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03

【輔仁媒體】杏梅:明天,我就要補習中文科 (2536)

香港著名補習社英皇教育

相中機構與本文內容完全無關,純粹因為編輯無相用,呢張又合法(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sam – far away)

要中文根底好,必須多讀多寫,無庸置疑,這是學語文的金科玉律。我一直天真地相信這句話,曾傻傻地讀古文,並將寫作融入生活的一部分,愛上中文。可惜,時至現在,我已弄不清何謂中文好,我不知道在公開寫作比賽獲獎是否意味著文質俱備,也不清楚考試作文不及格又是否代表文筆、內容一塌糊塗。中文科與中文,作文考試與作文,本來就是兩碼子的事,正如以文學作文的方式寫中文作文,下場可會是三行紅筆連珠炮發,慘不忍睹。

或者,是我的思想太不正確了,所以從明天就要惡補中文科,好讓那些作文可有一個框框束縛著,那就五星在手了。

在課程指引當中,評核目標有以下四個:
(1) 讀寫聽說能力、思維能力、審美能力和自學能力;
(2) 語文學習的興趣、態度和習慣;
(3) 文學、文化素養和品德情意;
(4) 對家庭、國家和世界的責任意識。

不過,這一切都不重要,就算沒有「語文學習的興趣、態度和習慣」,只要把marking都讀得通通透透,然後把作者運用修辭手法的目的、什至回應為何作者用句號而不是感歎號諸如此類的問題,都吹個天花亂墜,掌握讀心術,閱讀卷一定會合格。至於是「文學、文化素養和品德情意」,且看那些臨場必備、由大師級編制的範文讀本,掌握到作文框框,也就能在考場中裝作飽讀聖賢之書,滿腹墨水,具有文學氣息,又能穩奪五星。談到「對家庭、國家和世界的責任意識」,在聆聽說話和綜合部分中,我找不到一點蛛絲馬跡,就算有,也可能是中國文化內容,是三年高中以來未曾涉獵的。那真是奇怪,以中文科為名考中化,卻又不教中化,教授的仍是零零碎碎的篇章,失去焦點。最後有關「讀寫聽說能力、思維能力、審美能力和自學能力」,還是要綜合以上各點,都是裝出來的。

中文好,不等於中文科成績好,成績不夠好,自然就要多多惡補。多讀多寫麼? 於我而言,還是作文不合格,閱讀炒粉大集匯,那些把句子改寫成為xxxxxxx然後問你是否同意的題目,我統統獲雞蛋,「言之成理答案即可」的標準根本就不存在。又或者,太多學生言之成理,那就分不了高下,故以考評局作marking為佳。

作為廿一世紀少年,我太年輕了。原來,要考試成績好,大概不必認真上中文課,上補習班就好了,反正中文科又不是讓你學習什麼中文知識,要獲五星麼?不過是為了一張大學入場券,很多人在其他科滿天星,中文科失手了,可是飲恨。眼看愈來愈多同學懂得玩中文考試這場過山車遊戲,以為驚心動魄,實則易過借火,這一切都是有竅門的,單靠補習筆記、作文必勝書,就能大獲全勝。不信嗎?那些五星佳作的第一段幾乎都是一式一樣,起首「古語有云」,結尾又再古語有云,首尾呼應,已經足以在於marker眼中留下好印象了。要考好中文科,只喝雞精就能化身讀心神探,又能寫得一篇好文,儘管它們不健康。

好幾篇不合格的文章發下來,老師評語都謂道:「對世情有了解,但要遵守遊戲規則。」即使世界多災多難,考評局也一直堅守正面樂觀的評核準則。最令我所象深刻的一篇是談論推石頭上山的薛西弗斯,改變想法,成為樂觀自由的人,然後就是說這個故事貫穿在現實生活中,寫一篇文章。在此文當中,我寫港人改變想法,執起蒙眼之手,認為貧窮、假民主沒什麼大問題,最終也就樂觀積極,如王子和公主般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這又是不合格的劣作,評語冠冕堂皇地寫出文章的弊端,只知還是思想出錯,做人必須EAA。

明天,我就要補習中文科了。如中文老師所言,我必須睇開啲,順應考試要求,那就有星星了。要中文成績好,不必下苦功背古文、讀古今之輩佳作,或是鍛鍊文筆,卻要多讀補習筆記,多寫考試需要的文章,做些實則與學習中文沒有太大關係的事,才是致勝之道。反正考評局叔叔根本不重視文化,他們都是讀商出身,當然也暗地裡希望學生像他們一樣,多走精面,多讀雞精,效率快利潤高。係咁架啦,一點都不出奇,明天,我就要接受思想改造課程,接受中文不等於中文科的事實。



原文連結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