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11

【熱血時報】玉蝴蝶:輕鐵車廂:沒有普通話廣播的淨土 (962)


那是一種久違了的親切感。

搬進新界快要一個月了,以前一直居住九龍,幾乎沒有搭過輕鐵。不,應該說,在搬入來以前,幾乎不會踏足屯門、元朗、天水圍,就算因有事要遠征大西北,都只是坐巴士出入。

直至舉家遷居到屯門後,輕鐵才開始在我生活裡出現,而且次數頻繁。輕鐵,漸漸成為了我的主要交通工具。驟然而來的新鮮感,來自開放月台,以及接駁社區與社區間的路軌。車廂泛著簡陋的黃,卻富有人情味。

我愛上輕鐵,卻說不出個原因。直至有一次,在車廂內,我放下頭上的 Headphone,報站廣播隨即傳入耳中:


「請緊握扶手。Please hold the handrail tightly.」

「下一站係屯門碼頭。Next stop is Tuen Mun Ferry Pier.」

「請小心車門。Please mind the doors.」

我沒有聽錯,後來也確定了這架車廂不是特例。輕鐵的車廂和月台,都沒有普通話廣播。乘坐輕鐵,一邊聽着只有廣東話和英語的廣播,一邊望向窗外的風景──沒有摩天大廈包圍的地區,卻有騎單車上學的學生。突然,好像時間倒流了15年。這是一個,屬於香港人的香港。

屯門市中心和 V City 也有不少神,但我卻很少見到他們拖搭輕鐵。大概輕鐵路線對他們來說太複雜了,畢竟我搬來後也花了一段時間搞懂那縱橫交錯的路線圖。而且,輕鐵沒有接駁到任何邊境口岸,對其他國家的旅客來說,輕鐵就像不存在於香港一樣。前往羅湖,他們會搭巴士,或由旅遊巴像運豬一樣把他們送到這裡購物,然後即日送返大陸。正正因為沒有旅客,即使輕鐵沒有普通話廣播,也鮮有聽聞有大陸人會投訴。

問過身邊從小就居住在屯門的朋友,他們說也許是因為這區不算是旅遊區,所以沒有普通話廣播也可以。

執筆之時,我正乘輕鐵歸家,望着滿是空位的車廂,發現原來一個城市不必為着旅客而建成。對於這裡的居民來說,廣東話和英文,就已經足夠了。我從沒想過,如此靠近邊境的地區內,這個接載居民的交通工具,是這個城市裡僅存未被污染的淨土。


(本欄逢星期四刊出)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