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14

沈旭暉:「烏克蘭聯邦制」:普京的下一步棋?

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後,烏克蘭局勢如何收拾?普京會否在其他東烏克蘭地區慫慂公投,乃至接納諸如頓涅茨克等地區加入俄羅斯聯邦?這問題困擾了國際觀察家整個月,但近日普京的策略似乎略為明朗化,就是通過親信政治分析員馬爾科夫(Sergei Markov)放風,提出讓烏克蘭修憲,改為採取「聯邦制」,以保障俄羅斯利益。

在戰略層面,這無疑是划算的。只要烏克蘭中央政府持續弱化,地方政府尾大不掉,就算未來的烏克蘭中央政府親西方,乃至加入歐盟、甚至北約,對親俄的東烏克蘭而言,影響也是有限。

弱化中央 消化東部

而只要俄羅斯和烏東地方領袖建立穩固的同盟關係,經濟上將其「消化」,普京也可以不再理會基輔政府。更重要的是,這方案對西方而言亦非不能接受,起碼能避免危機進一步惡化,也保證了一定勢力範圍的重劃。

問題是,「烏克蘭聯邦制」就能解決所有問題嗎?

答案恐怕是否定的,因為俄羅斯的「消化烏東」計劃,必會對「聯邦制」的「一國」層面帶來挑戰。舉例說,烏克蘭變天後,俄羅斯提出大幅增加向烏克蘭出口的天然氣價格,明顯這是「政治價」,但假如烏克蘭改行聯邦制,東部省份會否獲得廉價天然氣?假如俄羅斯的經濟政策對東西烏克蘭差別對待,那俄羅斯可否進一步單單與東烏克蘭建立關稅聯盟?這樣一來,烏克蘭就名存實亡。

說到底,聯邦制不一定等於地方主義盛行(「俄羅斯聯邦」也是行聯邦制),沒有聯邦制也不一定等於沒有地方主義(分離主義處處的西班牙就是例子)。只是世界各國由聯邦制走向單一制的案例眾多,反其道而行的也不是沒有,但成功例子卻甚少,而且通常是戰爭的產品。

埃塞俄比亞、索馬里、伊拉克、波斯尼亞等,都是箇中例子。在這清單中,除了波斯尼亞近年經濟發展迅速,逐步走出慘烈的戰爭陰影,其他似乎都在邁向分裂。何況烏克蘭本來就是貪污嚴重的國度,一旦改制奉行聯邦,在制度更改、資產轉移的過程,也是既得利益階層上下其手的時候,可能令其他本可避免的矛盾激化。

俄羅斯不願意讓烏克蘭全面倒向西方,所以要弱化、實質肢解烏克蘭,然而就算出現「烏克蘭聯邦制」,恐怕這也只屬過渡性質,就像昔日西方提出讓「塞爾維亞和黑山」結成聯邦,也阻止不了其進一步分裂。

俄羅斯不能做得更多,只因目前烏克蘭民調顯示,就是在東部的親俄地區,一般民眾也情願國家保持統一,而不是四分五裂。但一旦聯邦制出現,十年後的民調,東部分離主義的傾向卻可能大為增加,屆時不一定要獨立,但地方政府權限卻可能與獨立無異。烏克蘭政府會同意嗎?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