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15

【輔仁媒體】小盛女:一生只想尋找一個肯幫我吹頭的男人 (2047)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martintc)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martintc)

「咁夜仲唔訓既?」
「頭髮未乾。」
「咁仲唔吹?」
「唔想啊,懶。」

相信睇完以上四句對話,已經可能有人忍不住想大罵:「死港女,吹頭都懶,一定是個廢人,分分鐘仲廢過D唔識綁鞋帶既港孩!」但小盛女不理,還是很想寫「吹頭」這件事。

依稀還有一點印象,小時候的我洗澡後坐在床邊,媽媽溫柔地幫我吹頭,我閉著眼任由頭髮到處飛,不消一會已經吹乾,快快上床睡覺,每天如是。由媽媽幫我吹頭到長大後我自己吹頭的過渡期已經完全沒印象,我只知道一個事實,就是越大越不想吹頭。

現在的工作經常無限加班,零晨才回到家,第二天早上還要上班,可以睡覺的時間就只剩下那珍貴的數小時,洗澡後我把風筒開至最大強度,「逢逢逢!逢逢!」吹左邊、吹右邊、吹前邊、吹後邊,重覆又重覆無限次,手累了,先停一停、梳一梳,頂!點解仲係咁濕架!仲要打哂結!每次遇到這個情況我就很想把這把麻煩的長髮剪掉。年少無知時曾試過剪了個東菇頭,每晚吹幾分鐘便乾透可以上床睡覺,爽啊,只是接著的數個月都被朋友嘲笑,畢竟不是每個人也有能力駕馭「東菇頭」這回事。

有時候真的太累,沒吹乾頭髮便睡,第二天早上一定會頭痛,萬試萬靈。為了不頭痛,我試過「趴」著睡,邊睡邊等頭髮乾,第二天沒有頭痛,卻腰酸骨痛。所以小盛女經常幻想將來的男朋友會在我很累的時候拿起風筒替我吹乾頭髮,把一整天的疲勞都吹走,讓我可以快快入睡。其實只要有愛,幸福真的可以很簡單。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