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14

【am730】陳雲:「普教中」作法自斃 (520)


兒童要學的是第一秩序(primary order)的自然真實世界,面向天、地、人的世界,多變而靈動的世界,而不是二次秩序(secondary order)的程式操縱世界,可以預期和計算的死板世界,否則兒童長大了,對一切不是程式操縱的事物,一切在他們控制慾以外的事物,會感到焦慮、無奈、恐懼和暴躁。
普通話來自受到中共極權統治的華北,語彙備受惡劣政治污染,語法受到共黨中文干擾,用普通話教中文是用一種令本土兒童震懾的境外權威語言來教語文課,只會令兒童挫敗,或者付出無謂的努力來迎合,從而生出賤視本土語言的驕慢心。普教中的結果,不論是兒童可以克服障礙或遭受挫敗,都是教育的失敗,只是低級失敗(無法學習)與高級失敗(賤視本土)之別。
香港教育官僚刻意地、過分地媚共,中共無法抗拒,於是中下層的官僚及學界人員與港官結成非神聖同盟的關係。香港教育官僚用普教中來繁衍教育職位及產業,例如教師讀文憑、考中國國家普通話試、學校運用語常會的撥款來舉辦活動、補習班教兒童講普通話等,然而,官僚最要保有的權威,港官卻雙手奉予大陸。香港教育官僚乃英國殖民地留下之庸才,不識得掌握教育權威,只會盲從大陸的普教中標準,甚至矯枉過正。於是,教育權威(例如課程編審)旁落,教學職位流失到大陸,香港的教育官僚跳腳了。
粵語在歷史、語音、語彙及語法上,遠比普通話古老、複雜而多變,粵語是嶺南創新地區的語言,也是美加僑社的語言,是匯通中西的語言,放棄粵語教中文,是華夏文化的莫大損失,也是香港兒童智力培養的莫大損失。英國殖民政府撤離之後,香港應維持粵語教中文,先秦至明清文學,包括使以文言為骨架的明清白話小說,都用粵語誦讀及粵語講解,但教授五四時代的新文學,可用普通話輔助誦讀,粵語講解,令香港學生掌握現代白話文的語調和語感,這就可以令到香港教師的普通話訓練不會白費。香港中小學教的普通話,用的語彙是通用白話、古雅文句,棄用北方土語,語音則可寬鬆,容許略帶廣東口音,毋須跟隨北京語音標準。如此,香港可有獨一無二的中文教學:古今兼備,南北匯通,兼且接通西洋。
普教中,是華夏文化之爭、香港本土之爭、文化權利(國際人權公約)之爭。不論你是堅持華夏文化、本土文化還是普世價值,都要反普教中,將錯誤的政策撥亂反正,將普通話安放在恰當的教學位置,令香港的中文教育返回中道,締造香港的華夏文化領導地位,培養具備優秀語文能力的下一代。周一刊登


陳雲-文化評論人,德國哥廷根大學民俗學博士,
《中文解毒》系列作者。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