吸大麻是種文化,你為甚麼不能包容這種文化差異?跟你講時間,幾百年前的大麻也是合法的,以前種大麻和現在種大麻,有本質上的區別嗎?跟你講倫理,大麻都種到一半了,你忍心讓他們與養育自己的園丁分離?罪不及連坐,大麻是無辜的啊!米已成炊,為了保護大麻,我們難道不能等犯人把大麻種至成熟期才拘捕他?

退一步說,就算種大麻犯法,法律也不外乎人情,為甚麼不能給他酌情權?諾大一幢李兆基堂,難道容不下區區幾株大麻?地產霸權的魔爪居然伸向學術聖殿,連大學生在宿舍實施農耕也不許,可恥!再說人家又不一定是蓄意種植大麻,說不定他種的小麥基因突變成大麻啊,你憑甚麼未審先判,說他有罪?

當你用一隻手指指著別人時,別忘了三隻手指正指向自己,只有連祖先也從未犯過錯的人,才有資格指責別人。你敢保證你的先輩中沒人種過大麻嗎?就算他們沒種過大麻,也肯定種過田,白菜和大麻,有本質上的區別嗎?你只吃過白菜,根本沒嘗試過抽大麻,你以為你很了解大麻嗎?你有甚麼資格批評大麻?說穿了,你們還不是因為大麻的特殊身份,反應才如此激烈?

或許我們應該本著更開闊的心胸,更彈性地去處理這件事。香港本土農業式微,迫使中国同胞用農作物救濟我們,為了不再麻煩衪們,我們應該獎勵而非拘捕嫌犯,向他請教在舍堂種植作物的技術,於各大宿舍,甚至街頭設立農田,名副其實在水泥地上種花,種出來的農產品絕對不會銅超標,收穫豐足時還能反銷中国,讓同胞也吃上安心菜,感受低銅蔬果的可愛。我們還可以把農田劃為公共廁所,有需要者可以就地方便,從此人們再也不怕在鬧市找不到廁所,香港既贏得包容美譽,又獲得免費有機堆肥,而且以後中国人說「如果不是我們中国,香港早就完蛋了」的理據中,除了從香港購買貨品,及販賣貨品給香港外,還能加項「如果不是我們的屎,香港人早就餓死了」,如此促進中港融合,照顧同胞感情,不是椿一舉多得的美事?

這件事明明有許多更好的處理方式,港人卻選擇了不包容,叫我失望頂透。種大麻固然違法,但警方過激的拘捕反應,港人亳不豁達的乏容人量,才是更大的不文明啊!

(編按:一睇就知係潮文啦~ 你唔係當真呀嘛~?你唔係睇緊《星期日明報》呀~)



原文連結



1 comment:

FavaBean said...

謝謝share,請支持本土農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