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12

【主場新聞】夏韻園:假如生命只剩下十二夜 (829)


如果你只剩下十二天的時間,你會想要怎樣度過?
什麼是你生命中最幸福的時刻?
只想安安靜靜的和家人在一起?
吃一頓自己最愛的食物?
和朋友到海邊追逐浪花?
最後一次努力保護自己的孩子?
坐在一起看最後一次夕陽?
還是你會想要更多的時間?

這是電影《十二夜》預告片的旁白。在電影製作期間共拍攝到450隻狗狗,紀錄了200多隻狗在收容所裡發生的事件,期間共有30幾隻被領養,其他的,多已不在世上。

《十二夜》, 一個聽起來很浪漫的名字,卻隱藏著動物在城市生活的坎坷命運。電影幾乎沒有對白,片長1小時38分只有狗狗的哀怨,和對生命苦苦渴求的叫聲。《十二夜》對我來說是一部記錄片,紀錄的不僅是那些被捉到收容所的悲慘遭遇,更紀錄了人類的醜惡 — 原本該各自精采、互不相干的生命,不知道人類以什麼角色/身份可以剝削動物生存的權利,是人類自以為是萬物之靈便可以控制牠們的生死?
 
雖然與我們言語不通,構造亦不同,牠們卻願意時刻與我們如此親密,對我們如此依賴、信任。將自己短暫的一生奉獻給我們,牠們和我們無私分享,讓我們體會包容,教識我們可謂責任,教會了我們如何去愛。還記得生命裡的第一個牠,曾為你帶來什麼美好回憶嗎?我們開始養貓狗的時候,一定是因為很愛牠,很想跟牠在一起;但人生本來就有很多困難的選擇:你可能要去外地讀書工作,可能家庭狀況改變,可能遇到不得不做選擇的狀況。但棄養絕不會是你當初收養牠們時的本意。

為何人類可以貿貿然輕易地把牠們拋棄,你可有想過被你不負責任棄養的,還有每一隻的流浪狗,在台灣法律的保障下只能在收容所待上十二天,如果仍未被主人取回或被新主人領養,牠們便會被安排安樂死?只可惜在收容所惡劣的環境下,很多狗狗根本捱不過這十二天......收容所的環境充斥著疾病、飢餓與恐懼,滿地的排泄物,觸目驚心的血水,無人理睬的屍體,沒一刻停止的吼叫與哭號。裡面的狗狗有在街上流浪被捉,有被主人交來的頸上還掛著新簇簇的項圈,有些還要是剛出生的小狗。可憐的狗狗互相依偎取暖、有的歇斯底里地嘗試逃離那不可能掙脫的牢籠、有的不停地原地旋轉大叫、有的終日面壁不吃不動,餓得只有皮包骨,更多的在哭泣,不停的哭泣。導演 Raye 把牠們的故事紀錄下來,盼望可以改變你將來的決定,同時喚起大家對流浪動物的關心,讓更多動物不用經歷這十二夜的殘酷,也令正在經歷十二夜的狗狗們能夠有更多的時間與牠們的幸福/機會相遇。養動物是一輩子的承諾,不要為一時之快就毀了牠們的一生。

相比於台灣,香港兩大流浪動物收容中心漁農自然護理署(漁護署)及愛護動物協會(愛協)奉行的是「4天制」,即動物僅獲4天時間待人領養,否則將被人道毀滅。他們還要在被棄養的動物中進行篩選,以是否適合當玩伴為原則,挑選他們認為乖巧聽教,適合成為「寵物」的幸運兒。其餘具攻擊性、受病患煎熬的將被打針賜死。但何謂性格溫順?你不騷擾牠們,牠們是不會刻意傷害你的。不知有沒有其他較人道的方法來捕捉流浪動物,從人類用那個捕狗器套進流浪動物的頸項開始,試問有誰可以不掙扎?有誰會不反抗?因為牠們歇斯底里的想逃脫出人類的魔爪,甚至傷害到自己身體,牠們知道只要被捉到收容所,牠們的命運幾乎只有死路一條。因為牠們對生命、對自由的渴求,牠們便被界定為具攻擊性,不適合與人相處? 當你這樣暴力對待牠們的同時,你叫牠們怎樣不失去對人類的信任? 我只想告訴你,動物如人也是有情緒的,牠們開心與否也可以簡單從表情看得見,如果你知道自己的生命正在倒數,被困於這樣的收容所裡,沒有任何動物會展露笑容,只有愁眉苦臉,更遑論要討好人類給牠們一個家?可能有人會說收容所都只是跟指引工作,但如果每個人都為牠們做多一點點,那怕是微不足道的,至少牠們的生命也得到一定的尊重。就好像幾個月前看到一篇有關瑞士巴塞爾城市的 TbB 收容所的報導,那裏不止環境維持得很乾淨舒適,更很少會聽到狗狗的吠叫,是一所氣氛祥和的收容所,為何就不能提供如此優良的環境給流浪動物?

