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5-12

【主場新聞】黃冠能:佔中商討日三被騎劫? 第一身的觀察與分析 (800)


五月六日後,民主派隨即內鬨,似乎所謂的「溫和派」和「激進派」要鬧分裂。筆者有參加佔中商討日三的討論,在此希望分享一些第一身角度的觀察與分析,希望消除部份誤會。

佔領中環是一波社會運動,參與者選出最理想的方案,實在是無可厚非。參加過商討之後,筆者更覺得如果佔中會選出一個無公民提名的方案,才是奇怪!參加佔中的多數都嚮往平等,而「公民平等」作為一個民主運動的願景,實在是應有之義!更重要的是,現場所見參與者過半都是支持民主的普通人,沒有政黨或社運組織背景,正式討論完結之後,還有差不多一半人留在房間,一起思索自己要選哪個方案。說他們是「激進派」要騎劫佔中,或有豐富社運經驗,實在搞錯了,亦對他們的理性選擇不大尊重。

商討的過程中,絕大多數參與者都十分認真,先聽憲法專家指出爭議重點,然後分組討論。小組的二十人是隨機分派組成,組內大家就商討日二所定出的九個因素,逐個討論是否1)能令選民有真正選擇、2)得到多數市民接受和3)得到北京接受。九個因素包括A.直選提委委員、B.提委會包括立法會議員、C. 提委會包括直選區議員、D.擴闊四大界別選民基礎、E.公民平等提名權、F.公民直接提名權、G.公民間接提名權(公民推薦)、H.1/8或更低比例提委提名、I.政黨提名權。各種因素會指向不同方案,方便參加者作出選擇。

商討中大家都拋開雜念,坦白直面自己在公共事務上的價值取向,有點像在羅爾斯的「無知之幕」後一般。在此情況,北京是否接受方案成為一個較小的考慮,雖然明知道現實之中,北京影響力巨大,但自己是否覺得某方案對公眾最好,在此環境卻成為第一考慮。可以有直接甚至平等的提名權的話,有幾多人會首先想要間接提名權(公民推薦)?商討之中,雖然發現不少人其實覺得公民推薦可以接受,但不是最想要的。不少人都選擇了平等提名權和直接提名權為首要和次要因素。此觀察與學界方案和人民力量得票最多的結果吻合,因為兩個方案都令選民有平等及直接的提名權。

那麼為何真普聯方案得票這麼少呢?真的全然因為人民力量和社民連「轉軚」嗎?其實討論到如何組成提委會時,參與者普遍對「四大界別」極不信任,又認為要改革「四大界別」困難重重,不如丟掉。追問之下,有參與者說選舉提委時要所有選民有份,但還是認為很不理想,界別分組不可能達到人人平等。對於提委會加入區議員,參與者亦反應一般,認為地區工作與選特首相距甚遠,亦不信任染紅的區議會。但對於立法會議員及政黨,他們也不見得十分信任,覺得還是公民自身最可靠,直選部分提委委員於是也看來不吸引。參與者對於政黨提名和有四大界別的提委會提名,兩軌都有保留,筆者認為這才是真普聯方案出線但得票較少的主因。

離開「無知之幕」的狀態,權力的現實影響就回來,北京是否接受方案,又回到腦海中一個較重要位置。商討之中,很多人都說他們最理想是要公民提名,但同時每個都說,北京一定不接受。學者方案就是這樣的背景下誕生,方案不理想,但不是不能接受。筆者不會說爭取公民提名是錯,也認同政治平等的理想。說實話,現階段沒多少人會想要個次佳的方案,但在佔中行動的時候,人就會要坦承問自己幾個現實問題:我是否要為最理想的方案,在短期內作終極抗爭?還是,以屬於次佳,但符合國際標準的真普選,作為真真正正必不可退的底線?不同人會有不同答案。

佔中的帶領者還要問一個關於群眾的現實問題:支持民主的香港人是否接受為了公民提名佔中?這是一個實證問題,未有答案。我猜想佔中三子本來希望沒有公民提名的方案也成為最後三強,好在6.22測試民意,研判佔中有否脫離群眾,現在這問題似乎要靠民調回答。改變群眾的想法不是不可能,但有很漫長的路要走,請不要因為他們跟不上而罵他們,那只會趕客。

不論溫和還是激進,民主派都應該認清以上群眾心理,停止不是建基於事實的互相攻擊。到了最後,一切還是看北京和特區政府的造化,如果政府提出的方案不是真普選,只要是真心追求民主,不論如何溫和,都會變成「激進派」。民主派內不同光譜的朋友,彼此之間的共同點其實遠遠多於分歧。

( 作者簡介:城市大學專上學院助理講師 )



原文連結