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07

【am730】陳雲:教育官僚推動普教中 (472)


普教中違反語言教學效益,為何學術界、教育界(如教協)不大力反對?香港學童即使依靠普教中而獲得高強普通話能力,不見得有利於中港貿易或服務,投入巨額師資培養並締造人工語言環境,並不符合商界利益,為何商界不反對?中共在大陸推普,但它無意將香港的中文習慣變成大陸一樣,這是不利於中共的,這可以從中資機構(工會、國貨公司等)、中聯辦刻意使用正體字及古雅中文得見。
一般家長基於蒙昧,迷信普通話教中文可以增強中文寫作能力,而當小學或學前教育的普通話及漢語拼音班,是多元智能的一部分,與奧數、公文式、兒童讀經班、西班牙話等教育增值課程無異。由於教育局及語常會則供應大量資金推動普教中,很多家長只是被動享用公共服務的一群愚民。
香港學校用普通話教中文課,逐漸過渡到所有科目(英文科之外)用普通話教學,與殖民地時代用英語教學,其目的同出一轍:挫折香港兒童的理性思維及感性表達,令其脫離本土環境,空出香港主體,接受境外的權威領導及知識灌輸,造就愚民,方便臣服。只是英國殖民者留有餘地,英文教學只是限於精英學校,也是限於術科,英文學校也刻意保存中文科及國史科,其餘學校則任由雙語夾雜或中文教學。殖民地的華人精英,在理性上崇尚英國,但感情卻保留王朝傳統的華夏文化,折衷中西,這正是殖民政府需要的管理人員。英國在香港推動寬鬆雙語教育,用意在此。
九七之初,董建華政府忽然推動「教育改革」,將寬鬆的雙語教學傳統轉為兩文三語,引入普通話這種不必要在政府語言政策言明的口語,隨後推出強制性的母語教學與英語教學的學校分流。之後,暗中用資助方式,推出小學及初中的普教中。
香港特區政府脫離英語教學,是因為領導層不能維持講英語的英殖精英身份,他們於是脫離香港式的廣東話及古雅中文傳統,投向普通話及共黨中文傳統,因為過去香港的中文傳統,是由英國殖民政府庇護的華夏王朝延續,它並無香港的主體。民國或中共的大陸已改用白話文及國語(普通話),一旦英國人撤離香港,香港特區政府便需依賴北京的語言權威。普教中,是香港政治依歸對象的改變。
普教中將香港兒童的語言理性發展,從家庭及生活現實之中抽離,放在官僚控制的學校之內,其中衍生的教師培訓及證書取得,教育產業的繁衍,乃至兒童教育失效之後衍生的補救,全部令香港的教育人員得益,造就教育產業,於是教師明知政策戇居,也無意反抗。(待續)
周一刊登

 文化評論人,德國哥廷根大學民俗學博士,
《中文解毒》系列作者。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