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5-11

【蘋果日報】高慧然:悲劇真的無可避免? (679)

21歲同齡小夫妻耍花槍,警鎗介入,釀成永遠不能挽回的悲劇。7個月大的嬰孩永遠失去父親,缺憾終生不能彌補。
現場五個裝備齊全的警務人員,包括一個入職警隊26年的警長,對疑犯背景及事件發展有初步了解,對付一個手持𠝹刀的男人,是否需要行刑式近距離(法醫解剖結果證實射程僅3米)射擊後者前額及頸部才是解決危機的唯一方法?沒錯,疑犯死了,危機貌似解決了,但這是誰想要的結果?沒錯,一個手持𠝹刀、情緒失控的男人有可能造成人命傷亡,但警方的責任不正是盡最大努力阻止人命傷亡的事件發生,把疑犯送上法庭接受法律制裁嗎?而不是直接製造人命傷亡事件。
大班網上節目播出一段現居美國的聽眾趙先生來電,趙先生是香港的退休警務人員,他直指現場警察開鎗的做法不當,現場最高級別的警長不可以拔槍,而應該擔任指揮現場的角色。因為子彈射出去,有可能射中任何人,包括突然從電梯或樓梯口走出來的人。而事實上三粒子彈中的其中一粒的確擊中了大堂牆壁,僥倖沒有人突然出現在此位置!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警務人員持有的鎗械及其他重型武器可以用來保護巿民生命及財產安全,也可能製造悲劇。每一個巿民,有責任及權利對警務人員有更高要求,要求他們有良好的心理質素及能力在電光石火間作出最正確決斷。這絕非苛求。
可怕的是,網上輿論幾乎一面倒支持警方做法,並對提出質疑的人窮追猛打。甚至將質疑者的動機污衊為仇視公務員及逢警察必反。這種不許人質疑的輿論,比悲劇本身更詭異。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