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5-16

沈旭暉:越南反華騷亂:亨廷頓預言的「第三次世界大戰」

越南爆發大規模反華騷亂,導火線是和中國的南海主權爭議,卻波及包括台灣、香港、新加坡在內的全體華人,甚至連日韓商店也受無妄之災。由於越南是美國「重返亞太」的重點,兩國近年軍事交流頻繁,這次反華示威的同時,美國也有高調聲援越南在南海的立場。這教人想起二十年前出版的國際關係名作《文明衝突與世界秩序的重建》,其作者亨廷頓教授就預言在「2010年」,第三次世界大戰會因為「文明衝突」而爆發,導火線正是越南。

根據亨廷頓的理論框架,中國和美國處於不同文明圈,並在東海、南海一帶有難以調解的利益衝突,兩國在亞太地區的國力又此消彼長,只要有突發事故,全方位戰爭就可能出現。他預言中國大陸會與台灣統一,駐日美軍數目也會大為減少,美國聯防只能在東南亞部署,並拉攏軍力強大的越南為盟友。當中國對自身實力有充份信心,就會宣佈把整個南海納入勢力範圍,並強化對南海島嶼的主權控制。首當其衝的越南因為有美國撐腰,不惜抵抗登島部隊,結果和中國爆發全面海戰。

那下一步又如何?亨廷頓認為,一旦中越開戰,美國在遠東的艦隊很可能參戰,屆時美國的南亞盟友印度會乘機攻擊中國的盟友巴基斯坦,中、巴一方卻會得到伊斯蘭世界聲援,那些親美的伊斯蘭政權紛紛倒臺,並對西方實行新一輪石油禁運。能源的壓力,會令日本宣佈中立,換取自身安全,乃至傾向中國一方;俄羅斯卻擔心中國戰後坐大,反而倒向美國。結果,全球六大文明紛紛參戰,越南再次成為世界焦點。

以上推測,來到今天,畢竟有諸多不符現實之處,例如日本右翼的復興遠超當年亨廷頓想象,俄羅斯和美國的關係亦遠比冷戰結束後差。但亨廷頓教授畢竟不是麥玲玲師傅,他的「預言」其實不是為了預言,而是有的放矢:他作為新保守主義的外圍一員,主張美國重整自身文明圈的秩序,回應其他文明、乃至國內新移民的挑戰,奧巴馬「重返亞太」,正是對上述憂慮的回應。亨廷頓對伊斯蘭親美政權被激進穆斯林推翻的警告,也在「阿拉伯之春」成為事實,令華府也不得不改變從前的中東政策。

可以說,「文明衝突論」的其中一個「功能」,正是成為「自我實踐的預言」。只要中國繼續在南海採取強硬立場,越南則根據劇本和中美「遠交近攻」,類似騷亂肯定不斷出現,而且更嚴重的後續場景也有可能出現。中國一直相信能掌握主動權,以為能通過緊張的區域局勢,協助國內維穩,而又不用真的開戰,但假如越南在民意壓力下繼續挑釁,中國卻可能勢成騎虎。那時候,說不定已身在天國的亨廷頓,真的成為「國際關係玄學家」了。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