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5-17

【蘋果日報】李怡:蘋論:埋葬年輕人的熱情將摧毀香港將來 (965)

佔中支持者投票選出三個都含公民提名的方案供市民作電子公投。本來,民調顯示有六七成市民支持而在佔中參與者中更獲九成支持的公民提名跑出是應有之義,民主派大可以把公提作為主要訴求,作各種抗爭,包括絕食、超級區議員辭職啟動公投、佔中和在立法會以「爭取不到,不如拉倒」相脅。但在中共恫嚇之下,有不想「原地踏步」以免「益」了梁振英的民主人士,對沒有包含中共可能願意議價的方案不滿,最奇怪的是三方案明明包括了民主黨支持的真普聯方案,民主黨卻以人力和社民連沒有選這方案而作「譴責」,決定在6.22後不再參與真普聯會議。
眼看泛民又再分裂,中共港共也就乘勢「打落水狗」。幫港出聲恫嚇教師,指若有教師唆使中學生參與佔中,「年輕人因佔中而受傷或者被捕,升學、就業或移民等前途因留案底會受影響」。同一天,教育局長吳克儉配合出聲,指佔中「不可能不違法」,教師如因參與被定罪,須承擔前途後果。他渾忘自己在一年前曾說過,教育局不會因教師參與佔中而秋後算賬。接着,以林鄭為首的政改三人組也出動了,前天向傳媒放風說,公民、政黨以及三軌提名不可能成為政府提出的方案,因為「在法律上有爭議,政治上難有共識,實際操作存在困難」。但法律爭議可以辯論,政治上有六七成民意支持還要有甚麼共識,而歷來區議會、立法會直選都採取公民提名又有甚麼操作困難?倒是定下一個「愛國愛港」的特首準則,還真個是「在法律上有爭議,政治上難有共識,實際操作存在困難」呢。
中共港共整台戲最可怕也最無恥的,就是要埋葬年輕人的見義勇為、推動社會改革的熱情,要他們屈從於升學、就業、移民、不留案底這種現實利益。如果連年輕人都顧着個人利益,看不到社會的不公平,不願意伸張公義,那麼整個社會都生病了:不僅不會有向前發展的前景,而且會在公義不彰之下沉淪。
國學大師牟宗三曾經說過:「30歲以前不相信社會主義是沒出息,40歲後你還相信社會主義,你就是無見識。」據傳羅素也說過類似的話:「一個人30歲以前不相信社會主義是沒有良心,30歲以後還相信就是沒有頭腦。」一位中國留美學者對這段話作詮釋:「從純粹哲學意義上說,共產主義的失敗是人性的勝利:不完美的人性戰勝了完美的主義。換言之,不是共產主義太壞而被人類拋棄,是人類配不上共產主義。它的失敗不是因為它的邪惡,而是因為它的崇高;不是因為它不道德,而是因為它不可能。也許,共產主義運動的悲劇根源是人類的無知、愚昧和狂妄:它企圖挑戰上帝,創造新人類。幸運的是,瘋狂之後人類終於恢復了理性,認識到一個理想無論多麼美好,也不能用活人去做實驗。」
所有在年輕時反對過社會不公、追逐過人類理想的人,在其後的人生歷程中幾乎都有較突出的成就,而他們年輕時所作的抗爭,儘管在許多成年人看來是幼稚和衝動,但誠如魯迅說:幼稚總好過老朽腐敗。「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的勇氣會帶來社會的進步和變革。五四運動火燒趙家樓、痛打章宗祥,夠激進夠違法了吧,學生領袖傅斯年、羅家倫、羅隆基、瞿秋白、聞一多等,後來都成了文化巨人;五四也獲得蔡元培、陳獨秀、胡適、朱家驊、梁啟超、魯迅等學者作家支持,更開啟了新文化運動。美國六十年代的學運帶來民權的大變革,許多學運中人後來都成為社會精英。Prof. Doug McAdam著《Freedom Summer》一書,詳述撼動美國六十年代的「自由之夏」運動,指出運動對參與者的影響,一是使他們確立了自由主義的價值觀或意識形態,二是結識了一群曾經一起共患難、志同道合的朋友。這兩項特質對他們後來的生活走向都發生正面影響。
成年人的世界,對推動改變有太多顧慮,即使爭取民主的政黨也有太多黨或個人的盤算,因此學民思潮的崛起,能一舉推倒國教,推出的政改方案也獲得最廣泛的支持,因為他們真誠,而市民也相信他們一心為了香港將來,不是「尚黑」的政黨和政客。
幫港出聲,教育局,政改三人組,為了向中共諂媚,以吃奶之力打擊宣稱理性和平的佔中,和在法律上、政治上和操作上其實都無問題的公提。他們力壓年輕人追求公義的熱情,不僅要毀掉這一代,更要毀掉年輕人及香港的將來。(https://www.facebook.com/mrleeyee)
周一至周六刊出

李怡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