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5-21

沈旭暉:恐怖組織阿爾基達分裂又如何?

大家在報章常看到不同國家的資訊,但在這個全球化時代,「非國家個體」的影響力同樣重要,包括曾被視為國際恐怖活動龍頭的組織阿爾基達。自從拉登死後,阿爾基達的直接影響力有所下降,敍利亞內戰卻給其死灰復燃的機會,結果阿爾基達爆發分裂,影響也就不下於一個普通國家的分裂。

分裂源頭是這樣的,名義上繼承了拉登位置的埃及人扎瓦希里,支持敍利亞反對派武裝「支持陣線」(al-Nusra),那是敍國內戰一開始就成立的武裝組織,意識形態與阿爾基達一樣激進,行為暴力,但相對能和其他反對派並肩作戰。但區內有另一個和阿爾基達關係微妙的組織「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蘭國」(ISIL),前身是活躍伊拉克、以網上直播「斬首」聞名的恐怖分子扎卡維之嫡系,扎卡維死後,組織進入敍利亞活動,原來也被看作阿爾基達支部之一。不過,近來雙方分道揚鑣,阿爾基達總部宣布和ISIL脫離關係,後者則批評扎瓦希里老朽過氣,要取而代之。

當然,一如不同激進團體,恐怖組織分裂乃是常態,扎瓦希里控制不了各支部也是公開的事實,何況阿爾基達早已名存實亡,早就淪為一個被各方隨意使用的「品牌」。但此「品牌」畢竟在「恐怖活動界」有江湖地位,現在公然分裂,影響力不容低估。

ISIL目前已佔據伊拉克重鎮費盧傑,假如在敍利亞再建立根據地,讓兩國形勢掛鈎,情況就十分複雜,但阿爾基達寧取已融入敍利亞反對派集團的「支持陣線」,反映對阿爾基達總部而言,原來並不希望建立太多跨國支部,情願各地武裝分別入伙,才能維繫超然影響力。這樣的取捨,相信會令一些國家放下心頭大石。

然而,如此作風,卻必然會引起更多內部挑戰,因為在一個國家奪取政權,和在整個伊斯蘭地區建立統一的「伊斯蘭國」,屬兩條不同路線,各地激進團體可能認為,阿爾基達已跟不上時代、甚至已出賣理想。由於扎瓦希里在埃及以外並無個人部隊,而敍利亞內戰已成為激進分子的「社交場合」,只要有「草莽英雄」在那裏冒起,完全有能力建立一個全新的跨國網絡,走拉登走過的路。

至於對敍國內戰本身,西方已愈來愈不敢介入,憂慮反對派受恐怖組織操控,否則在俄羅斯要處理烏克蘭危機時,出兵敍利亞「圍魏救趙」,原本也不失為一步狠棋。有陰謀甚至認為,個別激進敍國反對派可能受親俄分子支持,目的是避免兩面作戰,這雖沒證據,但觀乎烏克蘭發生的事,也不是沒有可能。

肯定的是,美國沒有在前幾年根除阿爾基達,現在有了敍利亞這個新戰場,未來「恐怖活動界」的權力位置必會面臨大洗牌。回想阿拉伯之春發生之時,西方一片讚好,現在卻要面對更具規模的激進伊斯蘭挑戰,實在是始料不及的結局。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