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17

【主場新聞】阿Mo:神奇隊長的一滴涙 (937)


4月13日,曼城在晏菲路決戰利物浦,賽後被談論最多的,除了英超爭標形勢,便是一滴水--在謝拉特眼裡流出來的那一滴。

那一滴似有還無的淚,觸動了無數球迷的神經,有敵對球迷嗤之以鼻,訕笑英超奬杯花落誰家言之尚早,也有不少因而給予同情分,「謝拉特值得捧走英超。」

是的,作為球員,謝拉特在球會層面,幾乎甚麼奬杯也贏過了,家中獎牌櫃藏品豐富,唯獨有一角空了出來,那是預留給聯賽冠軍獎牌的位置。

雖然同屬紅軍local boy,但他跟加歷查、奧雲等隊友不同(他們加入紅軍前是同市宿敵愛華頓球迷),謝拉特自幼已是紅軍球迷,帶領球隊重奪聯賽桂冠意義非凡。作為頂級球員,他極度渴望奪冠,在心灰意冷的一刻,車路士的巨額合約曾放在他跟前,思前想後,他還是婉拒了摩連奴的美意:「在利物浦拿一次冠軍,必定較在別的地方拿五次、十次感覺更爽!」

然而,他那滴著名的涙,絕非單純為着這隻大耳杯。

25年前的4月15日,96名到錫菲聯希斯堡球場為紅軍打氣的球迷,一去不返,最年輕一位,叫做Jon-Paul,對,他便是謝拉特表哥。

有說他是謝拉特的表弟,有説是堂兄弟,都不對,他全名叫Jon-Paul Gilhooley,享年10歲,那年史堤芬才8歳。

我們都有兒時玩伴,自己兄弟姐妹,加上表+堂兄弟姐妹,一大堆小朋友,每天玩過不亦樂乎。Jon-Paul與史堤芬就是在利物浦市一個小社區出生,在一個熱愛紅軍的大家庭成長。每天一起踢着足球,周末輪流到晏菲路睇波,跟市內大多數支持紅軍的男孩一樣,懷着終有一天當上利物浦球員的夢想,直至那一天。

他們家並不富有,幾張季票輪流入場,孩子不能掹衫尾,也要買票。那天Jon-Paul兩名叔父最初未能為他買票,他生氣得去了泳池游泳,臨開波前三十分鐘,終於張羅到票子了,歡天喜地折返的Jon-Paul卻一去不返。

這件事在小小史堤芬心上,印下巨大烙印,他知道,他也可能是Jon-Paul,就是這一㸃㸃落差,背景如此相似的兩名男孩,命運出現翻天覆地的變化。從此,他比以往更努力、更專注地踢足球,因為他實踐表哥心願,成為紅軍一員,帶領心愛球隊奪得一個又一個錦標。在他而言,一切理所當然,"I have to play for Jon-Paul's part."

每一年的4月15日,他都會到晏菲路出席希斯堡悼念活動,為亡者,為遇難者家屬仗義執言。他曾對姨姨,即Jon-Paul的媽媽說,我不會忘記Jon-Paul,「沒有他,可能便沒有今天的謝拉特。」

在希斯堡事件25周年前兩天,戰勝奪標大熱曼城,出道以來,聯賽冠軍從未如此接近謝拉特。奔馳16年,抑壓在他內心深處的渴望--為Jon-Paul贏得聯賽冠軍,終於有望實現了,想起這位兒時玩伴,以往代表利物浦或英格蘭無論輸贏總能保持冷靜的謝拉特,激動難抑,流下球員生涯首滴男兒淚。

在香港遙控睇波,多數人只在乎賽事帶來的90分鐘刺激和歡愉,常忽略了當中的人與事,作出片面、武斷的詮釋,其實球場以外,精彩的事情多著呢。

 

作者簡介:曾在《經濟日報.足球GO!》工作多年,自幼與各種運動結下不解緣,業餘曲棍球運動員,自五歲開始成為利物浦球迷,YNWA。​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