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08

【熱血時報】文博:必要的沉默(試答DSE中文作文第一題) (1271)


一天,我走在旺角街頭,前面迎來一群來自大陸的「篋神」(此為一些網民對大陸自由行旅客的戲稱,既諷刺他們對港人高高在上、指高氣揚的神態,也反映香港高官對自由行的膜拜和神化),他們其中一人,用手中的神器,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輾過了我的腳背。正想要破口大罵,但突然想起一些報章上的評論,那就是仇人也是鄰舍,即使要罵,也應該要對準焦點,去罵政策的制訂者,而不是來港消費、帶動香港經濟的旅客,所以最終,我選擇了沉默,目送那群背負着香港經濟重擔的神,消失在人海之中。

又一天,因補課晚了放學,我在港鐵月台上排隊等了三、四班車後,終於輪到自己站在了頭位,忽然間,旁邊來了一對操普通話的女子,手上拿着的,除了例牌的行李篋外,還有不少名牌貨的購物袋,看着她們的來勢,很明顯是想插隊,當我正想要對她們作出斥責時,說時遲,那時快,兩位女神的神器,已一先一後擊中我的大腿,讓我慘叫了起來,當我按着痛處回過神來,女神們已隨列車,化作一陣陣的仙音。我的心裡,忽然響起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的聲音,那就是香港是好客之都,為了香港的經濟,即使等多一班車,也是應該的。最後,在後方乘客的哄叫下,我再次選擇了沉默,期望這一對仙子,能把香港的經濟,帶出低谷。

今天,中文文憑試考期之日,我因鬧鐘忽然沒有按時響起,在胡亂梳洗後便急忙跑到樓下,嘗試找的士趕赴試場。但是一如所料,街上的士都被遲到的考生所佔領了,正當我急得快要哭的時候,看到前方一輛的士正在下客,我連跑帶跳的衝上前,打開車門坐上了的士,但同時間,另一邊車門也突然打開了,一個神器正向我迎面飛來,我急俯下身,用手擋格了一下,原來是一個自由行在搶搭同一輛的士。當我跟他理論一番後,司機大哥開始時也是站在我的一方,但當他知道對方要到落馬洲口岸後,他便選擇了沉默。在堅持一段時間後,我又突然想起特首梁振英的教訓,並作出了深刻的反省,究竟為了香港經濟,我可以去得幾盡呢?最後,我還是選擇了沉默。我下車另找一輛的士,期望我的禮讓,能為港人掙回一點面子。

後記:為香港經濟,香港的官員選擇了沉默,的士司機選擇了沉默後,我也選擇了沉默。懇請改卷的老師們,體諒我是為了香港經濟才會遲到,在打分的時候,能手鬆一點,算是回報本人沉默的代價。


(無綫新聞截圖)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