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08

庫斯克:必要的沉默:那夜我看著女兒男友被秒殺 (23062)

今天發生了一件事情,當時我曾經想力陳己見,最後選擇了沉默。我認為沉默是必要的。

做了幾十年人,不經不覺,女兒已經二十有四,婷婷玉立。她已經不是那個每天都會向爸爸撒嬌的小女孩,大學畢業之後,她交了個男朋友。她說那男孩子是朋友的朋友,好像是做什麼製作公司的。我不太明白製作公司即是做什麼,總之女兒喜歡就行了,畢竟這個年頭,年輕人有自己的世界。

上星期女兒說要帶男朋友回家吃飯,讓我們見見他。我和太太都贊成,畢竟給我們看看他是個怎樣的人,我們會安心一點。女兒唸大學的時候談過兩次戀愛,不過沒把男友帶回來給我們見一下。這次帶男友來見我們,也許她這次是認真計劃將來了。想到這裡,不期然幻想女兒將來結婚的樣子,我會挽著她的手進教堂,把她交給這個女婿,之後她會生兒育女,我這個外公帶外孫去公園玩耍。到那時候,我已經是個退休老人了,人生啊,真是南柯一夢….

等了一個星期,這一天終於來到了。女兒挽著這位男孩回家,他名叫英秀,這個名字很奇怪,不知是不是因為他的母親看得太多韓劇,所以給兒子起這個名字。英秀外表頗斯文,見到我們有點靦腆,不過算是有禮貌,似乎是個好人。他工作狀況如何?將來有什麼計劃?這些問題還是留待吃飯時談吧。

開飯了,話匣子由太太打開,她說到第四句便問到原來他住在觀塘的公屋。那一刻,我感到飯桌上的氣壓頓時急升,太太的面色出現了微妙的變化,做了廿幾年夫妻,那種微妙的變化只有我感受得到,我的防御機制立即啟動,把嘴邊的話吞回肚裡,關於他的學歷、工作、家庭狀況、人生目標的問題,全都像梁振英的港人港地一樣不存在了。那時候,我只希望可以安安樂樂吃完這頓飯,所以默不作聲,自顧自的吃。

女兒見氣氛不對路,想把話題轉到英秀的工作。他原來跟朋友合資經營製作公司,我對這個行業沒什麼認識,我猜那是替人拍結婚照那種吧。我想問他的時候,太太亳不客氣的一句「那即是藍領啦」,像《三國演義》裡面曹操煮酒論英雄時嚇得劉備掉下筷子一樣,幾乎把我們三人也嚇得掉下筷子,劉備是假裝的,我們是真心受驚。

其實住公屋也不是大問題吧,我和太太小時候也是在公屋長大。我認識不少住在公屋的人,因為租金平宜,儲蓄不少,甚至能夠買樓收租。整件事的重點是這個男孩子有沒有能力擔得起一頭家,他住公屋,九成機會是跟父母同住,那麼他應該有能力儲錢吧。我唯一不希望見到的是,他將來要我的寶貝女兒跟家翁家姑同住,所謂「相見好,同住難」,同住一屋,女兒一定吃苦。一個男人的潛力,不在於他的家底,而在他有沒有志氣,怎能夠一聽到人家住在公屋就變臉呢?難道要女兒找到個「成功須父幹」的自以為是的富二代就是好?

那時候,我想開口說句公道話,就算不是替英透解圍,也算是打個完場。可是當我看到太太目露凶光的時候,我知道我只有一個選擇,就是保持沉默。魯迅曾經說過,我們永遠無法弄醒裝睡的人,而所有已婚男性都知道,在所有家庭裡面,我們永遠無法跟黑面的太太講道理。為了今晚可以安睡,我認為沉默是必要的。我能夠為這位可憐的小兄弟做的,就是夾菜給太太,為他爭取寶費的三秒,讓他思考一下對策。

可是,這少年也許真的太年輕了,他就好像經典日本名著《北斗之拳》裡面被男主角擊中的人一樣,目定口呆地等男主角提醒他一句,「你已經死了」。

太太變臉還未夠,還說那碟雞不新鮮,叫我把雞冷藏。雖然我很同情這位小兄弟,但為了這頭家,我只能像那些建制派政客一樣,硬著頭皮死撐下去,支持特區政府的荒謬施政。

當我回到飯桌的時候,太太已經躲回房間裡,那等於下逐客令了。我不是李斯,犯不著來個《諫逐客令》,於是輕描淡寫跟女兒和英秀說句「繼續吃飯」,快快吃完了事便算。餘下的晚飯,鴉雀無聲,只有電視傳來《東張西望》狂踩香港電視的旁白。

看著這個一臉茫然的年輕人,我由衷希望他會因為這頓飯而燃起鬥心,把製作公司愈做愈好,幹出成績來,讓這個曾經看不起他的伯母跌眼鏡。可是現在這個時勢,一個白手興家的商人落足功夫創辦一個電視台,也被政府耍弄到體無完膚。我真的不敢說香港還是個能夠獎勵創業精神的地方,我只能祝這年輕人好運。

video(圖片連結:kurskHK.net Facebook Page

連結:公屋潮文短片

創作靈感:

2014年HKDSE中文科作文題目1:

今天發生了一件事情,當時我曾經想力陳己見,最後選擇了沉默。我認為沉默是必要的。」以上是文章的開首,試以「必要的沉默」為題,續寫這篇文章。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