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14

【輔仁媒體】小琉:天堂Hong Kong? 地獄香城? (1294)

2014 DSE 英文

完成香港中學文憑二零一三至二零一四年度英國語文聆聽能力考試中的第二部分三篇長文後,看著大鐘,還餘下五分鐘,旁邊的人還在努力爭取五星星的成績,而我這種只能拿到等級三的人坐椅觀天中三十秒,就受不了監考員若有若無的「鄙視」,低頭裝著檢查試卷,其實是回望那一份十一頁(水份太多,其實只有八頁)資料。

這次不是叫Chris Wong,終於改名叫Joey Wong,不過本質不變,還是給一個無敵窩囊老板Kerry Lam作槍手。資料內寫著香港有一間叫獸醫醫院,「我」是一個在那兒小助理。

然後我就安坐在風涼水冷的考場中,耳邊是「窸窣」的紙筆磨擦聲,研究起這在一堆英文之中毫不顯眼,卻為眾考生落地之根的兩個英文字拼音詞。

Hong Kong

這世界也太好了吧,你能說Hong Kong有這麼好嗎?真他媽給老娘擦乾淨眼睛,到底誰吃飽了沒屁放會給三個學生二千港元去拍一套毫無意義的片,而且關於動物?你真的覺得漁農署拍的片不夠多嗎?當年老娘去做個家訪,要去三次,三次呀,才給我們四百多元不包伙食……

所以當老娘看到這本英文聆聽時,感嘆之餘,不禁感覺到喉間有一股老血想要吐出,怎麼我從來不覺得香港是這樣的一個地方。

Hong Kong真是一個美好的地方,有錢,有好心腸,敬老愛幼,互相幫助,學生說的是King’s English,老師的說話略有意大利腔,人家大機構經理級人馬給同學說個話都和諧可親,簡直是香港望塵莫及。

但這份英文卷的世界,諷刺的用著與一個人心險惡,連考試都如樓價嚴崚過人的彈丸之地,香港,相同的一個拼音。

到底考評局出英文卷的人到底有多渴望Hong Kong的出現呀,所以我回想起中文卷時,才發現中文卷的世外高人是有多現實,就像我最敬重的中文老師說的一句話:

「因為活在地獄,才會知道天堂。因為你們活在中文為母語的世界,才會了解到英文有多美好。你們慢慢捱吧~」

中文貴為十大難學語言之首,困難得可怕是了解的,但此時聽上來,才發現別有一番風味。

香港中學文憑二零一三至二零一四年度中國語文聆聽及綜合能力考核今年的主題是德和才,說到司馬光用人以德為先,明顯與曹操以才為先唱反調。那個老師借古鑑今,說到司馬光的見解如何好,應該抱他大腿學習。她如此循循善誘,差點要拿紙巾出來抹眼淚。

一開始聽到一男一女選科之事,女的雖因興趣而選修音樂,但最終目的還是想學好英文,方便尋找工作;而男的直接想要修選金融系,為的就是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多遠大的理想,這才是香港…不…香城的學生!

看,中文老師現實多了,現實得讓人想香城不是香港的映射,現實得一下子摧毀了Hong Kong的幻影。

我們在這香港中學文憑考試中早早就學到為上大學而戰爭,七八多萬人為了一個大學學位,是真的踏著屍骸走過的,以這些比自己弱的人疊成自己的王位,目的和手段清晰,就像聆聽中的男子,為了找自己的工作,忘了自己的興趣。

甚至忘了自己。

就像我們不斷寫下答案之時,聆聽中老師的說話你又聽得多少?全部聽到!答案全中!但那些中文老師的肺腑之言有在心中紮過根嗎?

考試罷了,為什麼要這麼認真?

對的,我們香港學生如香城學生,認真地考試,只為考試,甚麼都是考試。但為什麼到最後我們永遠停留在香城之中,卻到不了Hong Kong?難道就因為我們說的不是King’s English,又沒有闊綽的二千元作為預算嗎?

的確,因為我們是香港人。

五分鐘就這樣過去,停筆的時候我旁邊有同學還未寫完,卻也不得不放下筆,一臉愁雲慘霧像死了老爸似的。

就只是一場香港中學文憑二零一三至二零一四年度英國語文聆聽能力考試,我知道香港人永遠不會成為無憂無慮的Hong Kong人。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