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10

練乙錚:一巴掌打掉統戰肥肉 一句話化解政治危機

信報 2014年4月10日

「太陽花學運」影響一如其名,碩大而朝多方面發散,此或從各方對此運動的反應及解讀可見一斑。本文討論運動引起陸、台、港三地的反響,並分析運動的根本性質不是經濟的而是政治的,不是反對全球化而是反中共的。

運動的第一受害者,當然就是中共。所以,兩周以來,北京對學運的反應十分強烈,從《環時》一直到香港《大公》、《文匯》,連日不斷有文章抨擊,主要集中在「揭露」兩個學生領袖的台獨立場、指摘運動違反台灣人民利益等等。其實,學生領袖以公開主張台灣獨立為榮,中共喉舌「揭露」之,除了代為宣傳,不見得有何好處,反會令港澳及其他世界各地華人圈子裏一些本來僅僅是同情學生反對馬政府黑箱作業的人,也覺得這批年輕台獨分子有勇有謀、非暴力肯承擔識大體知進退,而馬政府挾無限行政資源,為通過《服貿協議》做了九個月的游說工作,卻在爭取民意方面不敵學生二十一天的公民抗命,窩囊如此,恐怕真理的確不在國民黨統派手裏。統戰失敗,沉默是金,中共倘若擺出以大事小不強加於人的大方姿態,尚可得回一點印象分;無奈端到嘴邊的那一大塊以「讓利」換得的政治肥肉,竟讓幾個娃娃一巴掌打掉,如何忍得了?

往後選舉會遇困難

輸家之二,則是台灣國民黨裏頭的統派。統派分急統、慢統。急統派如連戰家族,早就遊走於陸台之間左右逢源,這次沒有什麼大損失,見了小馬哥馬前失蹄,不少還有點幸災樂禍。慢統派在台上執政,如今政策砸了鍋,當然灰頭土臉,輸了論述,以後選舉也會遇到困難;這從台北、新北、台中三個直轄市的國民黨籍市長「郝立強」(郝龍斌、朱立倫、胡志強)異口同聲支持王金平接受民意和學生都要求的「先立法、後審議」可知。

誠然,慢統派並不是要「賣台」,起碼主觀上多半還是反共防共的,和香港的「泛民大中華真心膠」相類似。真正賣台或認為台灣應該乾脆投降的,除了涉黑的「中華白狼黨」,還有一些震懾於大陸的龐大GDP而提倡台灣應該學會「以小事大」的學界權威,如台大政治系教授、中研院特聘研究員朱雲漢等【註1】。相比,馬英九再笨,也不會笨得不想當中華民國總統而去當台灣特區的區長;他的「先經後政」——先把經濟搞好,有了本錢(多買點美國人供應的武器)再和大陸談政治, 理論上也不全壞;問題是,服貿一開,大陸的政經勢力長驅直進,會不會先把你搞掉了你還不知道是什麼回事?

對此問題,馬政府在整個諮詢、公聽過程中,都諱莫如深,頂多是以學生辯論隊那種程度的雄辯術提問:「協議有哪一條是賣台的?」面對最敏感的政治問題採取如此不堪的鴕鳥政策,到頭來出狀況吃驚的是自己。如此麻木不仁的典型例子是台灣中央銀行總裁彭懷南講的話:「截至今年1月為止,中資來台投資495件,陸籍管理幹部有264人,在台僱用9624名員工,創造36.5倍的就業效果。」這是他上月底當學生已經佔領立法院之後為幫忙解釋《服貿協議》推出自己特製的「懶人包」裏面的金句。貿易的經濟效益誰都懂,但台灣人想一想,陸幹管的台灣人愈多,生計愈都給你老共捏住了,台灣以後的主體性不是更要消失?那麼,「36.5倍的就業效果」 ,台灣人聽了是開心還是擔心?彭懷南不管,馬英九也不管,於是學生來管。技術官僚拼經濟,以為有了生計,人民就可安居樂業,政治問題不必談,誰知大錯特錯,因為人不是單純的經濟動物。

《服貿協議》開放的服務業因為很多必須在地生產、大陸人員要過去台灣搞,和商品貿易可以離地交易不同,所以對台灣而言,開放服貿的直接政治風險很大。對此,新加坡管理大學經濟系許文泰教授的文章有深入分析,大家不宜錯過【註2】。民調顯示,台灣人的大多數同情學運,原因無疑是服貿牽連廣泛、影響急促,而馬政府和國民黨慢統派的處理手法避重就輕,不能接受。現在,馬英九進退維谷,即時再硬推服貿審查很困難,因為已經沒多少民意授權;不推,表示此局全輸。正如學運領袖說的:馬總統「輸到脫褲」。

香港當權派捉錯用神

香港這邊,當權派也受到相當壓力而有所反應,但都捉錯用神。

首先,立會的曾主席馬上要在實物和法規方面「牢牢築起」捍衞立法會的道道防線;港陸法律界馬上都有人要研究第23條立法,以及大陸《國安法》在香港實施、出動解放軍的法理根據。不過,這些軟硬工事不會很有效。香港要是出現大規模學生運動,不一定會衝立法會,反正立法會的權力不大,而政府很多政策,都可以用「行政命令」的方式出台,不必經過立法會,梁特搞了那麼多「融合」,沒需要很多議員在議會裏配合。因此,假設中的香港學運要發揮威力,當會出其不意、攻其無備,而不必效法台灣學生佔立法會。至於要通過某些惡法保護特府安全運作(其實與北京或國安無甚關係),長遠而言只會造就出更多更兇悍的反對派。君不見,國民黨曾經在台灣搞出很多惡法,但因為四十年多行不義,在社會運動、學生運動夾攻之下,所有惡法最後都得取消?