其實「捕捉、絕育、放回」(Trap Neuter Release,簡稱 TNR)計劃已經可以控制流浪動物的數字。可惜問題的根源仍然是棄養太多,而且最重要還是沒有真正可以保護動物的法令,除非鐵腕立法管制領狗牌貓牌,重罰無牌飼養或繁殖者,還有強制執行貓狗晶片登記,只要發現貓狗被棄養就要重罰。走失可以通報相關部門,如果發現有貓狗沒有晶片沒有登記一樣要重罰主人,罰的錢就拿來做 TNR 及收容流浪動物吧。然而流浪動物的日子不一定比有家的毛小孩來得苦,有些主人讓動物活活餓死,身患嚴重皮膚病或其他病患卻不肯花錢做任何治療,說狗狗貓咪天生天養 ,這樣叫不叫虐待動物?這算不算謀殺?在德國,打算養狗的人首先要經過有關管理部門考察,以被確定經濟條件是否適合養狗,養狗者需通過考核,包括養狗動機,是否有經驗,家居空間,經濟狀況等,通過審核者還需簽署接受動物保護協會志願者隨時追蹤及審查的法律文件,還需要納稅和購買醫療保險、第三者責任的強制保險等。這樣大家養動物都會比較小心,會認真考慮清楚自己是否適合或已經準備好,希望這樣可以杜絕棄養或虐待動物。現在漁農處每發現有狗狗走失,即使確定有登記主人,打幾次電話沒人接聽便宣告放棄。但如果你不聽電話不理會信件就等著接法院傳票和被禁止出境,看看還有誰敢輕易棄養?

寵物店的貓狗,不少是在環境惡劣的場所被大量繁殖;人們追求純種貓狗,更令牠們承受近親繁殖的遺傳病。有些利用貓狗繁殖賺大錢的商人,大多經營自家非法繁殖,只當動物是生財工具,年老或者過度生產以致不能再生育的,一旦沒有任何利用價值便會被拋棄。試想想你家中的父母兄弟姊妹被如此對待,你會有什麼感覺?動物有自己存在的價值和意義,牠們的價值在於你和牠們的關係,和品種年齡無關。牠們是我們的家人,不是寵物。所謂寵物,是現代社會將動物商品化的名稱。我從來沒有將我家的兩頭毛小孩當成寵物,從牠們入門那一刻起就是我的家人,就注定牠們要跟我一家有福先享,有難我來當。從來都不是我選擇了牠們,是牠們選擇了我,是緣份。牠們選擇走進我的生命來使我們的生命更快樂富足。

誤解因為不接觸,從來沒有要求所有人都要喜歡動物,牠們亦不可能討好每一個人。流浪動物與我們生存於同一環境下,不喜歡不代表你可以剝削牠們的生存權利,地球不是只有人類這種生物,請不要動輒就打電話投訴流浪動物怎樣影響你的生活,要求派人立即捕捉。請謹記與此同時,你亦影響著牠們的生活,原本可以光明正大的出入城市,因為怕了人類變得鬼鬼祟祟,被傷害也投訴無門。牠們可能偶然路過你的居所附近,請不要大驚少怪,牠們也需要活動空間。請互相尊重大家的生存空間,尊重大家的生命。

上年九月有另一套日本電影《第七日的奇蹟》,主題與《十二夜》十分相似。講的是一隻柴犬不再得到人類的關懷,變成了孤獨流浪犬。牠用自己的力量在大自然之中生存,並很快生下了小狗。主角彰司於日本公共衛生局工作,被遺棄的貓狗被送到這裡,日本規定如果七天內沒有人領養便會人道毀滅。自從彰司遇到這隻犧牲自己性命也要保護小狗的孤獨柴犬狗媽媽後,他決定要拯救這無助的小生命。狗媽媽縱使早失去對人類的信任,牠卻讓彰司一家人認識到生命的偉大而產生改變。

喜歡動物的請別害怕流淚或心痛而不去看這兩部電影,哭都是過渡,淚是一早預了流的。希望透過你眼裡接收到的訊息,經由各種管道,幫《十二夜》的種子傳散出去,讓它慢慢發芽。我很同意出品人和監製九把刀所說,他不想電影變成只能感動原本就願意為流浪動物付出的人,變成一種內團體的自我強化影片,而是,《十二夜》一定要能感動原本無動於衷的人;愛狗的人自是看得心痛,但希望不愛狗的人也能有所反思,逐漸讓社會改變養動物的觀念。這是一項持續的生命教育,明白這是一輩子的承諾,這是一條漫長的路。如果你有養貓狗兔龜鼠的,請不要遺棄牠,如果你想養動物,請認真的考慮,你是否願意照顧牠一輩子,牠們亦將帶給你比想像中更多的愛。亦懇請大家不要因為電影太感動而一窩蜂跑去領養動物。

「領養,不棄養。」即使我們每個人的力量都只有一點點,只要能夠凝聚每個人的力量,改變,就掌握在各人的手中。請大家用力的分享出去,讓牠們的生命停止倒數,讓牠們也能擁有幸福, 讓政府注意到原來有這麼多人關心流浪動物,然後開始產生正面改變!

連結:《十二夜》Facebook電影網站

圖:《十二夜》宣傳海報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