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5-12

【主場新聞】葉朗程:雞胸 (10230)


懲教署高級主任與女友驅車到金山郊野公園,遇到兩名持刀劫匪,女友叫懲教主任走先,懲教主任即閃。事後,警方和記者到達現場,懲教主任帶上口罩。網上有人說,口罩是用來遮醜的。我忽然想起十幾年前在修頓球場踢波的一天。

經過一輪混戰,球落在我腳下,敵方前鋒朝着我飛跑過來,我當機立斷,把球大腳踢向界外解圍,個波以高速向一對正在球場外漫步的情侶飛埋去。男的反應超快,二話不說,即閃,女的「食」到應一應。平時,我點都會走去講聲唔好意思,但嗰日輸緊波,好冇耐性,唔想走過去「煩」。認,嗰次係我冇品。

「有冇搞錯呀?識唔識踢波㗎你?」男的突然咆哮。我無奈地走過去,跟那位被省中的女士說:「Sorry,你有冇事?」男的見我「死狗」,食住個勢繼續鬧:「你試吓畀人咁省法,睇吓你有冇事?你識唔識踢波㗎?」

我沉住氣,再說一聲對不起。「下次小心啲啦!」男的拋下一句。我下次一定會小心,不過你都小心啲,我對着那個女的說。「自己唔識踢波,仲叫人小心啲?」男的提高聲線說。呢個男人,真係乞人憎到爆。「我唔識踢波?咁你又識唔識做人男朋友呀?見到個波省埋嚟,你閃?我叫小姐小心,係小心你呀。」男的先是呆一呆,然後又繼續鬧鬧鬧,還夾着粗口。我沒有再理會,只是給他一隻手指。

兩個「快閃男」,帶出一個訊息。無風無浪,冇事冇幹,你都會以為身邊這個人很愛你,但當考驗出現,尤其像一個高速波餅般,突如其來的出現,要急急在「愛」和「自身利益」作個抉擇,你才發現,在「自身利益」旁邊,所謂「愛」,其實是多麼的渺小。

男人開口埋口愛你,唔代表佢真係愛你。上刀山落油鑊,做到邊樣,做過邊樣?愛,點證明?真係愛,擋粒子彈嚟睇吓啦。講笑啫,無啦啦,邊度搵粒子彈畀你?既然冇子彈,安安全全實實際際,買層樓畀佢啦。都講笑啫,大拿拿,邊度走去撲舊錢畀首期?原來,一時三刻找樣證據証明「我愛你」,不是這麼簡單的,因為愛沒有形態,既不是一粒子彈,也不是一層豪宅。真有趣,我們經常把「愛」掛在嘴邊,卻從來不知道「愛」是怎樣的。好,伏筆寫夠,寫這麼多,也只是想帶出以下故事,一個關於一位台灣富翁的故事。一直很想分享,卻找不到合適的氣氛,儲在回憶裏,今次終於啱mood 啦。

約五年前,我在台灣參加一場飲宴,認識一位 70 多歲的前輩,姑且在這裏稱呼他為「老先生」。彼此交談的時候,發現老先生是個車癡,說他是「玩車之人」也不足以形容他的瘋狂和熱愛,最貼切的形容是「收藏家」。幾個星期後,我到老先生位於光復南路的家,觀摩旗下部份的收藏,真嚇一跳。由於老先生最驚人的收藏,除時裝巨人 Ralph Lauren 之外,全世界已沒剩多少個持有人,所以不便透露。但老先生跟我一樣,是位不折不扣的保時捷迷。

我和老先生一直保持聯繫,沒多久之後,我向老先生談起一家美國的汽車製造商,他說早有意思投資,經過我補充的一些資料,更感興趣和放心。之後,我與老先生一起飛到加州,老先生的妻子也有同行,那是我第一次跟老太太見面。老先生向我介紹老太太:「女人我有好多,情人,我只有這個。」大佬,唔知你講真定講笑,我完全唔知畀乜反應,大笑兩聲就打個完場。

不過,老太太看起來與老先生就肯定是絕配。雖然老太太行動有點不便,但眼神依然精明,笑容大方,笑聲清脆,氣質滲着一種西方的優雅。縱使老太太有兩個傭人陪伴左右,但無論走到哪裏,扶着老太太臂彎,緊緊握着她的手的,永遠是老先生。那次在加州,有一天,老太太說想要喝杯咖啡,其中一位同事就提議到附近一家蠻出名的。去到咖啡店,老太太很喜歡那裏的環境,一行十多人就這樣的坐下來。很記得那一幕:一個牛角包,一杯 latte,兩位老人家坐在一旁慢慢分享。麵包碎沾在老先生的嘴角,老太太幫老先生抹走,老先生望着老太太笑。兩位 70 多歲的老人家,仍然談着十幾歲後生仔女的戀愛。

半年前,老先生親自致電,問我有沒有時間到台灣一趟。「不是公事,是私事,老太太離開了。」老先生在電話另一邊說。那刻,我不知該說甚麼,用半秒鐘時間回過神來,再說一些問候的話。「可以替我安排喪禮的事嗎?」當然沒問題,會替老太太辦好的。「簡單一點可以了,老太太她,你懂的。」

喪禮那天,一切簡潔,名單就跟老先生的意思,大概只有 50 人。老先生站在米高峰前面致辭,以笑容答謝各人的慰問,果然是打滾商界多年的領袖,表現堅強得體。突然,說到中段,老先生低頭沒出聲,好像是在控制自己的情緒。很快,老先生再以之前的微笑抬起頭。「有一個問題,老太太由年青的時候,問我問到現在。都老人家,還在問,真煩人。」老先生嘗試用佻皮的語言說,但語氣哽咽。「她問我:老公,你怎樣證明你愛我?」

全場笑起來,並專注地等候老先生繼續。「我最後悔,就是沒有在她離開前給她一個答案。可以怎樣證明嗎?現在,我終於想到。」愛,真有得證明嗎?「第一次跟老太太吃飯,我們吃三杯雞。我給她吃雞腿的部份,一塊又一塊,直到她對我說,不要把所有雞腿都給我,你也吃一點吧。」說到這裏,老先生笑淚縱橫。「我跟老太太說,你不懂我,我最愛吃雞胸的。就這樣,老太太安心的把雞腿肉吃下去,一吃就是幾十年了,而我,也就這樣吃了幾十年的雞胸。」

老先生稍稍停下來,拿起米高峰,轉身面向老太太的遺照。「對不起,騙你幾十年,其實我喜歡吃的,是雞腿。但是,幾十年的雞胸肉,我吃得很開心,因為我愛你。」真係愛,唔使子彈,唔使豪宅,一舊雞胸,已經係證據。

刊於蘋果日報,金融中心版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