其次,香港的當權派到今天都一直同樣在犯馬政府犯的錯誤:漠視民眾的特定政治心理,以為只要拼好經濟,市民就會打高分。九七之前,那樣做是可以的;整個五、六、七、八十年代,港人打工不問僱主是誰,哪家的待遇比較好就打那家。以資本來源地劃分,最受港人歡迎的企業依次是美、英、歐、港、日、陸;購物方面,也不管貨品何處生產,好就是好。當年陸企微不足道,陸貨也非港人生活最必需,所以經濟領域裏的政治問題根本不存在。時至今日,情況大不一樣,大陸資金要來佔領電訊、傳媒、超市等行業,或者大陸產品要用到公交或教育系統裏,又或者在消費環節裏陸人愈來愈變成港人的米飯班主,港人心裏就要發毛。政府如果不管這些經濟活動裏的政治敏感,或者更進一步要「做深入細緻的思想工作」企圖消除港人頭腦裏的恐共因素,那就肯定遲早也會出現香港版的「太陽花學運」。

「太陽花學運」在思想界也有反響。台、港社運左翼一般把運動定位為台灣人反自由貿易、反全球化趨勢的一個事件;有些評論甚至通篇分析運動的意義和教訓,只着眼抽象的階級壓迫、跨國剝削、社會公義,卻完全忽視學生反服貿的具體政治內涵,把引起整個運動的核心「中國因素」淡化甚或完全取消了【註3】。這種取向,很大程度上是先把自己的或者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史迪格里茲的左翼意識形態灌注到運動裏,然後再「看問題」。大家如果仔細看《轉守為攻 出關播種》——「太陽花學運」學生退場聲明裏的三個要點,便知上述左翼觀點的確「離地」了:

運動有四大訴求,第一個要求訂立《兩岸協定締結條例》,規定台灣與大陸訂定任何性質的府際協議,過程都必須包含五大原則:貫徹公民參與、國會監督、人權保障、資訊公開、政府有責。這個訴求,只規範台灣與大陸之間的締結協議行為,完全不涉台灣與其他國家訂立協議或條約的情況;背後的焦慮,明顯是政治性的、特別針對大陸的,而不是經濟的(其他三個訴求,都與這第一個政治訴求有關)。

聲明指出運動的最重要成果:「在國家危急的關鍵時刻挺身而出,……揭發了在國共兩黨私下交易的兩岸互動模式……。從此兩岸協商再也不允許密室協商,任何政權再也不敢明目張膽的出賣台灣」;「在國際地緣政治上,徹底宣示了台灣人不願意受中國擺布的全民意志,也打亂近年來中國、美國甚至日本等對於台灣問題私相授受的強權布局」。針對的依然是中共,不是「全球化」。

聲明也要求「反對黨及其立院黨團,確實負起監督執政黨的責任,阻止馬政府持續傷害我們的國家」。由此可見運動的守護對象是「國家」,而不是某一個弱勢階級或社群【註4】。

《服貿協議》本身當然可能導致某些行業或階層人士的經濟損失,但這並非「太陽花學運」的矛頭所指。服貿引起的這些局部問題,完全可以在台灣內部通過利益轉移來解決(在「逐條審議」過程中,業界透過政府彼此討價還價,便可處理這類問題)。大家如果對這個運動的性質還有什麼疑惑的話,可留意台灣經濟部長張家祝7日在立法院說的話:「很多反服貿的人都不是反服貿本身,只是對國安或其他方面有顧慮;反對的主張跟服貿本身關係不大。」

我們還可以從另外一個角度看清楚「太陽花學運」的性質。最終解決學生佔領立院、讓全體參與者和平離場的,是立法院院長王金平的一句話:「在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草案完成立法前,將不召集《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相關黨團協商會議。」政治問題政治解決 【註5】。

「太陽花學運」歷時一個月,最後和平落幕,沒有演成「天安門事件」的台北版,這是台灣人的福氣。運動期間的枝節問題很多,欲扼要明白事件的特性和承載這個運動的台灣社會的性質,筆者提議大家仔細閱讀上述學生退場聲明和王金平的聲明,尤其是後者。

作者為《信報》特約評論員

【註1】朱是台灣名教授,近年接受「美式民主和西方資本主義必亡、中國模式必勝」的觀點,因此在大陸很受歡迎;觀點見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article=1502

【註2】許文泰教授的兩篇相關文章見〈對於公民社會與服務貿易協議的一些建議〉及〈服務貿易協議造福了誰〉。


【註3】例如下面兩篇文章〈太陽花備忘錄-福爾摩沙之春未凋萎〉及〈台灣服貿是自由貿易主義新戰線〉。

【註4】「太陽花學運」學生退場聲明全文見:http://news.ltn.com.tw/news/politics/breakingnews/983576

【註5】立法院長王金平聲明全文見 : http://www.cna.com.tw/news/firstnews/201404060077-1.aspx


原文連結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