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01

呂秉權:譚作人二三事(續) (312)

說起俠客江湖、甘為指證豆腐渣工程而坐5年冤獄的譚作人,朋友都不期然會談到他的夫人王慶華。

譚作人沒有穩定收入,養家和維權經費,主要靠妻子王慶華一力承擔,譚作人因此經常自責,而妻子則安慰說:「人這一輩子能幹自己想幹的事,已經很不容易,我就是你的後盾。」

多年前採訪王慶華,心想可能會碰到一位傷心欲絕的婦人,誰知她的外形和性格都非常硬朗,分分鐘你安慰她變成她安慰你。經歷過文革、對過槍炮的王慶華風霜刻在面上,目光總透着睿智,彷彿看破了世情。

2009年譚作人被捕前,他起初還認為未必會坐牢,而王慶華則多次捉着丈夫詳談,希望他要有進去的心理準備。被捕前兩天,譚作人跟妻子說,已有坐牢的準備了,譚妻說:「那我就放心了。」妻子於是跟丈夫約法三章,要知道他在獄中不自殺,不自虐,出來會是正正常常一個人。另外,為防有人引誘她拿錢取人,王慶華向丈夫承諾,100塊也不給,請譚作人放心。

譚作人內疚的說:「我對得起天下人,但對不起你,對不起孩子。」王慶華深信丈夫沒罪,說:「哪怕判你50年,只要我不死,我也要等着你!」

王慶華形容自己跟譚作人是一模一樣的人,對社會的不公義憤憤不平。有次譚作人因反對彭州石化而想搞一場公民散步,被國保盯得很緊,問妻子該不該搞下去?譚妻一往無前的說:「只要你覺得對,為什麼不搞?」

2010年譚作人案終審判決,王慶華被安排坐到最後一行,譚作人多次尋索妻子不果。王慶華三番四次舉手吸引丈夫目光,但均被法警按下。終於,譚作人眾裏尋到她,王慶華回味說:「當他看到我的時候,臉上綻放出花一樣的笑容,非常燦爛,就像戀愛時候那樣。」

這種愛令當權者無地自容。

作者是浸會大學新聞系客席高級講師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