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5-04

【主場新聞】黃之鋒:陳方安生,為何我們是極端分子? (1220)


昨天陳方安生在明報呼籲泛民在政改上不要被極端分子綑綁,而且港人也是十分現實……

坦言,學民思潮和學聯提出的「學界平等方案」,提出「公民直接提名必不可少」和「廢除四大界別」,確實是泛民陣營之間最進取,甚至是最極端的方案;客觀而言,亦有評論指出學民思潮在公民提名上的執著,引致泛民政黨不敢放棄爭取公民提名。

但就算政局確是如此,陳太作為政壇前輩,何需暗地裡標籤,甚至是抹黑年輕學生為「極端分子」,以打擊路線尚有不同的同路人?更用泛民一姐的身份,去勸勉政黨不應受學生所影響?

陳太以「政治現實」意圖開脫,聲言中央不接受公民提名,我們便應轉向爭取有名無實的「公民推薦」,我但願陳太只是言詞過於誇張,不是打從心底裡抹黑學生為「極端分子」……

因為政改這種只屬政黨政治利益分贓的討論,本來和學生也沒有甚麼直接的關系,回歸以來應是首次政改有學生提出自己方案,我們本想讓「人人平等」的宏願不留於一句口號,盼望在政制改革之間,超越黨派利益關系,讓每個選民不單擁有投票權,更能手握平等的提名權,加上幾乎所有民調也有六成市民支持「公民提名」,我們便繼續爭取下去。

其實呼籲大家參與dday3,票投「學界平等方案」的原因很簡單,就是告訴所謂的「香港良心」 :不是中央不接受,香港人就要放棄;我們,其實有選擇不認命的自由。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