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09

【主場新聞】葉朗程:鳳凰傳 (1240)


忘記是怎樣一個場合,新聞報導正播著一個類似研討會或聽證會的片段,有份參與該會的觀眾,狂踩TVB。某個發表意見的觀眾,是位珠圓肉潤的女士。雖然拿著一個米高峰,但女士仍然歇斯底里地叫出來:「啲女明星揀男朋友,關我鬼事呀?」可能是我多心,但歇斯底里背後,是「點解我冇得揀男朋友」的憤怒。

女士口中所說的「女明星揀男朋友」,是一個已經在TVB播完的電視節目,名稱是「找個好男人」。我知道,今天的香港,有很多人會覺得看TVB是一件很「冇型」的事,我也有同感,但不得不承認,因為這個節目,那幾個星期,如果趕得及回家,我會扭開電視捧TVB場。結果,我也只是有幸看過三集「找個好男人」。但其中一集,已經非常有代表性。

八個男人,從廣大市民「精挑細選」出來,出盡法寶,在四個女藝人面前盡sell自己,希望搏得一個跟自己心儀女藝人「發展下去」的機會。當然,一個這樣的節目,「結局」是真是假,永遠是個疑團。但看得TVB,我就根本沒有理會是真是假、整件事有沒有邏輯之類的問題,因為我只想被娛樂。

說回「有代表性」的一集。主持阮兆祥介紹其中一名參賽者,他的名字、年齡、嗜好,我已沒有任何記憶,但我清清楚楚記得他的最大賣點。阮兆祥說:「佢有超過二百間鋪。」這名參賽者看來非常年輕,最多35歲,內地人,有二百間鋪,聽起來匪夷所思,但我深信不疑。很多人以為,身家雄厚的內地人,必定是阿伯阿叔。但根據我的經驗和數據,內地multi-millionaires的平均年齡是35歲左右。我認識一位40歲未夠的內地人,主業是做電路板和插蘇的,公司沒有上市,但個人資產超過20億人民幣。雖然他們既年輕又叠水,但很多都不是富二代。

有米參賽者一登場,四位女藝人頓時收起一貫的高姿態,表現得格外的聚精會神,細聽著金龜小子的發達傳奇。三年前,他借父親資金創業,現在已完全脫離父蔭。「打個比喻,嗰陣時借咗500萬投資,然後變咗5000萬,跟住再賺四倍,去到兩億。」金龜小子帶著輕微的內地口音說。

三年,500萬變兩億,如果唔係見佢斯斯文文,我真係會以為佢正職係打劫。不過,理得佢係唔係打劫,四位女藝人在鏡頭面前,猴擒得來不失迷人,坐姿有咁斯文得咁斯文,眼神有咁銷魂得咁銷魂。可惜,金龜小子只看中其中一位女藝人,而被欽點的小妮子,心花怒放得不能言喻。

雖然「找個好男人」已經播完,但港女的釣金龜精神將會無限期延續。其實,是我寫得誇張,四位女藝人才沒有那麼「狼死」,反而她們表現得相當含蓄和被動。有意釣金龜的女士要記住,「被動」兩個字是成功的基礎。

葉朗程哪有資格教女人釣金龜?當然有資格,某程度上,private banker的職責,不就是要找個有錢人,氹佢哋攞錢出嚟投資嗎? 講真,做女人都話要釣一個金龜啫,我每年起碼要搵兩、三個金龜,先至勉強meet到一年target,你話我有冇資格做你師父啦?釣完金龜之後,我們還要對他們無微不至,講得學術性少少,即是所謂的relationship management。要做到無微不至,就是除了管好他們的財產外,其他每方面都要照顧周到,所以有些鄙視private banker的人,會叫我們做富豪的「高級打雜」。My dear ladies,做人女朋友,又何嘗不是一個打雜?

篇幅所限,釣金龜的秘技不能傾囊相授,但正如我所說,「被動」是關鍵。我們private bankers是比較另類的銷售人士,過份進取必會壞事,因為對手不是普通人。我工作的部門叫「超高淨值部」,客戶是富豪中的富豪,身家最少要5000萬美金,而他們必須最少拿1000萬美金給我們投資,生意才算是做得成。

最有效的「被動」,就是要引別人採取主動,所以第一次的見面已經很重要,because you never get a second chance to create a first impression。初次見面,我們要找一個機會,把一粒小小的種子放在他們心裏。種子怎樣放,很難具體說明,但其關鍵就是你自己有沒有事前做足準備功課。

舉個例,曾經有個客,同佢第一次見面,本來佢話純粹喺佢office傾兩句,點知佢同我越傾越起勁,甚至即晚叫埋佢老婆出嚟,要我同佢哋一齊食飯。點做到? 因為佢想代理某個食品牌子,而我「恰巧」又對這方面「極有經驗」。這盤生意通常有幾多倍EBITDA,之後是否容易cash out,我都瞭如指掌。點解咁啱我會知咁多? 因為我事前找人打聽過,再跟東京那邊的同事做過百幾頁有關方面的research。

被動是策略,內涵是條件,努力是武器。我經常在想,如果有一天,我跟李嘉誠先生一同被困在長江中心的升降機內,那短短的五分鐘,我會跟他怎樣sell自己。你可能覺得葉朗程好無聊,諗埋啲咁不切實際嘅嘢,但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幸運會永遠眷顧有準備的人。

很多女人,發晒姣放爆電也釣不到半隻金龜,然後就酸溜溜的斷定那些成功「變鳳凰」的女人是「死好命」,我最憎就是這種無知的女人,以為拋個眉弄個眼就可以攀龍附鳳。人家飛上枝頭,付出多少努力,你知條毛。

刊於蘋果日報,金融中心版

作者facebook專頁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