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22

【主場新聞】唯色:藏人為何自焚? (2607)


一直以來,許多人問:藏人為何自焚?而我的回答是,藏人之所以用自焚的方式表達抗議,在於受到越來越深重的壓迫,主要表現在:

一是以政治暴力壓制藏傳佛教的信仰及修學。1995年,在十世班禪喇嘛轉世問題上,北京與達賴喇嘛決裂,繼而向拉薩的主要寺院派駐所謂「工作組」,開展「愛國主義思想教育」,要求僧人公開表態反對達賴喇嘛,否則輕者被逐重者被捕。2008年驅逐在拉薩三大寺學習的所有外地僧人,是引發3月蔓延全藏地抗議的導火索之一。之後,「愛國主義思想教育」擴大到全藏每一座寺院,甚至要求在寺院佛殿乃至僧舍掛中國國旗、掛中共領導人肖像,引起僧眾強烈不滿。而對普通信眾,官方不但挨家挨戶搜查、收繳達賴喇嘛法像,甚至有信徒因為觀看達賴喇嘛講授佛法的視頻而被判刑。

二是對西藏高原環境的破壞。中國政府把西藏高原的草原退化,歸咎於藏人牧民延續數千年的遊牧方式,強迫成千上萬的牧民離開馬背、羊群和草原,遷移到城鎮邊緣,把他們從有著自己的神山與聖水的家園連根拔出,改變他們與各種神靈與生物相聯繫的語言、飲食、生活方式,使他們的力量、尊嚴以及記憶毫不留情地被剝奪,可想而知這樣的「融入」對於藏人是多麼的被動與痛苦。

諷刺的是,當牧民被遷移後,草原並沒有變得寧靜,反而來了一撥撥開著挖掘機、帶著炸藥和施工圖紙的外來者。他們在已被騰空的草原及江河上,放開手腳開礦築壩、跑馬圈水,把西藏高原破壞得瘡痍滿目,到處污染肆虐,製造出地震、滑坡、泥石流等種種可怕的災難。

三是不斷弱化藏語教育,以加快藏人被同化的進程,其目的絕不僅僅是為了文化統一這麼簡單。如青海省將「漢語為主,藏語為輔」規定為藏語教育改革的政策,被說成是關乎藏區未來的「一項重大的政治任務」 ,表明當局從2008年藏人抗議中得到的反思之一,是將藏語文視為一種威脅,意圖逐步斬草除根,才能實現他們期望的「維穩」。

四是加大向藏區移民的進度。以藏區需要開發和發展、引進人才和投資為名,在稅收、征地、金融、戶籍等各方面,給移民特殊的扶持。其中在2008年之後,從駐藏軍隊和武警中招錄員警,既是「維穩」新措施,也屬移民安置的辦法。

第五,各種監視與管控到了無孔不入的地步。當局致力於發展遍及全藏的奧威爾式監控體系 — 所謂的「網格化管理」系統,用當局的話來說,要「形成維護穩定的天羅地網」。2008年以前,去西藏訪問的西方記者就描寫「藏人的恐懼用手就可以感觸到」,而今天,恐懼已經彌漫在西藏的每一絲空氣之中。

尊者達賴喇嘛在2008年“三•一0”抗暴49周年紀念集會上。

尊者達賴喇嘛在2008年“三•一0”抗暴49周年紀念集會上。

另一方面,從2002年至2008年展開的中國政府與達賴喇嘛特使會談,中國方面從一開始就是為北京奧運會設計的國際公關。境內藏人那時抱持樂觀,耐心等待。但到2008年,達賴喇嘛在3月10日抗暴紀念講話中宣佈:「從2002年開始,我的代表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有關官員就特定問題先後進行了六次會談……但令人遺憾的是,在基本問題上會談不僅沒有產生任何實質的成果,而且過去幾年對境內藏人的殘酷鎮壓更是變本加厲了。」

尊者的話驚醒了年復一年等待的境內藏人。這期間,十一世班禪喇嘛被囚禁,十七世噶瑪巴仁波切出走印度,藏民族奉為至高無上的達賴喇嘛日復一日遭到污蔑中傷。第一時間得知達賴喇嘛講話的拉薩沙拉寺僧人,當即有人表示「我們必須起來」,隨即走上街頭打出雪山獅子旗,呼喊要求自由的口號。那是2008年波及藏地全境的抗議運動的第一聲呐喊。當天下午,哲蚌寺幾百名僧人亦下山抗議,隨後幾日拉薩各寺都有僧尼集體請願,中國所稱的「3•14事件」就此迅速擴展。

而藏人的自焚,正是2008年3月遍及全藏地的群體抗議的延續。

2014年4月

(本文為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評論,相關內容由自由亞洲電臺藏語專題節目廣播。)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