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19

【熱血時報】馬駿朗:勿奢望中國人會幫你推翻中共 (724)



不少人說,中國人都有一個底線。中國人要革命,要反共產黨,必須要生活劣化,而直至陷過這個底線,才會有足夠的憤怒,跟執政者死過。但我問道這條分際是什麼,所有人都答不到我。

自中共1949年建政而來,大躍進、三反五反、延安整風、文化大革命……一場又一場的浩劫,在中共治下源源不絕。

三面紅旗時期,人民公社的幹部隨便打人、罵人、捆人、吊人、扣糧、鬥爭、敲牙齒、針縫口的極刑無日無之。可憐的人們沒飯吃,吃草、吃泥巴、喝尿、吃牛屎、灌大糞。餓的不行,就吃尿澆大的灰灰菜,結果都得浮腫病死去了。有的還吃自己的小孩,把娃娃肢解了,才痛快地吃上了一頓肉。

但是他們為什麼不造反呢?《人民日報》行浮誇風。中國人活在大躍進的自我欺瞞之中,都說自家村窮,只是個別情況。國家其實都很富庶,公社「肥豬賽大象」,「畝產三十萬斤」。科學家錢學森說根據太陽能量換算,中國的稻米產量可以是英美國家的二十多倍,所以有了後來超英趕美的「農業衛星」。

有人問,中國人是傻的嗎?最基本的常理他們喪失了嗎?他們到底是個什麼人種呢?自己個肚醫不飽,卻依然可以毫不懷疑地相信如此荒謬絕倫的官方喉舌,其愚昧奴化的程度,可謂人類歷史上可謂是空前絕後。是時候造反了不造反,卻還變本加厲地擁護中共。明知道自己在中共幹部的虐待下一命嗚呼,也不願意同惡魔拼命,只是不斷為虛無縹緲、衰敗混亂的新中國建立而唱頌。

即使到了今天,中共政府在馬航事件軟弱無力,家屬竟依舊可以真心哭喊:「社會主義好!共產黨好!……」高耀潔說道,她給愛滋病村裡一個快餓病死的農民送藥去了,農民看見高醫生,第一句話就是:「是不是毛主席叫你給我送藥來了?」 好了,接下來,中共鬧「文化大革命」,令華夏文化徹底付諸一炬,道德倫理敗壞到可以子女和父母相批鬥,令人對中國人的民族性再次瞠目結舌。國家生產停頓,天天香港的深圳河不是大批的偷渡客,就是無盡浮屍,總之成條河十年沒有一天不是紅色的。曹長青說過,林林總總,保守估計,中共執政這幾十年荼害了八千多萬人民的性命,是二次大戰的兩倍還要多。洗腦、對人性的扭曲……這麼多人禍,都不足以令中國人揭竿而起。直到毛澤東死那日,文革才宣告結束。

又有人說,只有中共內部有矛盾,是中國人反抗的唯一推動力。的確,改革開放後的六四運動,就是中共內部的撕裂,學生領袖吾爾開希的父親便是蘭州軍區空軍軍官,學生悼念胡耀邦,要求中共實行民主自由、反貪污官倒。但不可否認的是,八九學運是奴隸大國的一個奇蹟。但結果很明顯,中共內部的分裂令中共更加強勢,坦克車出動了,就令中國人普遍噤聲。

筆者覺得恐怖啊,六四這麼大的事件,在中國境內竟再無人知曉。尤其八十年代出生或往後的,完全不知道有這樣的事情發生,這說明他們上一輩根本沒有把六四故事告訴他們的晚輩。這些中國人,過去支持六四的赤誠蕩然,人人已徹底變成行屍走肉,完全活在物質功利主義的冷漠之中。可以好肯定地說,由中共內部分裂而引起的六四運動失敗了,因為中國人根本沒有脊樑去反抗暴政。 至今,追溯中國的歷史,可以發現中國人是奴性極重,盲從附和建制,沒有勇氣,沒有脊樑的民族。

筆者去西安讀書,當地的語文老師批評我民主的主張太過激進,更言道:「貪污腐敗、三鹿奶粉、假冒偽劣、豆腐渣工程……這些都是中國市場經濟發展的必然規律。」在我說到香港人年復一年要平反六四時,但凡知情的中國人,指的是中國普通老百姓,皆異口同聲:「外國勢力在香港想對付中國,說到底你們就不想回歸,才拿六四出來說話而已嘛!」

這樣的民族,香港如何寄望這些人推翻中共?這些中國人,對香港自由環境的適應力不強,卻對暴政的忍受力極強,對官方喉舌的屁話信到十足。中國人沒有分際,故中共完全不會懼怕這些順民、奴民,香港亦休想靠六四的感化,就可以鼓動奴隸起而抗爭。 除非你是斯巴達。

(圖片來源:六四紀念館)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